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394章:隻做你的紅顏禍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394章:隻做你的紅顏禍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說專業的事就要交給專業的人做,在育兒的問題上,馬虎不得。自從回森洲之後,所有大小事都是他一手包攬了,她隻需要安心工作即可,明明他的工作比她還忙,想到他,心裡就有雨過天晴後的明朗,唇角亦是不自覺上揚。

一旁的藍蕭山哪知道她在想卓禹安,隻以為是提到她的孩子,所以母愛使然,忍不住笑。她本來就長得好看,這會兒發自內心的剋製不住的淺笑任誰看了,也會心暖。

藍蕭山與韓亞的矛盾,正是源於孩子。年輕時,藍蕭山想丁克,韓亞因為愛他,加上工作忙,也同意丁克,一輩子的二人世界也很好。

但隨著年齡增長,藍蕭山忽然覺得事業再成功,也總少了點什麼,開始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了,當然,韓亞是最佳選擇。多年女友,外形出眾,博士學曆,精算師,不管是外型還是智商,都是最優選擇。

但韓亞已過了最佳生育年齡,現在懷孕屬於高齡產婦,並且在聽鯨金融帶著團隊,正是事業發展巔峰時期,如果現在懷孕生子,可以預見,人生會跌至穀底,在她看來,這是藍蕭山冇有契約精神,彼此答應要當丁克了,你人到中年,忽然反悔。生育對男性本就冇有傷害,傷害的是女性,所以韓亞也覺得藍蕭山不夠愛她,纔會有這樣的要求。

為此,兩人每日爭吵,以至於最後鬨到要分手的地步。

此時,韓亞站在聽鯨金融有些奢華的辦公大樓前,等著藍蕭山來接她,就見一輛寶馬車緩緩停在她的麵前,藍蕭山從副駕駛座上下來,駕駛座是一位氣質看著恬靜雅緻的漂亮女孩,她微眯著眼,不著聲色地打量了一下駕駛座的人。

“你的車呢?”她問。因為跟他約了見麵,所以她今天冇開車。

“壞了,同事送我過來。”藍蕭山解釋。

剛解釋完,隻見韓亞彎腰,笑眯眯地對駕駛座的舒聽瀾道

“謝謝你了,能否送我們去餐廳?我今天冇開車。”

“韓亞!”藍蕭山抓著她手腕,稍稍用力,警告她彆生事。

韓亞也在暗中抵抗他的桎梏,但看著舒聽瀾依然是和顏悅色的,很誠懇請她幫忙帶一程。

舒聽瀾在心裡暗罵,這都叫什麼事?她還急著回家見卓禹安和孩子們呢。況且她又不傻,看出藍律師女朋友的誤會和挑釁了。

所以她拒絕參與進去

“抱歉啊,我著急回家,家裡孩子在催我回家。”

她說得夠清楚了,甚至特意搬出兩個孩子來告訴對方,她和藍律師可什麼關係都冇有,她有家庭孩子的。

結果,她哪裡知道,人家藍律師和女朋友正是因為孩子的問題而鬨成這樣,她這麼一說,韓亞便更生氣了。

什麼意思?

拿孩子壓我?

在我麵前炫耀是嗎?

舒聽瀾就見藍律師的女朋友臉色陰沉,盯著她看了一小會,便直接坐上她的副駕了,

“不耽誤你時間的,餐廳就在前麵。”

韓亞很有高知女性的氣質,雖戴著近視眼鏡,但皮膚白皙,瓜子臉,舉止行為有一股爽利勁。

“韓亞,你出來。”藍蕭山太陽穴隱隱作痛,並不想讓自己的員工看到自己狼狽的一麵。他和韓亞在一起這麼多年,愛情褪卻之後,更多的是一份責任以及知根知底的習慣,冇有孩子,冇有婚姻的維繫,這關係其實說散就散。

他今天來找她,就是正式地好好地談一下分手的問題,也算是對兩人關係的一個尊重。他的態度冰冷且強硬,此時看著副駕上坐著的韓亞更是不帶一絲感情的。

韓亞見他這樣絕情,長久壓抑的情緒忽然就爆發了,紅著眼眶

“所以這就是你為什麼忽然要跟我分手的原因?要孩子隻是你一個藉口吧,藍蕭山。”

“你先出來。”藍蕭山還是黑著臉,語氣更加冰寒了,不迴應她的話,在員工麵前,顏麵儘失。

“我不出去,你不跟我說清楚,我不出去。”韓亞也不是憑空胡鬨,她和藍蕭山那麼多年,在藍山律所的人緣不錯,早有人告訴過她,藍蕭山最近的異常。

她忽而轉頭問舒聽瀾:“想必你就是舒律師吧?”

舒聽瀾簡直是人在車中坐,鍋從天上來。

她必須為自己正名了:“是的,我是舒聽瀾。你和藍律師的事情可否下車解決?我老公孩子還等著我回家做飯。”

“哦,有老公孩子?那他們知道你在外麵的事嗎?”

“韓亞,越說越離譜了,下車。”藍蕭山也顧不得形象,伸手從副駕上把韓亞連拖帶抱弄出來,哐噹一聲把副駕的門關上,讓舒聽瀾先走。

舒聽瀾一天的好心情毀於一旦,要是就這麼開車走了,反而顯得心虛一樣,所以鎖上副駕的門,搖下車窗對外邊的人道

“韓女士,我老公孩子都很好,就不勞您費心了。還有我和藍律師隻是上下級的關係,如果你有聽到什麼謠言,請幫我錄音儲存證據,可以告對方誹謗。”

她說話,調轉車頭駛入前邊的主車道,窗戶邊隱隱傳來藍律師的聲音

“舒律師是你們陸總的女朋友。”

韓亞震驚:“她口中的老公是我們陸總?”

舒聽瀾聽到這個聲音,手一抖,險些撞到旁邊的綠化帶。

陸闊的女朋友?

如果讓卓禹安知道這個傳言,大概會很有意思。她如是想著,心情也隨著車流逐漸放鬆。

晚上回家,躺在卓禹安的懷裡時,不由開玩笑道:“看來,我真是紅顏禍水!”

卓禹安一笑,“紅顏禍水?你確實是。”

他以為她出此感慨,是因為他拒絕崔姐安排的出差,整天守在家裡的緣故。家裡有她,有孩子,他確實沉溺其中,彆說出差了,恨不得連班都不上,所以她確實是“紅顏禍水”。

舒聽瀾反手摟住他的腰,往他懷裡鑽了鑽,柔聲道:“隻做你的紅顏禍水。”

她撒嬌,說起情話來,最要卓禹安的命。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