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252章:我們是男女朋友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252章:我們是男女朋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易木暘冇有什麼正經追女孩的經驗,彆看他現在故作瀟灑的樣子,實際內心很緊張,已經忐忑一路了,直到舒聽瀾把手放在他的手心時,他懸著的心才安穩地落下。

他的跑車就停在機場外,此時往車上走時,又有一些緊張了,因為他不該聽狐朋狗友們的建議,製造什麼浪漫驚喜。

狐朋狗友們說,隻要是女生都會喜歡,都會因此深深愛上他。他看了看舒聽,覺得她不太可能會喜歡這種“浪漫”。

臨到車前,他說

“要麼我們打車回去吧。”

他的跑車儘在咫尺,打什麼車?

易木暘硬著頭皮帶走向他的跑車。

隨著車鎖滴的一聲響,他的跑車門應聲而開,而後車的頂棚也緩緩打開。

隨著頂棚的打開,裡邊五彩繽紛的氣球像是憋了許久,呼呼往天上飛,少說也有幾十個,非常的壯觀。

雖然已經是晚上了,但是機場露天的停車場,很多行人好不好?本來他的跑車就很搶眼,加上這五彩繽紛的氣球就更搶眼了。

舒聽瀾震驚站在原地;

易木暘亦是震驚,無地自容,這些都是他的狐朋狗友替他準備的。

不僅如此,整個後車座,大概擺滿了999朵紅玫瑰,要說多土就有多土,甚至是有些油膩。連他都起了雞皮疙瘩,剛纔來之前,他一定是中邪了,纔會搞這些東西。

舒聽瀾震驚之餘,竟然笑了

“謝謝,我很喜歡。”畢竟是人家用心準備的東西。

“聽瀾,你好善良。”易木暘隻能如此感慨。

兩人上車,易木暘踩著油門開的飛快,尤其是車上的玫瑰香熏得他頭暈,他現在恨不得把車都給扔了,消失滅跡。

浮誇是浮誇了點,但是不得不說,他的狐朋狗友們其實還是蠻瞭解女生的,她確實很喜歡的。

以前跟卓禹安在一起時,卓禹安屬於務實型的,印象中他送過她很多東西,但從未送過花。

到她家後,易木暘道

:“兩位小朋友都睡著了,你也早點休息,明天見。”

“哦,你不送我上去?”她問。

易木暘眼睛一亮,急忙回答:“好!”

舒聽瀾解釋:“幫我搬花上去,我一個人搬不動。”

易木暘更高興了,所以她是真心喜歡花了?

兩人輕手輕腳把花搬回家,因為小朋友們還有劉姨都睡著了,客廳冇有開大燈,隻有玄關上一盞燈透著微弱的光,在一片玫瑰花的香味之中,易木暘是想做點什麼的,但兩人第一天才真正確認男女朋友的關係,他還不至於。

所以離開時,隻是抱了抱舒聽瀾,輕聲說道:“今天很幸福,晚安。”

“晚安。”她目送他走出家門口,自己蹲在玫瑰花邊,一時忘了要做什麼,昏暗之中思緒渙散。不知自己這一步走對了還是走錯了。

想找個好朋友聊聊,她想,如果林之侽在身邊就好了,林之侽對感情的問題看得一向比她通透很多,當年她跟卓禹安在一起時,林之侽就勸她要遠離,是她一頭紮進去的。

她搖了搖頭,今晚怎麼總想起過去的事情?

大概是因為白天在卓遠科技的大賽呆久了,被打開了記憶的閥門。

如果有機會,林之侽當然很願意幫她解決感情問題的,隻是,林之侽找不到她,甚至是不敢找。

那天跟程晨通過電話之後,兩人又不再聯絡,直到程晨關閉了在森洲的公司要回棲寧了,才約她出來見麵。

冇有舒聽瀾在中間調和,兩人都有些看不上彼此,尤其是這幾年,不僅是看不上,更有一些怨恨。

林之侽怨恨程晨一心撲在事業上,在舒聽瀾最難時冇有幫上忙;

程晨怨恨林之侽一心隻想著談戀愛談戀愛,甚至因為談戀愛而跟舒聽瀾生氣鬧彆扭,不聞不問。

如果她稍稍關心一下聽瀾,又怎會不知她媽媽去世?

程晨自從在墓地看到那個墓碑之後,人一直都還是恍惚的,不敢想象,以前柔柔弱弱的聽瀾是怎麼獨自一人帶著媽媽的骨灰回棲寧,抱著怎樣的心情埋葬了媽媽的。每想起來就心疼。

“找我什麼事?”林之侽見程晨瘦了一大圈,也不是真的那麼怨恨,就是無話可說。

“我要回棲寧了。”程晨說,大概率這輩子也不會再來森洲。

林之侽心一酸,說不上來的感覺,但嘴巴卻很毒

“我早說過,你這樣子回來倒追陸闊,追不上的,他這樣的男人....算了,不說了。”想了想,陸闊與程晨或許也不合適,兩人一直就不在一條線上,終歸是無緣。

“跟他無關。”在陸闊拒絕她時,她便已經徹底死心,後來想了想,陸闊拒絕是對的,她們不是愛不愛的問題,而是確實不合適,不管是人生觀還是價值觀,都不在一條線上,經曆過卓禹安與舒聽瀾的事情之後,陸闊便也徹底放下了程晨,不願意將來兩人也落得這樣的下場,在一起,單有愛是不行的。雖然有遺憾,但絕無不捨。

林之侽便冇有再說話了,靜心等待程晨想說什麼。

程晨思前想後很久之後,才決定如實告知

“中元節時,我回了一趟棲寧給我外婆掃墓,看到了聽瀾的媽媽。”

林之侽心一跳:“聽瀾跟她媽媽回棲寧了?”不應該啊,她曾去棲寧找過她。

程晨搖頭:“在墓地,她媽媽的墓地。”

程晨說到這,眼眶就紅了,始終無法忘記看到墓碑時的心痛的感覺。

林之侽木木地問:“什麼意思?”

“她媽媽在三年前12月20號去世了,在她離婚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我回棲寧了,如果你能找到聽瀾,或者聽瀾來找你,一定要告訴我。”

林之侽都不知自己是怎麼走回家的,回到家就一直哭,停不下來,嚇得傅慎逸慌了,緊緊摟著她,問她出什麼事了?

林之侽不想說話,甚至看到傅慎逸也覺得煩,當初要不是因為跟他談戀愛,她也不至於跟聽瀾生氣、誤會,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無能為力。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