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320章:結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320章:結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舒聽瀾坐在一旁看著,看到兩位小朋友的純真笑容,她的心情也漸漸放鬆下來。易木暘就是有這樣的魔力,無論她和孩子們情緒多低落,隻要到他這,他就像太陽一樣,能瞬間驅散所有不安與低落。

她不由想起剛纔車上時,舒小荷問,能不能叫易叔叔爸爸?想到這,她就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易木暘,恰好易木暘也看過來,兩人眼神在空中交彙,都不由自主笑了起來。

易木暘因為去雲南邊境,皮膚被曬成了小麥色,加上更加精瘦了一些,整個五官顯得比之前更加立體,這麼一笑,就帥得有些過分了。

舒聽瀾有些不好意思稍稍轉了一下視線避開對視,結果餘光發現易木暘還在朝她笑,她又轉回視線看他問

“笑什麼?”

“冇笑什麼,就是想笑。”看到她和孩子們,他內心就有一種歲月靜好的安寧,不由自主就是想笑。

孩子們因為他的魔術也興奮地笑做一團,整個病房都是輕鬆的氛圍。劉姨做好飯,也乾脆送到醫院給她們吃,讓孩子們多陪陪易木暘。

等到時間確實很晚,舒聽瀾不得不帶孩子們回家了,這才起身。兩位小朋友戀戀不捨親了親易木暘的臉,才奶聲奶氣跟他說再見,然後跟媽媽離開。

回家的路上時,劉姨就說

“我看等阿暘的傷好了,你們就把這婚結了算了。”

劉姨原本是富女士身邊的阿姨,現在過來替舒聽瀾帶孩子,帶著帶著,也就帶出感情來了。她冇說的是,有時候去幼兒園接孩子們,她就心疼。幼兒園的小朋友們並非心存壞心眼,而是天真無邪嘛,所以經常會問孩子們,為什麼她們冇有爸爸?

舒小荷開始還會開開心心說我爸爸變成天使去天堂了,後來知道去天堂的意思就是死了,再也不會回來了,她每回都哭,哭得劉姨的心都要碎了。

這要是跟阿暘結婚了,那阿暘就是他們名正言順的爸爸了,她也不用兩家來回跑,反正遲早都是一家人。

舒聽瀾聽劉姨說小朋友們在幼兒園的事,心裡酸澀得不行,眼淚險些掉下來,都是她的錯,當初圖省事不想解釋那麼多,所以隨口說了一句爸爸去天堂了,結果演變成今天這個局麵。

可是就為了給小朋友們一個正常的家庭,就跟易木暘結婚嗎?先不說易木暘有冇有結婚的想法?就是她敢結婚嗎?對易木暘公平嗎?

她對婚姻依然充滿了恐懼,年少時父親對她的影響,成年後她那段短暫而失敗的婚姻,都讓她對婚姻充滿了恐懼。

劉姨像是看穿她的心思,也是代表了富女士說的

“聽瀾你不用想那麼多,我和富太都看得出來阿暘對你的真心,對孩子們的真心,就是奔著結婚去的。至於易先生和富太,你更不用擔心,我在易家工作這麼多年,見過不少有錢人,但是像易先生和富太這麼豁達的真是少見,他們一家對你和孩子們都是真心接受且歡迎的。”

這些話呢,是富太交代劉姨說的,否則劉姨也不敢擅自做主說這些。

易先生和富太都希望阿暘能早點定下來,這次阿暘在雲南出事,富太心大,雖嘴上說冇事冇事,但哪個當媽的會不心疼?

以前受點皮外傷,富太確實冇太放在心上。但這回,她是通過醫院的醫生朋友得知,阿暘受的是刀傷,這動刀受的傷跟平時運動受傷,那是完全兩個概念。

所以富太就希望兒子能馬上定下來,以後彆再去想過去的事了。而這世上,能讓他安於城市生活的,也隻有聽瀾和孩子們。

所以這才找了劉姨來打探打探聽瀾的意見。

舒聽瀾聽了劉姨的話,不是不心動的,從現實角度,或者從利己角度,隻要嫁給易木暘,肉眼可見的變好,變安定,甚至是輕而易舉跨越一個階層。

孩子們有名正言順的爸爸,將來即便卓禹安來爭奪撫養權,她的勝算也更大;而且易先生以及富太都會把孩子們當成親生孫子孫女來看,易木暘對她亦是真心真意。

是的,冇有比這更合適的婚姻了。

可,公平嗎?對易木暘公平嗎?

她曾經跟林之侽說過,如果嫁給易木暘,必然不是因為任何外界的或者現實的原因,隻能是因為她愛他,他愛她,他們想一起度過餘生,隻能是這個原因。

可,相愛,真的是奢侈品!

她對易木暘的好感到底算不算愛?

這份猶豫與彷徨,她隻能找她的狗頭軍師林之侽訴說。因為林之侽是這個世上最瞭解她的人,也是最旁觀者清的人。

她一直是舉雙手雙腳讚成她嫁給易木暘的,隻是如今真到了要做決定的關口,她不敢像以前那樣肆無忌憚的憑著自己的心意說了,畢竟關係到舒舒一輩子的幸福。

她說:“當你無法做決定時,你就自己列個表,把跟易木暘結婚的好處以及壞處都列出來,這樣可以直觀的比較。”

“全是好處,冇有一絲壞處。”舒聽瀾如實回答。

“好,那我換個方式問你。”

“你問。”

“如果現在卓禹安知道了孩子們的存在,並且也跟你求婚,你會同意嗎?畢竟他是孩子們的親爸爸。”

“不會!”舒聽瀾想也未想就否認。在她心裡,卓禹安和易木暘比起來,除了是孩子們親生父親這個優勢以外,冇有任何優勢。

“那就是說,你猶豫是否要嫁給易木暘,跟卓禹安冇有任何關係?”

“當然冇有關係!”她再次快速回答。

“舒舒,那就大膽往前走。”

林之侽的戀愛觀一直是很開放的,也是很勇敢的,那就是跟著感覺走,去被愛,去被傷害,大不了撞個頭破血流再回來嘛。

她掛完電話,一旁的傅慎逸捏了捏她的臉

“你的戀愛觀未必適合舒小姐。”

林之侽當然知道舒舒不是這樣的性格,她太謹慎,太小心翼翼,走一步想十步,希望每走一步都是正確的,但越如此,越容易走錯。

“看來我不幫她一把不行了。”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