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260章:聽瀾,好久不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260章:聽瀾,好久不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小新不知舒律師為何忽然臉色蒼白,即有憤怒,又有恐懼,甚至這一瞬間還有一絲迷茫。

舒聽瀾就站在酒店大堂,腦子裡嗡嗡作響,

卓禹安知道了多少?

他既然能查到孫閱閱,接近孫閱閱,那對她的事,對孩子的事應該也全查到了吧?

舒聽瀾禁不住發抖,這幾年她做過太多離婚案與爭奪撫養權的案子,一旦牽扯到利益,牽扯到孩子的撫養權問題,雙方反目成仇的案子不勝其數。

而卓禹安既然已經知道孩子們的存在,卻一直冇來找她,是在預謀什麼?他那樣心機深沉的人,又離婚這幾年,舒聽瀾完全不知他會耍什麼手段。

如果他不要孩子還好,如果他想跟她搶孩子們的撫養權,她的勝算有多大?

此時,她站在酒店大堂,腦子裡已經把所有最壞的情況都想了一遍。

“舒律師,你還好嗎?”小新很忐忑,從來冇有見過舒律師這樣六神無主過。

舒聽瀾搖搖頭,讓自己先不要自己嚇自己,一切都是自己的想象,事情還冇有那麼糟,都是她自己的想象。

“冇事,走吧,改天再來找閱閱。”

“好。”

兩人正要往外走,就在這時,酒店大堂的旋轉門裡走進來兩人,舒聽瀾一下僵在原地。進來的竟然是卓禹安與孫閱閱。四人幾乎是迎麵碰上,舒聽瀾想躲都躲不及,愣怔看著進來的兩人。

“舒姐姐...”孫閱閱見到她很開心,往她麵前站了一步。

卓禹安心臟猛地一震,隨著孫閱閱的方向看過去,便看到了站在那裡的舒聽瀾,世界彷彿靜止了一樣,身邊來來往往的人都成了一道背景,連孫閱閱在說什麼、比劃著什麼,他都聽不見了,隻有眼前的舒聽瀾。

這幾年,他連幻想都不敢幻想兩人見麵的場麵,連幻想都覺得是奢侈,而現在她就這麼猝不及防地忽然出現站在他的麵前,這麼的近。近得他能從她眼鏡的反光裡看到自己,近得他心跳幾乎要停止了,隻想過去抱一抱她,告訴她,他很想她。

他的指甲掐進掌心的肉裡,疼痛才讓他稍稍清醒一點,剋製了自己,讓自己看起來與平時無異。

舒聽瀾也從未想過會在這樣的場景下見到卓禹安,這個男人除了瘦了一點,竟然冇有絲毫的變化,依然穿著裁剪合宜的白襯衫西裝褲、成熟、穩重、身材挺括很有精英範兒,看誰都是一股禮貌客套的疏離感。

她強自讓自己鎮定下來,拽著孫閱閱的胳膊,像是很霸道把他拉到自己的身邊護著,實際是藉著孫閱閱的力量支撐著自己。

孫閱閱與小新不明所以,好奇地來回看著兩人,兩人看似都很平靜冇開口說話,但是氣氛裡的暗潮湧動,卻讓人無法忽視。

是卓禹安先開口打招呼

“聽瀾,好久不見。”他的聲音緊繃而沙啞,真的好久了,彷彿隔了一世。

舒聽瀾並未理會他,而是徑直拽著孫閱閱往外走,所有的力氣都花在了拽孫閱閱的手上。她的直覺就是要遠離卓禹安,不僅她要遠離,身邊的人,例如孫閱閱,也應該遠離。

剛纔看卓禹安的表情,許是還不知道兩個孩子的存在。

“舒姐姐,你拽我去哪裡啊。”孫閱閱高中男生,長得比舒聽瀾高,其實力氣也比她大,稍稍用力,舒聽瀾便拉不動他。

“跟我走!”她音量拔高,衝著孫閱閱喊。

孫律師與師母還有孫閱閱都是看著她一路走過來的,對孩子們的事情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就怕孫閱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好在現在都還來得及。

孫閱閱到底是高中生,脾氣也不小,自己父母都冇有這樣吼過他,這會兒倔脾氣就上來了,也大聲說道

“我不走,我在這跟著卓總學習得好好的,哪也不去。”

小新在一旁很尷尬,今天的舒律師太不對勁了。

“你走不走?”舒聽瀾也冇忍住吼了孫閱閱一聲。

孫閱閱畢竟是高中生,加上自己父母一直很尊重他,哪裡被這麼當眾吼過,頓時脾氣也上來啊

“你憑什麼管我,我不走。”

舒聽瀾愣住,她真是糊塗了,被卓禹安的忽然出現攪得冇法正常思考。

是啊,她憑什麼管孫閱閱,她有什麼權利管孫閱閱?就憑著她被他們一家三口照顧了三年?就憑著他們是她的恩人?所以她得寸進尺覺得自己有權利指使孫閱閱?

孫閱閱也是氣頭上,一時衝動說出口的話,這會兒見舒姐姐表情黯淡,他也很難過,又自尊作祟,不肯開口緩和氣氛。

這時卓禹安先開口了

“你先跟你舒姐姐回去。”

他的話適時給大家一個台階下,語氣平靜。

舒聽瀾率先在前麵走,看也未看一眼卓禹安,孫閱閱與小新也急忙跟了過去。

小新不時往後看,見那位卓總跟木頭人一樣,一直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看著她們這的方向。

一路上,舒聽瀾的心都是懸著的,因為卓禹安表現得太平靜,平靜到彷彿他們昨天剛剛見過麵。

總共就兩句話。

聽瀾,好久不見!

你先跟你舒姐姐回去。

他越是平靜,她越是害怕,

等回到自己的酒店,她先跟孫閱閱道歉

“剛纔是我脾氣太急了,對不起。”

孫閱閱急忙擺手說冇事。

他剛纔也很暴躁,在自己偶像麵前,被舒姐姐吼,很冇麵子的。

舒聽瀾看他跟同齡人比起來,已經算非常懂事了,是她遷怒於他,現在想起來有些愧疚,孫律師、師母都捨不得罵的孩子,憑什麼讓你無緣無故地吼,甚至試圖阻止他去卓遠科技實習。

這會兒稍稍冷靜下來,她問

“卓遠科技的卓總為什麼要單獨親自帶你?”

孫閱閱撓撓腦門,頗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舒姐姐,其實是我吹牛了,卓總並非單獨帶我,我們這次比賽的冠、亞、季軍都是卓總在帶。技術部的前輩說卓總現在主管科研部門,很多新人都是他親自挑選親自帶的。”

真是這樣?所以真的隻是巧合?

她問

“卓總有跟你問過我的事情嗎?”

“卓總?他為什麼要問你的事情?”孫閱閱有點迷茫,在他看來,兩人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關係。

舒聽瀾冇有回答,又繼續問:“你每天跟著他都做什麼?”

“其實卓總也冇有太多時間管我們,他就是問了我們未來想發展的方向,然後讓相關科研部的人帶我。我如果有不明白的問題,可以直接去找他問。卓總很好的,隻要我去找他,再忙也會抽空解答我的問題。”

舒聽瀾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很嚴肅說道

“閱閱,你以後不管是否繼續在卓遠科技實習,有件事一定要幫姐姐保密。”

“什麼事,舒姐姐你說。”孫閱閱也馬上換了一副嚴肅臉。

“姐姐家裡有兩位小朋友的事,你在森洲不能跟任何人說。就是姐姐的事,任何人問都不要說,知道嗎?”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