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344章:你要跟我媽媽結婚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344章:你要跟我媽媽結婚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易木暘知足死了,忍不住左邊,右邊,各親了一口他們,就是把她們當成親生孩子來看待的,彆說聽瀾捨不得他們,就是他也捨不得。

“易叔叔以後每天都來接送你們上下學好不好?”

“好啊”

“易叔叔,你是要跟我媽媽結婚嗎?我同學都說,隻要男生和女生結婚,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舒小荷也想和易叔叔永遠在一起。

易木暘當然是冇問題了,隻要你們的媽媽答應。

“你們快下來,易叔叔累了。”舒聽瀾把她們從易木暘身上抱下來塞進後座安全椅,然後又去扶易木暘上車。

他剛纔單腳站著抱兩位小朋友,確實有點腳痠了。舒聽瀾佩服死他了:

“你的平衡能力異於常人。”

正常人單腳站一會兒都費勁,他不僅能單腳站著,還能雙手穩穩地各抱一個孩子。

易木暘笑,這點平衡能力算什麼,應該是他們這個圈子裡最基本的身體素質。

“所以你昨天故意坐輪椅去法院的?”

“當然。”他坦坦蕩蕩地回答,在外人麵前表現弱點也無所謂,不必在無關緊要的事情上逞強,例如,昨天卓禹安要扶他,那就讓他扶嘛。

“那你現在能開車嗎?”舒聽瀾故意揶揄他。

“不是不可以,隻要你放心把自己和小朋友的安全交給我。”

“不放心!”

舒聽瀾啟動汽車開出去。一路上,小朋友們在後麵興奮地一直問易木暘各種問題,易木暘都耐心地一一回答,等她們到幼兒園門口,

“易叔叔,說好了,放學你要來接我們。”

“好,易叔叔答應你們。”

關於孩子撫養權的問題,舒聽瀾之後再也冇有提起過,內心逃避這個問題,唯一的想法便是,即便卓禹安來搶,她也絕不會讓他領走孩子。

送完孩子,易木暘便去醫院辦了出院手續,他打定主意每天陪聽瀾接送孩子們,也許什麼都做不了,但是至少能給她一些安心與陪伴。

卓禹安和陸闊回到森洲,兩人各有心事,一言不發,氛圍詭異,絲毫不像是贏了官司的人。

崔姐小心翼翼地問:“官司輸了?”

不應該啊,她得到的訊息是卓總贏了,她還想著要不要去給孩子們添置一些東西呢。

卓禹安看身後跟著的情緒低落的陸闊,不由問

“你對我贏了官司很有意見?”

陸闊竟然歎了口氣,攤在他辦公室的會客沙發上,繼續萎靡。

這就不對勁了,卓禹安的平靜是因為打贏這個官司在預料之中,所以冇有什麼情緒波動,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在不傷害聽瀾的情況下,帶兩位小朋友回森洲。

而陸闊這是鬨哪一齣?

“唉,你說程晨這個人是不是腦子有問題的,就她的條件,需要去相親?”

卓禹安一聽他是為了程晨這樣,便懶得理他。當初追人家的是他,後來拒絕人家的也是他,現在見人家終於開始新生活了,他又放不下了,哪個正常女孩願意陪他這麼耗?活該他單身。

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實在太熟悉彼此了,卓禹安什麼也不用說,一個眼神,陸闊立馬知道他的心理活動是什麼,瞬間坐直了,反駁他

“你好意思說,是誰離婚了,還對前妻糾纏不清的?更不要臉的是,竟然去搶前妻的孩子。”

卓禹安被他戳中痛處,也不生氣,

“我們情況不同,我是篤定未來要跟聽瀾在一起的。你呢?你如果想和程晨在一起,那就繼續去追,如果不想和她在一起,現在也冇有立場生氣。”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兩人說起彼此的問題都心有明鏡,輪到自己時,都迷糊。

陸闊有些煩,理智上是知道兩人不合適,也放下了,但是知道她要去相親,要去結婚,到底還是有些意難平。

算了,不想了,轉而又來挖苦卓禹安

“你覺得程老師能接受聽瀾的孩子們嗎?”

“由不得她。”

他說起自己母親時,表情依然是冷硬的。他已給了彼此台階下緩和關係,也滿足了她想要的榮耀,就是為了今後做準備。不管是聽瀾還是孩子們,她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

程知敏現在確實不敢像從前那樣肆無忌憚,一是老爺子不在了,她自己又退休了,今時不同往日,她認清一個事實,所謂家族榮耀,或者她個人的風光再續,都隻能靠兒子卓禹安。

她的訊息很靈通的,卓禹安跑到h市去打撫養權的官司,很快就有人傳進她耳朵裡。當時一聽到這個訊息,簡直是天旋地轉。

爭奪撫養權?

龍鳳胎?

對方是舒聽瀾?

這幾個詞,她是做夢都冇有想過,把她大腦衝擊得一片空白。唯一殘存的一點想法就是這個舒聽瀾,還真是陰魂不散,而且手段了得,為了綁住卓禹安竟然偷偷生了孩子。難怪當年肯輕易同意離婚,原來留了這一手。

這種事情,她在圈子裡見得多了,多少小三拿了補償費卻不去墮..胎,反而躲起來生孩子,等孩子大了,上門來分家產。現在想走這些歪門邪道的女孩子可真是太多了,要說婚煙法公平,也有不公平,小三的孩子憑什麼來搶正室孩子的財產?

你看圈子裡的這些齷齪事,最後都是正室太太咬碎牙和著血吞下去,真苦。

旁邊的保姆倒是不同意,小心翼翼反駁

“我看那舒小姐應該不是這樣的人。”人一看就正派,不是貪財的。

“不是這樣的人?那當初懷孕了怎麼不說呢?自己偷偷生下來,這下好了,纏定我們卓家了。”

保姆歎口氣:“程老師,在禹安麵前,您可千萬彆說這話。”

這好不容易緩和的母子關係,可彆再出問題。再出問題,吃虧的可是您。

程知敏一愣,可不是嘛,剛纔一激動,又忍不住抱怨出來。

她現在更年期嚴重,平日靠藥物維持著情緒,但偶爾還是控製不住讓負麵情緒占了上風。吃了保姆遞過來的藥,她深呼吸了幾口,彷彿剛纔那些話都不是出自她的口,她從容且優雅道

:“給我收拾行李,還有讓司機過來送我去機場。”

保姆一驚:“程老師,你要去哪裡?”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