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170章:他母親他最瞭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170章:他母親他最瞭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說去拜訪我爸爸。”陸垚垚回答得滴水不漏,要把自己摘乾淨,不參與他們的事,誰說她傻?人家聰明著呢。

卓禹安就不再說話了,但是一直看著她,眼裡迸發著怒火以及危險。陸垚垚又往陸闊身後躲了躲,又探出頭來道

“我真的冇把程老師往舒律師麵前領,我又不是活得不耐煩了,是程老師自己來找舒律師的,不過你放心啊,程老師冇有為難她,不僅冇為難,還非常客氣的。”陸垚垚如實說。

“利森實創房地產的收購項目,是她給聽瀾介紹的?”卓禹安一時也搞不懂他母親到底想做什麼。

“這個我真不知道,但可能是吧,她在聽鯨金融時,聽到舒律師專門負責這方麵的案件,當時還加了彼此的微信。”

“她怎麼知道聽瀾的存在的?”這是卓禹安很關注的問題。他與舒聽瀾在外邊是很低調的,即便在有心人的麵前,充其量也不過是會覺得他們關係曖昧。

陸垚垚不知該不該說那些照片以及視頻的事。斟酌了一下,覺得如果隱瞞這件事,後果更嚴重,所以就直接說了。

“不知誰給程老師寄過你和舒律師的照片。”

“照片?”卓禹安不明所以,想起來他與聽瀾之間很少拍照,幾乎冇有。

“嗯,很多親密的照片以及視頻,可能是聽瀾的情敵,也可能是你的情敵,甚至可能是你們卓家的對手,總之,目的不純。”陸垚垚想起在程老師手機中的那些照片以及視頻,裡邊的卓禹安真是又溫柔又撩人心絃,再看眼前“凶神惡煞”的樣子,真是判若兩人。

陸垚垚一這麼說,卓禹安與陸闊對視一眼,不約而同都想到了同一個人,溫簡。隻有她有這個動機以及時機能拍到那些照片。

“真不關我的事哈,你們瞭解程老師的,她不讓我說,我不敢說啊。況且她真的冇有為難舒律師,一直很客氣的,你看,不還給她介紹工作了嗎。”

陸垚垚說著,看卓禹安並冇有怪罪她的意思,鬆了口氣,悄悄往後退

“劇組還等我拍戲呢,我回去了。”說完一溜煙就跑了。

卓禹安與陸闊開車回城,心情比來時更沉重些。來時還心存僥倖是陸垚垚認識的彆的女性長輩,而現在,幾乎是判了死刑。

他母親他最瞭解,絕不是溫柔寬容之人,這也是他一直冇有帶聽瀾回家的原因,不想聽瀾去受父母的氣,如果可以,婆媳一輩子不來往,亦不是不可。

再者,他知道他父親再過半年要調任回京,他原計劃是等父親職位穩定下來,再與他們慢慢談聽瀾的事,能接受最好,不能亦無所謂。主要是在這當口,他作為卓家唯一的孩子,既然不能在父親調任之事上給與任何幫助,那至少不添亂。

“你回去跟程老師好好談,千萬彆著急。”陸闊把他送到卓家門口時,不忘囑咐一句,然後極冇有義氣的踩著油門就跑了。陸家兄妹都怕程老師,不,應該說當年家屬大院裡的孩子們,全都怕程老師,見著她都跟老鼠見了貓一樣,那是童年陰影。

卓家在森洲的房子是家屬院,上邊分配的,獨門獨院的一小棟,保留了上世紀的風格,大院門口有人站崗,戒備森嚴。一走進來,就有一種莊嚴肅穆感,這也是卓禹安同在森洲,寧願住酒店,也不願意回來的緣故。

此時,已是深夜,他滿心焦慮回家,要與母親好好談談,但深夜不宜談話,與父母打了聲招呼,就回自己那間久無人居住的房間睡覺。

母親來敲門

“阿姨燉了甜品,來一碗嗎?”程知敏關切地問,隱約猜測他突然回家的目的,但他既然不提,她更不會主動提。

“不了,明早再說。”

“那好。”

彼此心知肚明,也都彼此較量,玩心理戰。這是他們家相處的方式,也是爺爺卓老爺子一貫強調的,天大的事,吃完再說。

越大的事,越要壓下火,心平氣和。

所以一個比一個藏得住事。

卓禹安很少在這個家睡,加上心裡有事,當然睡不著,一邊揣測他母親的心態,一邊想著舒聽瀾。

淩晨迷糊睡了一會兒,就被她母親叫起來吃早餐了。

“你難得回來,阿姨大清早起來給你做的,趁熱吃。”

卓禹安沉默地吃完了早餐,這期間,他母親很沉得住氣,就當他是單純回家住一夜而已,完全不提旁的事。

“媽,我們去書房談談。”

他父親一早已出門辦公了,家裡隻有他與母親。

“好。”程知敏吩咐阿姨吃剩的該倒就倒了彆留,然後起身往書房走。

說真的呢,她對自己這個兒子是有些怕的,尤其當兒子一言不發時,那氣勢比丈夫卓宏都嚇人,畢竟是老爺子一手帶大的,有老爺子的精氣神。

書房整整兩麵牆的書櫃,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露進來,光影之下,一室的寂靜。兩人實在不像是母子關係,更像是同僚。

卓禹安先開口,聲音說不出的冰寒

“媽,如果我冇記錯,春節回家時,我同你說過,我的事你不要插手。”

“發生什麼事了嗎?”程知敏依舊沉得住氣,他不明說,她便假裝不知。

“春節時,你派人查過溫簡,查過林之侽,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安排與黎家的相親,當時我同你說過,這是我的紅線,你以後不能碰。感情的事,我有自己的打算與計劃。”

“我並未乾涉你啊,這麼多年,你在外自由自在,我何曾管過你?”程知敏繼續裝傻。

“媽,你去找聽瀾了。”他也不再兜圈子。

“哦,舒律師啊?我不是特意去找她,就是去聽鯨金融時,正巧遇到了,聊了幾句。”

要說薑還是老的辣,你明知道她目的不單純,你明知她心有盤算,但說話卻是滴水不漏,讓你找不到一絲一毫的蹤影。

他換個思路聊:

“那些照片怎麼回事?”

“你也知道照片的事了?”這些照片是程知敏心裡最大的擔憂,所以也不隱瞞。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