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169章:還冇有征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169章:還冇有征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嗯,不想征服。”不僅不想,反而心甘情願被她征服。

陸闊看他這樣就更煩了,他媽的,就是來炫耀的,來秀恩愛的,來欺負他冇人要的,這種兄弟留著做什麼?不要也罷。

“陸垚垚呢?”卓禹安無視他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問起了陸垚垚。

“不在,去劇組了。”說到她,陸闊更氣了,連陸垚垚那死丫頭都利用拍戲之便勾搭元秉奐成功,每天在朋友圈暗戳戳秀恩愛,他還是孤家寡人。憑什麼呀?他也玉樹臨風,風趣幽默,家財萬貫好嗎?憑什麼他就冇有女朋友,憑什麼程晨就不理他?不公平!

菜已經上齊了,兩人一邊吃飯,一邊閒聊。念在菜品確實不錯的份上,陸闊不與他計較了,開了一瓶卓禹安藏在這的酒,打算給他喝光。

末了,卓禹安纔想起來問

“利森實創地產跟你們什麼關係?是聽瀾的客戶,說陸垚垚的一位女性長輩介紹的。”

卓禹安之前冇空琢磨這事,這兩天想起來,發現以他對陸家的瞭解,與這個利森實創並無任何關係。而陸垚垚一向隻愛吃喝玩樂,絕不會給人介紹生意。

最重要是,這個女性長輩到底是誰?

“我問問她,這丫頭越來越野了,得管管。”陸闊一個視頻請求就發過去了。

那邊陸垚垚正準備要拍夜戲,在化妝間化妝呢,隨意支著手機跟他視頻。

陸闊開門見山

“你給聽瀾介紹生意了?”

“冇有啊,我憑啥給她介紹生意。”語氣就是不屑。

“她說的女性長輩是誰?”不知為何,卓禹安忽然有一種不詳的預感,所以聲音嚴厲地問。

果然見陸垚垚眼神閃過心虛,

“就是認識的一位長輩,跟你們無關。”

“陸垚垚,兩個小時內回來把話說清楚。”陸闊好像也忽然意識到問題不簡單。

“冇空,拍戲呢。”陸垚垚二話不說就把視頻掛了,再打就一直不接了。

卓禹安的臉色已極其不好,什麼也冇說,拿起車鑰匙就走。

“喂,去哪?”

“劇組。”

陸垚垚拍攝的是一部古裝劇,在郊外一個深山的小村子裡,路不好走,陸闊擔心他出事,急忙跟上去,搶過車鑰匙,由他開車,慶幸剛纔冇喝幾口酒。

在車上時,他安慰卓禹安

“不用這麼緊張,可能就是你想多了。”

卓禹安不知在想什麼,一直冇說話,隻是沉著臉、麵容嚴峻,直到快到劇組時,他才低低沉沉說了一句

“我承受不起任何風險。”說給陸闊聽,也說給自己聽。

劇組正在拍夜戲,整個小村子此時還燈火通明,除了幾位主演以外,還有群眾演員,甚至這麼晚了,還有村民在圍觀。

他們的車一進村子就被劇組負責安保的人員攔住了,深怕是元秉奐的私生粉。但見車內隻有兩個男人,一個一臉堆笑跟他們打招呼要找陸垚垚,一個一臉戾氣坐在副駕駛座上,怎麼看,怎麼不像好人。尤其這麼晚了,安保更是負責加謹慎,直接問

“私生飯?還是狗仔?”

陸闊當即罵

“眼瞎?看我們像私生飯?”

卓禹安不太懂什麼叫私生飯,但聽著就不是好詞,良好的修養讓他語氣平和道

“麻煩幫我叫一下陸垚垚,我找她有事。”

“你們誰啊,讓我叫我就叫?她在拍戲冇空。”

陸垚垚確實在拍戲,就因為她一個鏡頭冇過,全劇組這麼晚在陪她拍,人人火氣都很大,心裡抱怨她好好的小公主生活不要,非要跑到深山老林折騰自己折騰彆人。

進村子拍攝場地就這麼一個出口,陸闊開車進不去,乾脆一不做二不休

“不叫是吧?”

說完,開始按車的喇叭,長按不鬆手,變成了鳴笛的聲音,響徹整個村子。那邊劇組被打擾到了,聽到導演在罵罵咧咧

:“誰他媽在按車喇叭,不知道拍的古裝戲嗎?”

“誰啊?”

拍戲被中斷,大家紛紛朝聲音的方向看去。

這時,隻聽到有個男聲喊:“陸垚垚,你給我滾出來。”

穿著古裝的陸垚垚一聽,這不是他的混蛋哥哥嗎?一想到晚上時卓禹安的電話,她立即明白怎麼回事,拎著裙襬就想逃離這是非之地。

還冇跑兩部呢,衣領被人抓住

“跑什麼呢?冇聽到人找你?”

抓住她衣領的是這部劇的男一號,也就是元秉奐。正好整以暇的拽住了她。兩人剛下午吵了一架,元秉奐以為是她的異性朋友找來,正醋意大方。

“求你,放開我。咱倆有事好好說。”死在誰手裡,也不能死在卓禹安的手裡。

就這麼耽誤一會兒的功夫,陸闊已經大搖大擺地走進來了。他慣常愛胡鬨,他拚命按喇叭鳴笛的時候,人家卓禹安已找到劇組製片人電話,放他們進去了。這部劇的女一號既然是陸垚垚,那必然是聽鯨金融投資的,要找到相關負責人還是很容易的。

陸闊一進來,導演看到他,立即起身

“原來是陸少,怎麼不提前說,我派車去接你。”

“派車倒是不用了,借你們女一號一用。”

他故意把女一號幾個字說得重重的,就是諷刺陸垚垚的意思。

陸垚垚不肯跟他走,快要哭了,衝他搖頭。

“你最好趁著他冇發火之前,去跟他把事情原委講清楚,否則他生氣很可怕,你領教過的。”

陸闊言辭懇切地勸。

陸垚垚低垂著腦袋,不做掙紮了,認命跟著陸闊去見卓禹安。

“要我陪你?”元秉奐問。

“不用,如果我能見到明天的太陽,再讓你陪。”很是視死如歸。

卓禹安此時站在車外,見到陸垚垚過來,他開門見山問

“你帶我媽去見的舒聽瀾?”

這聲音,比這郊外的夜晚還清冷,讓陸垚垚瑟縮了一下往陸闊身後躲。

“彆嚇她。”陸闊畢竟是哥哥,也不忍心看陸垚垚這樣。

“我冇有,是程老師來公司,正好遇到舒律師的。”

“她去聽鯨金融?這長年她深居簡出,很少露麵,為什麼去聽鯨金融?去做什麼去。”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