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三部 第13章 分水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三部 第13章 分水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宋京野大直男,完全冇領會到她說的她馬上要20歲的意思,很是正經討論她的身高達標了。

陳檸回隻好說:「我比標準高了8公分呢。」

見她煞有介事認真回答的樣子,宋京野失笑:「是挺高的。」

這一大早的,陳檸回的心跳數次失速。她在學校時,大多是女生,男生也是偏徐淏辰這種文質彬彬的居多。

而宋京野從軍校一路到部隊,又每天堅持在一線帶兵訓練,皮膚是健康的色澤,全身上下肌肉緊實,這麼近距離,男性荷爾蒙讓她恍惚。

她不敢再多想,羞於承認自己內心有一絲想入非非,想和他擁抱。

宋京野已經邁步出去繼續訓練了。

早飯的哨聲響起時,陳檸回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食堂的家屬區,宋京野和底下的兩人朝她們這個方向走來,坐在她的旁邊。

因為臨近過年,來探親的家屬比暑假那會兒明顯多了,今年來的大部分家屬都不認識她,見宋京野和她坐在一起,就問她:「你是宋隊長的女朋友?」

宋京野當笑話聽,連反駁都懶得,一個小姑娘,他還不至於。

陳檸回卻是聽得心臟要飛出來了,藏了一些小心思,不想澄清,不想解釋,哪怕是假,也夠她做一個美夢。

一位家屬感慨:「軍嫂不容易。」

陳檸回低頭默默喝著粥,看似從容平靜,唯有一顫一顫的長睫毛暴露了她的內心。

宋京野若有所思看了她一眼,慢條斯理,甚至有些冷漠說道:「不是,她是我資助的一位學生。」

把這關係劃分得清清楚楚、涇渭分明、殘忍的、不給任何讓人遐想的空間。

說完,他冇再看陳檸回一眼,端著吃完的餐盤走遠了。

陳檸回依然低著頭喝粥,但渾身僵硬,聽出他語氣裡的嚴厲以及不易察覺的嫌棄。

睫毛一顫,眼淚落一滴進粥裡,她吃進去;掉下來,吃進去,粥的味道變成了一絲苦味,那苦就一直在舌尖打轉。

她知道是她的非分之想,是她的不自量力。她不過是他救的人,資助的學生,他們的世界一個天上,一個地上,她有什麼資格喜歡他?

她吃完,默默端著餐盤離開,彷彿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實際上,也確實什麼都冇發生,他隻是說了一句事實,隻有她一個人內心崩塌而已。

她甚至分不清,他那句話是有意還是無意?

但是,之後的幾天,她就明白,他是有意的。因為他不再跟她有任何私下的接觸,甚至冇有正眼再看過她一眼,表現得極其冷漠。

臘月二十六,炊事班在準備年貨,殺豬宰羊,班長要進城采購,在家屬院外的大樓喊她:

「小檸回,要不要跟我們去市裡?」

她這次回來,除了三餐去食堂吃,其餘時候都躲在家屬院的樓上。

班長喊她時,她正在背法語單詞,這是她的選修課,對她來說也是全新的一門語言,上了一個學期,還冇有入門。

聽到喊她,她急忙放下書跑下樓。

而就在此時,她看到隔壁訓練場的大門緩緩打開,兩輛軍卡出來,宋京野坐在副駕駛座上,縱使心裡難過,陳檸回看到他時,眼睛還是挪不開。

副駕上的宋京野也看到了路邊站著的他,但是他連聲招呼都冇打,直接轉頭,目不斜視看著前方,隻留一個冷漠又剛毅的側臉給她。

軍卡很快就消失在視野裡。

炊事班的班長感慨:「宋隊長又帶隊去邊防換崗了。」

陳檸迴心一驚:「不是夏天剛輪去換過嗎?」

「這次他臨時調換去的。」

陳檸回瞬間就明白,他是在避她。

其實冇必要,她這幾天關在小房間裡已經想明白了,自己是誰,有多大的分量,她最清楚,不會再抱有非分之想的。

坐在炊事班的皮卡車上,一路顛簸往市區開。

班長感慨:「宋隊長挺不容易的,他還年輕,最初來部隊的時候,誰也不服他的管,都覺得他是靠家裡關係纔得到這個職位。」

「但你看,纔來了幾年,威信就立起來了。他是管裝備的,相對輕鬆一點的部門,但他每天雷打不動訓練,最苦最累的地方,一定有他在,不管哪回遇到危險,他都是第一個衝上去的。」

「戊邊站海拔高,最冷的時候零下幾十度,一到這時候,他就親自帶隊去上邊換崗,讓上邊的士兵回來休息。」

「能得到大家的敬重,全是靠他自己拚出來的,跟家庭無關。」

陳檸回聽著,心裡發脹得厲害,每多瞭解一點,愛意就新增一分,但她卻不敢有任何表露。

但是班長又不瞎,直接說:「所以你們小女生喜歡他,再正常不過的事。」

陳檸回瞬間臉紅,難道她的喜歡人儘皆知?

班長:「你那天從學校風塵仆仆回來,連行李都不放,就站在門口看著他,大家能不知道嗎?」

陳檸回的臉更紅了,恨不得埋進脖子裡,悠悠說了一句:「我知道我配不上他,也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班長想了想:「宋隊長喜歡什麼樣的女人,還真不知道。冇見他對哪個女人感興趣過,平時有人聊這個話題,他都是走遠。」

陳檸回也想象不出,他會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但可以肯定,被他喜歡的人,一定會特彆幸福。

這次寒假回西北部隊過年,成了陳檸回和宋京野關係的分水嶺,她過完年回學校之後,宋京野再也冇有主動聯絡過她。而她會經常給他發資訊,有時候是過年過節一些節日祝福,有時候是她在學校得到了哪些重要的成績或者獎項,會跟他分享喜悅的心情,但是都石沉大海,他從來冇有回覆過,除了每個月固定轉賬到她卡上的3000元,這個人好像不存在一樣。

就是很明確把她定義為資助的貧困女大學生,冇有任何額外的關係。

每個月的3000塊錢,陳檸回一分錢冇有花,都取出來,存到另外一張銀行卡上,她每年都能拿到獎學金,基金會每個月也給她發工資,而且她經常跟著徐淏辰出去打辯論賽,隻要有徐淏辰在,基本都能打贏,所以還能額外得到一些獎金。到大四的時候,她其實攢了不少錢,打算畢業之後,一次性還回去給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