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206章:病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206章:病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住院部樓下的便利店買了熱飲,喝完以後,人總算是好了一點,再回樓上的走廊時,大家坐的坐,躺的躺,都睡著了。安全通道裡,有一年輕夫婦卷著鋪蓋睡在樓梯旁,舒聽瀾對這夫婦模糊有點印象,孩子得了血液病,血小板隻剩幾個,急需輸血,可是醫院血庫告急,那媽媽伸著自己胳膊在醫生後麵苦苦哀求,抽她的血輸給孩子,她的胳膊蒼白,細得能看到烏青的血管一條一條的。醫生反覆強調她不合適再輸血,醫院血庫正在積極調血來,年輕媽媽哭得攤在地上,年輕的爸爸則是雙手抱著腦袋蜷縮在走廊的角落,一聲不吭。

人間煉獄不過如此。

她多買了幾瓶熱飲,走到樓梯旁,遞給那位年輕的媽媽。

年輕的媽媽看到熱飲,雙目終於有了聚焦,從她手中接過來,緊緊地捂在胸口,喃喃自語道:

“謝謝,謝謝”

“我家寶寶最喜歡喝這款飲料了,奶味很足。”

“不知道她以後還有冇有機會再喝到。”

舒聽瀾心裡酸澀得厲害,理解年輕夫婦的痛苦與絕望,因為此時的她,也在經曆著這些。媽媽躺在icu裡,每天隻能靠輸氧維持著生命,血氧飽和度一降再降,無論她如何祈禱著,如何求著老天爺放過她一次,亦是冇用。

媽媽冇有一點好轉的跡象,醫生已經連著三天給她下了病危通知。她無數次地問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媽媽的人生,她的人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她們從來冇有做過壞事啊,為什麼要遭遇這樣的劫難?

冇有答案的。

媽媽最後一次搶救時,她就趴在手術室外的門裡,安靜地祈禱著,隻要媽媽能活過來,她願意用自己20年,甚至30年的壽命來換媽媽的生命。如果媽媽去世了,她也冇有活著的意義了。

祈禱是冇有用的,全身穿著防護服的醫生對她擺了擺手,朝她深深地鞠躬表示抱歉。那一刻,天地間顏色儘失。

她不顧醫生的反對,衝進手術室,抱著媽媽冰涼的身體,心如刀割,卻一滴眼淚也流不出來。

媽媽的身體冰涼,本來就瘦弱的身體,躺了一個星期的icu,更是瘦成了皮包骨。她輕輕摟著媽媽

“你醒醒,看我一眼吧。”

“再跟我說一句話,求你了,媽媽。”

那一夜推著輪椅送她來醫院,一句道彆的話都來不及說,一句話都來不及說,心裡劇痛難忍,硬生生被人劈成了兩半,那麼地痛,那麼地猝不及防。

醫院太平間的人來了,要把舒媽推到太平間,舒聽瀾不讓他們碰。

“我知道你的悲傷,節哀順變,也請理解一下我們的工作。”

“你母親是流感導致的肺炎而去世,傳染性很強,必須馬上火化,這間手術室也要徹底消毒。”

工作人員也是無奈,有兩人扯著她,強硬地把她拉開她媽媽,無論她怎麼掙紮也不管用。

“請您配合我們的工作。”對方怒喝一聲,把她往旁邊拉。

他們見慣了生死,已很難與病患家屬感同生受。

對於家屬而言,那是自己的親人,是自己願意用生命去換的親人,但對於工作人員而言,那不過是一具屍體,是一把灰。

人類的悲喜確實無法相通,舒聽瀾肝腸寸斷,而對方隻是冰冷地按照流程來辦事。

她被人拉開,另外的人快速把她媽媽周邊灑水消毒藥水,然後推往太平間。

看著呼啦啦往前快速離去的病床,舒聽瀾天旋地轉,感覺嗓子吐出一口黑色的心頭血,而後昏倒,不省人事了。

她想,她可能也傳染上了流感,全身痠疼,像被火烤一般。

腦袋清醒,但是卻醒不過來,睜不開眼睛。滿腦子裡都是媽媽最後離開的樣子。

“媽..”

她大喊一聲,驚醒了,人也從躺著忽然坐起來,坐得筆直。手上插著輸液管,旁邊的護士在登記著什麼。

“36度5,退燒了。”護士看了一眼體溫計說。

舒聽瀾隻覺得自己全身都是濕透的,許是剛纔高燒退燒的過程中出的汗。

“我媽媽怎麼樣了?”她問護士。

“等你簽字後....”護士不忍心把火化兩個字說出口,隻在後麵又說

“那邊等你簽字呢,我陪你過去。”護士看她一直是一個人,有些同情她。

舒聽瀾沉默不語,想躲起來,不想去麵對這個殘酷的現實,護士到也冇有強求她,依然在旁邊記錄著什麼,不時抬頭問她問題。

“你末次月經是什麼時候?”

舒聽瀾抬頭看她,不明所以。

“你懷孕了,末次月經是幾月幾號,給你做登記。”

護士看她一臉煞白以及震驚到失語的狀態,心想,又是一個有故事的女人。

末次月經?

這兩個月,生活、工作,都太多波折,太多變故,以至於她根本冇有在意這件事。

“有兩個月了...”她回答護士的問題。

隻是怎麼會?

她與卓禹安一直很小心避.孕,

她事業剛起步,並且也冇有做好當媽媽的準備,於這點上,卓禹安很尊重她,再情動時,也會小心翼翼堅持戴上。隻是有幾次,因太投入,等結束時,才發現避.孕.套不知何時滑落了....

“胎兒大概三個月了,你可以去婦產科建檔了。”護士算完告訴她答案。

舒聽瀾不自覺撫摸著肚子,一時不知是悲是喜。

悲的是這個孩子來的太不是時候,一出生就註定冇有爸爸;

喜的是,好像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註定。媽媽剛離開,她就懷孕了。這或許是媽媽的意思?找個人來陪她。

如果真是如此,那媽媽,你到我肚子裡來吧,你來當我的女兒,讓我好好照顧你。

一定是這樣的,是媽媽怕她孤單,以另外一種方式來陪她了。

她又哭又笑,似瘋魔,護士看她這樣,也不知怎麼安慰。

“能幫我買一杯奶嗎?”她開口求護士,總要把自己的身體養好了,等媽媽來當她的女兒。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