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173章:做對不起我的事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173章:做對不起我的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同事們冇回酒店,她鬆了一口氣,可以毫無顧慮去找卓禹安。實際上,她並不確定卓禹安是否真的來了,到了1101的門口,她冇敲門就直接刷卡進去了,卓禹安給她留有房卡。

門一開,房內的燈是亮的,他真來了?

陽台是打開著的,落地的窗紗被微風吹得輕輕拂動著,卓禹安站在陽台邊上看著遠方,不知在想什麼,很入神的樣子,竟然冇有察覺到她的到來。

她躡手躡腳走到他的身後,想嚇他一跳。

就在她馬上要靠近他時,他驀然回頭,偷雞不成蝕把米就是說她,不僅冇嚇到他,反而把自己嚇了一跳,整個人往後仰,險些被陽台玻璃門下的軌道門框給絆倒。

好在卓禹安眼疾手快伸手撈住她腰,把人安安穩穩圈在自己的懷裡。

她有些尷尬,仰頭看著他笑

“謝謝啊。”她穿著高跟鞋,及膝的半身裙,剛纔要是摔個四腳朝天,即便在卓禹安麵前,畫麵太美,她不敢想象,還好還好。

卓禹安冇有說話,眸光沉沉的,低頭就吻住了她的唇,她尷尬的笑都還冇來得及收回去,就被吻窒息了。

腰又被他的雙手緊緊扶著,她越往後仰,他就越往前夠,不得已隻能雙手掛在他的脖子上,親密無間了。

等後知後覺才發現這是陽台,不知酒店有多少窗戶裡的人能看見這一幕,所以伸手推開了他。

他微微喘著氣,離開了她,改為雙手握著她的雙手,十指相扣著,看著她也不說話。。

不對勁!

舒聽瀾看他很不對勁的樣子,好像心情不好,眸光都是暗沉的。

“怎麼了?”她關心地問。

他搖頭不肯說,卻很認真看著她,眸光裡藏著愛,也藏著愧疚。

舒聽瀾多敏感的人啊,四目相視之下,她便一眼就看到他眼裡藏著的愧疚,她心涼了一下問

“?做對不起我的事了?”

他還是搖頭,悶葫蘆的男人,不肯輕易開口說話。

“那你在心虛什麼?”她一針見血,不給他任何迴避的機會。

卓禹安冇想到她這樣敏銳,心裡當真咯噔一下,不是不想說,是想著怎麼開口說那位給她介紹項目的人是他的母親,而他的母親不是什麼好相處的人,更不會好心到給她介紹資源。

來這看她之前,他把利森實創以及禦眾地產都調查了一遍,確實查不出任何問題,如他母親所說,隻是單純介紹一點資源,不帶任何目的。

但以他對她母親的瞭解,絕無可能目的單純。

“聽瀾,或者你退出這個項目?我給你介紹其它項目。”明知聽瀾不可能接受他這個無緣無故的建議,還是忍不住抱著希望,隻希望她遠離他的母親,不要有任何瓜葛纔好。

“?出什麼事了嗎?這個項目有問題?”

牽扯到工作上的事,舒聽瀾無比謹慎,從他懷裡站直了,正色看著他問。

“不是。聽瀾,有件事,我需要跟你坦白。”

見他這樣,舒聽瀾的心更涼了,難道真做對不起她的事了?男人啊,哼!

“想什麼呢?不是你想的那樣。”卓禹安見她一臉憤慨及悲情,又好氣又好笑的敲了一下她光潔的額頭。

舒聽瀾捂著額頭看他,嗯,看他怎麼編。

“陸垚垚帶你見的那位是我母親。”他直說了。

舒聽瀾呆住,還捂著額頭,一雙漂亮的眼眸震驚地看著卓禹安。

“什麼意思?那是你母親?”

她忽地有點緊張起來,知道他的家世背景,也是他們一直刻意迴避不談的問題,就這樣猝不及防地闖了進來,緊張,也有些思緒混亂。

“不是,她為什麼要隱瞞身份來找我?”緊張混亂之餘,還有些生氣,因為不被尊重。她可以接受他母親反對他們,甚至直接來找她挑明立場,甚至讓她離開她兒子,她都覺得正常。但這樣把她當傻子,先是故意追尾,然後安排聽鯨金融的偶遇,再到律所拜訪要介紹項目給她做,可謂是步步為營,用心良苦了,自己何德何能啊?

“聽瀾,無論如何,我不會讓我母親傷害你,我也與她明確說了,以後不準再來找你。”他態度很誠懇,也絕不偏袒自己的母親。但誠然,畢竟是自己的母親、長輩,他的修養讓他無法說出彆的過分或者指責的話。

這是兩人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談到他的家庭,他的父母。之前兩人都有所避諱,知道是不能碰觸的問題,所以都不曾提起。

舒聽瀾當然是理解他的立場的,夾在中間不好做,而且聽他對自己的偏袒,她便好受一點了。

“她怎麼知道我的存在?”

“嗯,可能是陸垚垚說的。”不想讓她再為溫簡的事難過,所以避重就輕的拿陸垚垚背鍋。“哦,那你打算怎麼處理我呢?”她脫口而出的一句問話,不自覺用了“處理”這兩個字,好像就是把自己放在塵埃裡,也是把自己放在這段感情的卑微、被動之處,她知道遲早會有這樣的一天,之前的幸福快樂都是短暫的,偷來的。

甚至,她猜測,卓禹安必然會選擇父母,選擇家族的榮光,於這一點上,她從來冇有信心。

卓禹安聽到她用這樣的字眼形容兩人的關係,心被針紮了一下似的隱隱作痛,原來在這段關係裡,她從未有過安全感。

他以為他每天給她彙報行蹤,凡事把她放在第一位,早晚跟她說他愛她,把房子過戶到她名下,他以為給夠她安全感了,但實際,並冇有。

伸手把她攬進懷裡,歎了口氣:

“傻瓜。我早說過,我是我,卓家是卓家,我們在一起纔是最重要,餘下的都不必理會。”

舒聽瀾似懂非懂地在他的懷裡點點頭,並冇有他的樂觀,他是卓家人,怎麼可能他是他,卓家是卓家?

“舒聽瀾!”他忽然正色而嚴肅地叫了一下她的名字。

“嗯?”她不明所以。

“舒聽瀾,你必須對我有信心,對我們的關係有信心。你是我的妻子,是要陪我走一輩子的人。”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