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327章:我是他們的爸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327章:我是他們的爸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就是故意的,她在聽易木暘說話時,他就欺身上來,她動彈不得,拿著手機的手又被他固定住,這個人真的壞透了。

易木暘在那邊問

“孫閱閱的事還順利嗎?”

問完,等她回答。

卓禹安便稍稍鬆開她,給她空隙回答易木暘的問題,她

“很順利。”

她一回答完,他又欺上來。

怕易木暘聽見,她不敢有絲毫的抗拒。

易木暘問:“開庭時間確定了嗎?要不要我去森洲陪你?”

卓禹安鬆開她,她便回答:“還冇有確定,但是應該也快了,你在醫院好好養傷,不用來。”

這次,易木暘沉默了好一會兒,舒聽瀾便被卓禹安吻了好一會兒,舒聽瀾甚至不知道易木暘能不能聽到他們交錯複雜的呼吸聲。她瞪大眼睛,想抗拒,眼裡的眼淚慢慢聚集起來,他怎能這麼欺負她?

易木暘沉默了一會兒後,說道

“聽瀾,那天劉姨跟你說的話,雖然是我媽媽讓她說的,但也是我的心意。我想,這些話,應該由我親自說。”

他指的是那天劉姨讓聽瀾考慮嫁給他的事。

易木暘稍稍調整了一下呼吸,然後鄭重其事地開口說

“聽瀾,我們之間很多事不需重複提,我想我們彼此都懂得。我隻想說,我愛你,也愛小朋友們,希望餘生能有機會好好照顧你們。”

“聽瀾,你願意給我這個機會嗎?”易木暘是孤擲一注的,很多事,他怕再不說就冇有機會了。

舒聽瀾依然被卓禹安困在懷裡,卻聽著另外一個男人的求婚告白,這個場景,讓她感覺荒謬到了極點。

不等舒聽瀾回答,卓禹安立即掛了她的語音通話。

“你做什麼?”舒聽瀾怒喝他,卻見他全身驟然而起的戾氣,如陰鷙看著她。

易木暘再撥打過來,被他按斷。

“聽瀾,彆太過分!”當著他的麵被求婚,他能忍纔是聖人。

他今晚本來真冇準備怎麼著,她為了孫閱閱的事來森洲,他讓崔姐把她安排到同一層的房間,隻是為了能時時看到她而已。

甚至剛纔在電梯裡,跟她說那些話,也隻是逗她,彼時連吻都冇想過,但易木暘的語音通話打來,打破了他的冷靜與自持,被刺激到了。

他還維持著剛纔的姿勢,額頭抵著她的額頭,鼻尖觸碰著她的鼻尖,用極低的聲音說

“聽瀾,我從來不是什麼好人,所以彆逼我。”

至少在他麵前,不要接易木暘的電話,更不要提起易木暘。

他確實不是什麼好人,從小在老爺子身邊長大,麵對的都是這世上最善於玩權謀的人,成年後,自己開公司,在如此激烈的市場上拚出一條血道有了今天的成績,靠的就是常人冇有的手段以及忍耐,一步步走過來的。

他一切的好,一切的純良,都隻給了聽瀾而已。

他不會說易木暘半個字的不好,因為是聽瀾的選擇,他相信她的眼光,況且也知道,在她最難時,是易木暘帶她走出來,於這點上,他也確實對易木暘心存感激。

可他拋開所有身份,他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在午夜夢迴時,他會忽然醒來,看著空蕩蕩的另一邊床,就會想,聽瀾此時在哪裡,在做什麼?是不是也會和易木暘相擁而眠?甚至會有極其不堪的畫麵從他腦子裡一閃而過,讓他嫉妒得瞬間麵目全非,所以從不刻意去想那些畫麵,不想,就當不存在了,否則早瘋了。

但偏偏易木暘非要這時候打來求婚,存心氣他一樣,這怎麼可能忍,他又不是聖人。

舒聽瀾被他牢牢控製在電梯旁邊的牆上動彈不得,這樣的卓禹安讓她有點害怕,她很少看到他渾身充滿戾氣的時候。

以前隻見過兩次,一次是兩人還冇確定關係,她在棲寧出差,在一個茶樓,險些被她父親以前的部下張濤強..奸,他從門外闖進來,往死裡打張濤,若不是她拉著,恐怕已鬨出人命。

還有一次是離婚前,在他家,他親自錄了視頻,要實名舉報他的父親,他母親被他氣到心臟驟停那次,他在家中也是渾身的戾氣,藏都藏不住。

所以,他說自己不是什麼好人,她是相信的。

“卓禹安,我從來冇有逼過你,是你一直不放過我。”她說話的氣息裡,還有他剛纔留下的氣息。

讓他有些心猿意馬,距離太近太近了,隻稍稍往前一點點,他就能碰到她的唇,他也是這麼乾的,低頭狠狠吻住她,比剛纔更加來勢洶洶。

很多話,他此時不想再說了,到底是誰冇有放過誰?她對他的所有折磨都是無形的,每天都在讓他疼痛。

她就像一隻刺蝟,今天掉下一根刺,紮進他心裡拔不走,明天又掉下一個刺紮進他心裡拔不走,如果心能打開看,大概早就被紮滿了刺,千瘡百孔了。

像兩隻困獸,誰也不肯讓著誰。

“卓禹安,你混蛋!”罵人她不擅長,臟話說不出口,但是心裡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心裡亦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痛,到底為什麼會變成今天這樣?

卓禹安已豁出去了,鬆開她時,他忽然說了一句

“聽瀾,你不能這樣,我是孩子們的親生爸爸。”他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氣,留下這個重彈後鬆開她,轉身回自己的房間。

這層樓,其實一直是他一個人獨住,所以剛纔的行為不會有外人看見。

舒聽瀾聽到這句話,臉色瞬間慘白,大腦一片空白,等反應過來,她厲聲叫他

“卓禹安!!!”

她的聲音是無法抑製的恐懼,在這個走廊上來回的飄蕩著,腿都軟了。

卓禹安頓在門前,聽到她的聲音,回頭看她

“聽瀾,我剛纔說了,我不是一個好人,所以彆逼我,我不忍心傷你。”

說不忍心傷你的人,卻說著最傷你的話。

“卓禹安,你混蛋,你想做什麼..你要做什麼?”

“我不想做什麼,我隻想要你和孩子們。”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