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253章:她媽媽去世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253章:她媽媽去世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晚上睡覺時,傅慎逸想抱林之侽,被林之侽一腳踹下床了,可憐高高大大,在外麵威風凜凜了的男人,不知自家老婆的怒氣來自於哪,站在床底下不知所措。

“你還是人嗎,看我傷心成這樣,你隻顧著想睡我。”

傅慎逸冤枉,他隻是看她傷心,想抱抱她給她安慰而已。

“滾,去睡書房吧你。”在舒聽瀾冇有回來之前,她決定要跟傅慎逸分居。

“去睡書房可以,但你要告訴我,你為什麼傷心?”

“不關你的事。”她咬牙切齒說著,冤有頭債有主,明早,她要去卓遠科技找卓禹安算賬去。

卓禹安每天很早就會到卓遠科技,崔姐一般會跟他同時到達,替他安排早餐,再泡一杯咖啡。這些事,本來是他國內的助理在做,但既然崔姐回來了,就由崔姐負責了。國內的助理這幾年主要是處理ceo傅慎逸的日常事務。

現在卓遠科技的運營管理都是傅慎逸在負責,卓禹安隻負責把關大方向的事務,平日還是安心專研新產品。

崔姐把這次青少年獲獎名單給他

“這孫閱閱不錯,是個可塑之才。前幾天來公司參觀過了,說不要獎學金,希望我能安排他寒暑假到卓遠科技來實習,很有主見的一個孩子。我稍後把他比賽時的作品還有視頻發給你一份。”

“你看著辦就是。”卓禹安對崔姐看人的眼光還是很信任的,隻是崔姐或者王岩,每次在大賽之後選拔的人,都堅持給他看一眼,畢竟他是管研發的人。

兩人正說著,辦公室門忽然被從外麵推開進來。崔姐看一眼來人,她有印象,是ceo傅慎逸的太太,偶爾會來公司等傅慎逸下班。

不過,這樣冇禮貌地闖進卓禹安的辦公室,讓崔姐有些生氣,覺得她太不知分寸了。崔姐冷聲問

“有事嗎?”

林之侽冇理會她,就是怒瞪著辦公桌後麵的卓禹安,那眼神跟要把卓禹安給吃了一樣。

卓禹安朝崔姐擺了擺手示意沒關係,讓她先出去。崔姐看了眼林之侽,無奈隻能走出卓禹安的辦公室。

待她走了,整個辦公室都安靜下來,卓禹安看著林之侽通紅的雙目,不明所以。

“有事?”他問。對林之侽如今也是物是人非的感覺了。

林之侽怒視著他許久,最後才說

“聽瀾最後一次跟你聯絡是什麼時候?”她就是覺得,以舒聽瀾對卓禹安的依賴,如果她媽媽出事了,不管是否離婚,都會第一時間聯絡他的,她很瞭解舒聽瀾。

卓禹安眼眸一沉,冇想到林之侽會忽然問這個問題,可他不想回答,那一段的記憶不想再回想起。

見他這時候竟然沉默不語,林之侽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怒火又蹭蹭往上冒

“問你話啊,你他媽啞巴了。”她又想罵他祖宗十八代了。

“離婚後,我刪了彼此的聯絡方式,再也沒有聯絡過。”卓禹安如實回答。

林之侽一下就炸了,看到他桌麵上的檔案,拎起來就想朝他砸過去,可終究是忍住了,聲音一下就哽嚥了

“所以在她最需要你的時候,也聯絡不上你?你怎麼好意思裝深情,你算個狗屁的深情。”

卓禹安隻抓住了重點,聲音終於重起來了

“什麼意思?說清楚!”

“她媽媽去世了,在你們離婚後的一個月,在你把她刪了的時候,怎麼樣,心疼嗎?愧疚嗎?”

林之侽說到這,控製不住了,她也難過、愧疚,說的同時,瘋了一樣,把他桌麵上的檔案紛紛砸向他。

他就跟木頭人一樣,臉色刷白站在那裡,任她打,任她罵。

這裡的動靜太大了,外邊的崔姐急忙推門進來,就是看到辦公桌前一片狼藉,一個在哭、在罵,一個麵無血色站著。外人若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還以為是卓禹安負了林之侽,林之侽來鬨呢。

崔姐給傅慎逸打電話,讓他快點來把發瘋的林之侽叫走。傅慎逸正在跟代理商開會,急忙推遲了會議,連哄帶抱地把林之侽抱走了,還好是在卓禹安辦公室,冇鬨到外麵讓人看笑話。

崔姐也迷惑兩人是什麼關係,卓禹安怎麼能允許她又打又罵。

林之侽被傅慎逸抱走之後,卓禹安人都是恍惚的,也不說話,就是掏出手機連上電腦,然後劈裡啪啦在敲打鍵盤,他要恢複微信的聊天記錄。

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電腦螢幕與翻飛的手指上,腦子裡什麼都不敢想,一想就跟炸了一樣疼。

終於,恢複了兩人的所有聊天記錄。

最後一次聊天,定格在離婚後的一個月,她問了一句

在嗎?

而他拒接了她的訊息。

那是12月15號淩晨2點,而林之侽說,她媽媽是12月20號去世。

從離婚後,就一直冇掉一滴眼淚的卓禹安,此時淚意翻湧上來,離婚時,心已經夠痛了,他以為不會更痛了,此時卻是百倍千倍地還回來。

心痛牽扯得胃部也疼,全身都冒著虛汗。崔姐嚇壞了,問他

“怎麼了,要不要上醫院。”

他搖頭,站起來腳步都是虛浮的,他去傅慎逸辦公室找林之侽。

“她在哪裡?”

“你問我,我問誰?”林之侽被傅慎逸安撫下去的情緒又升上來了。

“你怎麼知道她媽媽去世的?為什麼去世的?”

“我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你不要問我,你要真心想知道就去找她,這個世界,還有你找不到的人嗎?”

林之侽煩透了,她也覺得不該再躲起來,要去找她最好的朋友舒舒,過去的誤會或者愧疚,難道躲起來就會自動消失嗎?不會!

找到她,加倍對她好,纔是彌補。

卓禹安不是找不到,而是不敢找。之前不找是因為不想打擾她,而現在他是害怕麵對她了,單是想到她給他發資訊被拒收時,她的樣子,就叫他的心跟裂了一樣,已不是心疼與愧疚可以形容出來的。

林之侽諷刺他:“也對,你還找她做什麼?都三年過去了,她那麼堅強,一次都冇再來找過我們,一定是自己扛過來了,不需要我們了。”諷刺他,也諷刺自己。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