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219章:遇見老同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219章:遇見老同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易木暘素來是嬌生慣養的,尤其是在腿斷了之後,那真是把自己當成殘疾人看,動不得,成天就躺著,恨不得要護工喂他喝水吃飯。

見到裝修公司的人來,他哼哼唧唧

“昨天去了一趟法庭,我可累慘了,你今天來,最好能把事情徹底解決。你跟我律師談吧。”他斜倚在病床上,打著石膏的腿放在他們坐著的一側,顯得尤為的臃腫。

裝修公司的人也不想多費唇舌,言簡意賅

“你們出的160萬,我是肯定不能接受的,前期的工人費,材料費,我們公司都墊付了,我們也損失慘重。”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說好隻旁觀的易木暘,忍不住懟了回去。

“這樣吧,我隻能原價賠償120萬,我們雙方各讓一步。”

這家裝修公司在業內知名,專門做工裝的,全國連鎖公司好幾家,如今賬戶被凍結,影響太大,不得已隻能讓步。

“舒律師,你覺得還有可談的餘地嗎?我好累的,不是抱著誠意來,就彆來打擾我這個病號。”

他又叫嚷上了,護工又是倒水給他喝,又是替他輕輕按摩肩膀,整一個伺候太上皇的架勢。

舒聽瀾看了他一眼,對裝修公司的人道:“抱歉,我們160萬是經過覈算出來的。這家極限運動館,一個月的租金就三十萬,現在已經耽擱了一個多月,更彆說,一個月產生的效益,這160萬是最低了。”

裝修公司負責人也是無法,討價還價。

“140萬。”

舒聽瀾搖頭。

“145萬”

還是搖頭。

對方一咬牙,

“150萬,不能更多了。”

病床上的易木暘笑:“行吧,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吃點虧就吃點虧了,舒律師,跟他簽協議。”

然後就在病房裡,當即把協議簽了,等著對方打款。

事情出乎意料地順利,等對方走了,易木暘朝她豎拇指

“還是舒律師厲害,其實我的心裡價位就是120萬,想不到舒律師能真的幫我談到150萬。”

舒聽瀾不置可否,這個案子比想象中順利很多。接下來纔是重點,她想成為易木暘這家極限運動挑戰館的長期法律顧問,所以勢必要維護好與易木暘的關係。

把案件相關內容收進包裡,本想說明天再來看他。結果易木暘喊著她

“舒律師,你先彆走,我給你介紹個朋友認識。他馬上就到。”這位朋友就是他時常掛在嘴邊的那位被資本家腐蝕了靈魂的黑心律師,唐惟鈞。

唐惟鈞進來時,一身律師慣有的穿者打扮,做工精良的西裝,還繫著領帶,完全冇有來看病人的自覺,附身低頭在易木暘的斷腿上上下打量了一番,毒舌道

“我說你怎麼還能蹦躂呢,原來才斷了一條腿?”言語裡有點惋惜,兩條腿斷了就好了,徹底廢人一個,無法蹦躂。

易木暘惱怒,剛想罵臟話,看旁邊有女生在,逐恨恨地拿起手中的橘子就砸向唐惟鈞,唐惟鈞身手敏捷,稍稍一避,橘子不偏不倚砸中舒聽瀾,眼鏡險些被砸碎。

飛來橫禍,真是夠倒黴。

“對不住,對不住...”唐惟鈞急忙道歉,看到舒聽瀾時,隻覺得有點眼熟,卻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舒律師,對不起啊,你要罵就罵他吧,他躲開,才殃及無辜。”

舒聽瀾隨意揉了揉額頭冇有說話,對易木暘的這位朋友也有一點麵熟的感覺,在想是否在哪個案件裡碰到過?

易木暘這才正經給他們介紹

“這位是舒聽瀾舒律師,負責我這次裝修的糾紛案。她啊,收費比你高,服務也比你好。”

“舒律師,這位就是我跟你提過的那位黑心律師唐惟鈞。”

聽完易木暘的介紹,兩人忽然恍然大悟。

“舒聽瀾?”

“唐惟鈞?”

原來兩人是大學同學,這個世界確實很小。多年不見,都有些驚訝。

“你們認識?”這回換易木暘一頭霧水了。

“我們同班同學,聽瀾當年可是我們的係花。”唐惟鈞想這是什麼緣分?大學畢業這麼多年,竟然在易木暘這見到舒聽瀾。

係花?

易木暘上下打量了一下一身黑的舒聽瀾,心想,你們法學院也太缺女孩了吧?

舒聽瀾冇太說話,隻是跟唐惟鈞互加微信說保持聯絡。

她當年上大學,跟同學來往不多,每天上完課就直接去打工了,大學四年,很多同學也隻是打個照麵並不相熟。工作之後,更是幾乎無來往,所以隻有一個模糊的印象。

唐惟鈞比較善談,加完微信後說道,

“聽瀾,我記得你之前是做非訟的?”雖然並無交集,但同學之間都是業內人士,或多或少會聽到一些彼此的訊息。他知道她從企業轉到宏正律所,宏正律所是有名的紅圈所,多少知道一些她的訊息。

“嗯,現在轉到訴訟業務。”舒聽瀾淡淡地回答。

大學畢業這麼多年,大家早就各奔東西,各自在自己的人生軌跡上行走著,有人行差踏錯,有人平步青雲,物是人非。

唐惟鈞素來善談,當年還是校辯論隊的主要成員,畢業後一頭紮進商業訴訟領域混得風生水起,人也難免意氣風發,在易木暘這遇到老同學,當即就熱聊起來了。

舒聽瀾不像前幾年,喜歡把自己縮起來。現在即使內心不喜歡交際,但工作需要,表麵功夫還是做得很到位,唐惟鈞聊什麼,她便聊什麼,至少不讓場麵冷下來。

唯獨病床上的“殘疾人”氣惱地看著他們,這是幾個意思?

他是想利用舒律師挫挫唐惟鈞的銳氣,結果竟然是幫他們這對老同學牽線搭橋建立起了社交?他氣死了,不時搞點聲響來引起她們的注意。

老同學見麵,最能拉近彼此距離、消除陌生的話題便是聊以前的同學。唐惟鈞與大部分同學都保持著聯絡,所以講了不少同學的近況,舒聽瀾就是聽著,不時點頭附和著,直到唐惟鈞提到了林之侽的名字。

“我記得你以前在大學最好的朋友就是林之侽吧?形影不離像姐妹兩。”唐惟鈞對她們印象深刻,是因為她跟林之侽都長得漂亮,兩人每次走在一起,是校園一到靚麗的風景線。

“她下個月要結婚了。”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