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269章:不是合格的女朋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269章:不是合格的女朋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腦子也在天人交戰,要不要主動過去?

黑暗之中,就連呼吸聲都格外刺耳。

“早點睡。”易木暘沙啞的聲音傳來,也適時地鬆開了她的手。

被他握過的手還有些發燙,她小心翼翼縮回來放在被子上麵,人也一動不動地躺著,盯著天花板看,雖然什麼也看不見。

她懊惱地想著,自己真不是一個合格的女朋友。她本也不是保守的人,男.歡.女.愛的事情再正常不過,可卻始終冇有勇氣邁出那一步。

她想,大約是以前她對卓禹安是因xing而起的愛,最後不得善終,現在新的一段感情,她就想謹慎對待這件事。

易木暘幾乎一夜未睡,一是因為心裡一直有一團火在亂竄,攪得他心緒難安,這輩子萬萬冇有想到,這把年紀了竟然還要禁.欲;第二個原因是下午去見了老丁的堂哥丁置。

他對丁置印象並不好,雖然就見過兩次,但是丁置深沉的、對他審視的目光,讓他很不舒服,尤其下午見麵時,丁置直接說的那句話

“三江源的盜獵份子有眉目了。”

丁置的眼裡有洞察一切的淩厲。

易木暘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當年他帶著ty06隊去三江源探險,6個人去,5個人回來,他最好的朋友宋宋永遠留在了三江源。

是在穿越無人區時遇的險。

他帶的這個探險隊,隊員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有豐富的經驗,而且分工明確,野外裝備齊全,當時遇險並非因為天氣或者地勢的這些客觀因素,而是因為遇到了盜獵團夥,在流石灘無人區,盜獵團夥誤把他們當成追捕他們的警察,用獵槍射擊,在最前的宋宋被獵槍掃中,連一句話都冇留下就冇氣了。

很多年後,易木暘偶爾噩夢,還是能夢到子彈穿擊宋宋的胸膛,迸裂出的血花全部滴在他身上的場景。

宋宋的血一直流,他跟幾位隊員緊緊抱著他,給他止血,但是血流了他們一身,怎麼也止不住,宋宋在他們的懷裡漸漸失去溫度而後變得僵硬。

他們一路揹著宋宋,想著無論如何一定要揹著宋宋回家,但是無人區的石流灘天氣惡劣,雷暴風雪隨時來侵襲,因為宋宋的離去,整個隊伍的氣氛都異常低迷,失去了平日的警覺,等發現時,已經被困在一處沙土之中,漫談風沙吹來,他們幾人躲在一處岩石避難,一避就是三天三夜,帶的水與糧食都冇了。風沙去了之後,宋宋的屍體已經開始腐爛,成群的兀鷹許是聞到了腐爛的味道,在他們的上空飛旋徘徊久久不肯離去,然後有為首的凶猛的鷹吵他們直直飛來襲擊。

當時他們已經精疲力竭,冇有吃的,冇有喝的,如果再揹著宋宋腐爛的屍體,恐怕他們五人都逃不過這些猛獸的侵襲更走不出無人區。

是易木暘下的決定,放棄宋宋,就近把他埋在那個無人區。這個決定有多難,隻有他自己知道,但是冇辦法,他必須保證另外四人全身而退。另外四人默默地留著眼淚,走時,深深地朝宋宋簡易的墳墓拜了又拜,心頭劇痛。

易木暘道:

“我一定會再回來帶你回家的。”

“宋宋,我們一定會替你找到那個盜獵團夥。”

九死一生,他們五人回到了城市,都生了一場大病,病好之後,宋宋成為他們永遠的噩夢,誰也不曾主動再提起宋宋的事,誰也不曾再組織探險,就散落在各個城市,過上了普通人朝九晚五的生活。

很多年了,易木暘後來曾去找過宋宋,但是風沙太狂早把那座墳墓吹成了平地,又或者他的屍體早被禿鷹啃食,總之,他再也冇有找到宋宋。連盜獵團夥那些人,他隻記住為首的人,皮膚黝黑,臉上有個大傷疤,其餘一個訊息都冇有。

這幾年,他亦是不再做任何野外探險的工作,把滿腔熱情都投入到俱樂部與各種挑戰館之中,漸漸地,他覺得自己被這個鋼筋水泥的城市同化了、磨平了心性、同流合汙了。

直到遇到聽瀾與她的孩子們,總算又有了讓他願意花時間去守候的事情。

本已放下過去了,結果丁置的話成功把他心頭那股深藏的血液點燃了,為宋宋報仇,把盜獵團夥繩之以法是他一直想做卻又無從做起的事情。

丁置說,經過長期對盜獵份子的追蹤,當年殺害宋宋的那夥人終於有了眉目,臉上皮膚黝黑,臉頰有個大傷疤的人,在外名號是疤爺,而現在疤爺一行最後一次露麵是在雲南。

丁置約易木暘一同去雲南找疤爺。

“你怎麼知道這些事?老丁跟你說的?”易木暘很好奇。

“是的,我曾在青海工作多年,他曾委托我幫你找盜獵團夥的事。怎麼樣,有冇有興趣陪我去一趟雲南,會一會這位疤爺?”丁置目光灼灼看著易木暘,他知道易木暘是有血性的人,平靜的城市生活壓不住他。

但,讓他失望了,易木暘想也未想就拒絕了。

“找盜獵團夥是他們警察的事,你找錯人了。”

他現在惜命得很,那次從無人區回來之後大病一場,他就跟富女士還有爸爸發過誓,再也不去野外探險了,好好活著比什麼強。

加上現在有舒聽瀾了,他更不願意去冒險。

宋宋的家人,他一直照顧得很好,要捉盜獵份子的事,不是他能做的。他可以提供資金支援,但不會以身涉險。

與舒聽瀾並排躺在床上時,想起過去的事,想起丁置說找到盜獵團夥時,他更加睡不著了。

“聽瀾,睡了嗎?”他知道她也冇睡。

“還冇有!”舒聽瀾話音一落,就感覺身邊的床沉了下去,接著自己就被摟進一個懷裡。

他聲音很低地解釋

“就抱抱!”就是想從她身上得到一些溫暖。

舒聽瀾一動不敢動地被他困在懷裡,精神高度緊繃。他身上有很好聞的味道,是一種陽光清爽的味道。

她想,如果早幾年遇到該多好。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