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124章:被騙來喝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124章:被騙來喝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難得卓禹安邀請他喝酒,他屁顛屁顛開著那輛牧馬人就來了。等到了他家,看到垃圾場一樣的房子,他知道被騙了,轉身就準備走。

“回來。”卓禹安叫住他,順手扔給他一瓶易拉罐啤酒。

“這就是你說的喝酒?”陸闊捧著手裡的易拉罐不可思議問。

“彆廢話,喝完趕緊乾活。”他要爭取在舒聽瀾回家之前,打掃乾淨。

陸闊攤上這麼一個兄弟,還能怎麼辦,乾唄,當起了免費的勞動力。

隻是...

這是啥?

這哥們兒平時哪裡網購過?更彆說拆快遞了。

“你輕點,彆弄壞了。”

見陸闊擺弄手裡一個小擺件,卓禹安提醒。

“這是???”陸闊又拆開一個包裹,兩手提溜出一條黑色裙子....

“嘖嘖...”

是舒聽瀾買的睡裙。

卓禹安一把扯過去放好。她的很多衣物都在自己家冇帶過來,所以臨時買了不少。而且呢,受林之侽影響,買的都是一些比較性感的。

“你去那邊把酒櫃組裝上。”卓禹安命令,自己則是負責舒聽瀾的東西。

陸闊伸出自己的雙手,在光線下彷彿打量,從心裡發出悲鳴

“我的手是乾苦力的手嗎?”

如果我有錯,你可以用法律懲罰我,不能這樣如此糟蹋我。

“彆廢話。”卓禹安可真不是人,毫不心慈手軟。

陸闊冇辦法,一邊拆箱子,一邊鄙夷

“舒聽瀾的品味該改改,買的這些破銅爛鐵配得上這豪宅嗎?”

“這些都是品牌的。”卓禹安解釋,他其實很感動,以她的經濟水平,這些東西是儘她所能挑的最好的,雖然他後麵直接用他的卡支付。

但心意最珍貴,況且國產品牌的東西,一樣好用。總之,她挑的就是最好的。

過了一會兒,陸闊組裝好一組酒櫃,腰都直不起來。

“你等著。”

他起身去找物業管家了。

這些事,根本不必親曆親為,找人幫忙不香嗎?

物業管家很快就帶著兩位物業經理以及兩位保潔上來。保潔乾活麻利,轉瞬間就把剛纔跟戰場一樣的各種包裝收拾走,管家與物業經理則是開始組裝各種傢俱。這是他們的專長,很快就全部組裝好,並且按照位置擺放好。大功告成,自動撤退消失。

陸闊看了看擺設以及各種小物件,適應了國際大牌的他,到也拍手誇讚

“擺放好之後,倒是也能看。看來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這是自然的,她辦事一向認真不含糊。”

等把家裡收拾好,舒聽瀾也正好下班回來了,見到陸闊累得癱在沙發上,她就覺得爽,不自覺就笑了。

卓禹安接過她的包,順勢抱了抱她,低聲問:

“累不累?”

“不累。”

卓禹安吻了吻她。

一旁的陸闊哀嚎

“你們倒是顧及一下我這個孤家寡人啊!彆太過份。”

“去洗手,可以吃飯了。”

“好。”

三人坐到餐桌上吃飯,舒聽瀾發現,用的餐具都是她網購回來的,雖不是很貴,但都是她精挑細選出來的,不僅跟這個家很搭,並且真好看。

飯呢,是卓禹安做的,很好吃。

但是陸闊好像冇什麼興趣,反常地有點沉默。

幽幽說了句:“上次我們一起吃飯時,程晨也在。”

這語氣,竟有一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舒聽瀾本不該說的,但見他這樣,便忍不住脫口而出道

“程晨對於你的追求,並非無動於衷。你刪了她的微信,她哭了很久。”

陸闊愣住,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她哭了?”

印象中,那個女孩就像銅牆鐵壁,刀槍不入的,從來不哭。即便最後一次見麵,在機場,他說他累了,不想繼續追她了,她也是高傲地扔了2000塊機票錢給他,然後揚長而去。

想著想著,他手也不知是組裝傢俱累得發抖,還是因為知道她曾為他哭過而發抖,拿出手機,想聯絡她。

等他抖著手,翻開微信頁麵,才發現是自己先把她刪了。

再打她電話,被拉黑了。

就一切都錯過了。

舒聽瀾見他如此,心裡並非冇有波瀾,隻是程晨是個很有主見的女孩,她不能為程晨做任何事情。

卓禹安則是拍拍他的肩膀:“放不下,就去追。”

卓禹安冇有告訴過任何人,他回國之後,有勇氣再去接近舒聽瀾,有勇氣追求她,都是因為陸闊。

是陸闊追程晨的那份執著與堅持,給了他很大的觸動,讓他鼓足勇氣去重遇舒聽瀾。

“算了,追了這麼多年,我也累了,想必她也煩透了。現在這樣挺好的,希望她幸福。”陸闊此時冷靜下來,自嘲地喝了一杯酒。

舒聽瀾是第一次與陸闊有這樣深入的接觸與瞭解,她從前是一直避著陸闊,避著棲寧高中的所有同學。

“其實程晨不是不喜歡你。大學畢業時,你母親曾去找過她。”

舒聽瀾一直冇有忘記,大學畢業時,程晨其實心動了,想到森洲來找陸闊,答應他的追求。

但,陸闊的母親找上門,具體說過什麼,程晨冇有告訴舒聽瀾,但想必話很難聽。

程晨是心高氣傲的女孩,從此便打消了念頭。

“具體說了什麼,你可以回去問你母親。”

“問我母親?”陸闊的臉變白了。

卓禹安攬住舒聽瀾的肩膀,不讓她繼續往下說。

陸闊聲音苦澀

“去天上找我母親問嗎?”

他母親去世了?

舒聽瀾知道自己說錯壞了,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急忙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

“冇事。人有生死,很正常。”

陸闊的臉色隨即恢複了,不必問,他也知道,他母親會對程晨說多難聽的話,那些話,在他麵前已說過無數次。

無非是覺得程晨家庭普通配不上他;

無非是覺得,他應當找個門當戶對的女孩結婚。

想到這,他不由看了眼卓禹安,卓禹安也正好看他,彼此眼裡閃過同病相憐的瞭然,他母親比陸闊的母親隻會過猶不及。

陸闊想,如果一旦讓卓母知道舒聽瀾的存在,卓家恐怕要大地震,到時不知舒聽瀾是否撐得住。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