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315章:聽瀾過份了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315章:聽瀾過份了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舒聽瀾到幼兒園門口時,劉姨比她早一步接到小朋友們,正在幼兒園門口的廣場上等她。熙熙攘攘的孩子與家長的人群裡,有兩個卡通人物格外顯眼。

舒聽瀾也冇太在意,現在的培訓機構總是用層出不窮的方式吸引小朋友們的注意。但顯然,這兩個卡通人物格外讓家長還有小朋友們喜歡。

因為人家不發傳單,也不用家長掃碼,就是單純的送禮物,且禮物的質量還好得不得了。劉姨在旁邊說

“也不知是哪家店的員工,來了兩天了,不做任何宣傳就是送禮物,老闆要是知道了,要被氣死。”

舒聽瀾又看了眼那兩個玩偶,很大的兩隻,一隻是巨型恐龍造型,一隻是大白的造型。大白造型的玩偶有點偷懶,就是站著冇怎麼動;巨型恐龍的就活潑很多,不停地熱情給小朋友們送禮物,她想著許是哪家培訓機構新招的員工,忘了宣傳吧。

舒小念指了指大白的造型說

“媽媽,我想要那個玩具。”

大白的手上拿著的是一組樂高機械拚裝的兒童跑車,非常炫酷。舒聽瀾不是隨便拿人禮物的性格,尤其是宣傳機構免費派發的禮物,她從來不要,所以對舒小念說

“我們先去看易叔叔,等回家媽媽給你買。”

“好。”舒小念一向很乖,而且聽說可以去看易叔叔,馬上就準備牽著媽媽的手離開。

這時,隻見剛纔一直站著不動的大白,手裡拿著拿住樂高機械拚裝,慢慢朝他們這邊挪過來。

舒小唸到底是小孩,看到喜歡的卡通人物拿著他喜歡的玩具,有一種夢幻感,瞪著大眼睛看著慢慢靠近的大白,眼裡充滿了期待。

大白裡麵是卓禹安,穿著巨型的、密不通風的道具服並不舒服,但為了能像此刻這樣光明正大的近距離的見她還孩子們,他就心甘情願,每朝著她們走進一步,他心裡就像有個齒輪,走一步,哢嚓一聲,齒輪合上一點,他的齒輪與她們一點一點合上,直到站在她們的麵前,他把那組樂高機械拚裝的跑車遞給舒小念,這是昨天陸闊打探出來的舒小念喜歡的玩具。

舒小念怯生生地接過樂高,說了聲:“謝謝大白叔叔。”

卓禹安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腦袋。

在舒聽瀾另一邊站著的舒小荷也很喜歡大白,甜甜地笑著問

“大白叔叔,我可以抱抱你嗎?”

她在電視上看的,抱著大白很舒服。

卓禹安幾乎眼眶發熱,稍稍彎腰,一手就抱起了舒小荷,看到一旁舒小念羨慕的眼神,他另一隻也把舒小念抱起來。

他的腳底下圍著一群歡呼的小孩子,都想要他抱抱。

舒小念被騰空抱這麼高,很內斂地朝媽媽笑了笑,舒小荷則興奮地叫起來,大白太柔軟了,像被雲朵包圍著。

道具服裡的卓禹安做夢也未曾想過會有這樣的時刻,隻恨服裝太寬鬆隔著氣體,無法把她們小小的身體緊緊摟在懷裡,也恨騰不出手來把聽瀾也摟在懷裡。孩子們在高興著,他在服裝裡感動得一塌糊塗,捨不得放下她們。

“好了,我們該走了。”舒聽瀾出聲喊她們。

舒小荷有些捨不得下來,舒小念很懂事

“媽媽要帶我們去見易叔叔。”

一聽要見易叔叔,舒小荷立即開心地毫不猶豫地從大白的身上滑下來,舒聽瀾眼疾手快接住她。舒小念也從大白的身上滑下來,開開心心牽著媽媽和劉姨的手走了,隻給全身僵硬的卓禹安留下一個“殘忍”的背影。

他的腳邊還是爭相往他身上爬的求擁抱的孩子,而他站在那裡一動不動,腦子裡隻餘他的孩子興高采烈從他身上滑下去要去見易叔叔的身影。

懷裡空落落的,這就讓他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感,所以他再不努力,老婆不是他的,孩子們也要叫彆人爸爸了?

回酒店後,陸闊聽到這話,哈哈大笑起來,甚至是有些幸災樂禍

“聽瀾過份了哈,太過份了。”

“所以我說,你不捨得為難她,就隻能為難自己。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叫彆人爸爸了。”

“反正孩子本來就不隨你姓,姓舒或者姓易,都跟冇什麼關係。”

陸闊怎麼觸痛卓禹安就怎麼說,否則他放下正事陪他來h市,可不是為了陪他扮演卡通人偶的,這簡直太大材小用了。

卓禹安不再表態,很多事,他知道怎麼做會是最有效的,但是真要拿出在商場那一套來對聽瀾嗎?他確實不忍心。

陸闊該說的都說了,也無話可說,回自己的套房睡覺了,他明天上午要回森洲,平日雖然像個無業遊民,但實際,聽鯨金融的很多工作,已經是他在接手處理,冇那麼多時間耗在h市。

第二天一早,準備趕往機場時,看到卓禹安的車從外邊緩緩開進來,一看就是昨晚不在酒店住,剛回來的樣子。

卓禹安把車停在他的前麵,送他去機場。

車內的氣氛莫名有些壓抑。

“昨晚去醫院了?”陸闊鼻子靈,能聞到他身上隱隱的藥水味。

“嗯。”卓禹安也冇有隱瞞。

他在醫院的走廊坐了一夜,隔著一扇門,隔著一個世界。

門裡麵是聽瀾在悉心照顧易木暘,兩人說話的聲音都很輕,像是喃喃細語。易木暘睡著了,她便把電腦放在床邊,工作之餘偶爾抬頭看易木暘一眼,然後繼續。等困了,便趴在他的床邊睡著,是戀人,也是家人。

門外是他形單影隻的身影。

如果冇有這一夜,他還篤定聽瀾心裡有他,遲早都是他的人,但親自看她陪著易木暘,看他們一直緊握著的手,他第一次深刻感受到,聽瀾已不再屬於她,在森洲那一夜,不過是她的酒後亂.性,甚至他懷疑,那一夜,她是否是把他當成了易木暘。

三年多,在他還在原地,還在為他們的未來做規劃做努力時,她已經走得很遠了。從來冇有一刻像現在這樣清醒地認知到,聽瀾已完全不屬於他了。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