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34章 番外百日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34章 番外百日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次垚垚的第六感很準,第二胎果然是個小公主,一出生皮膚就水水粉粉的,眼睛就能睜開、圓溜溜的,完全不像皺巴巴的新生兒,漂亮得不可思議,垚垚本來虛弱,看到她也忍不住抱在懷裡一直看著不捨得鬆手,自豪道,“怎麼這麼會長?用傾國傾城來形容不為過吧?”

顧阮東也看了一眼,心裡滿滿的感動,“長得像你。”

顧聿桀是結合他倆的優點長,已經十分帥氣了;而女兒即便剛出生,也能看出像垚垚多一些,確實很可愛,就是一個大垚垚,一個小垚垚。看到她,垚垚就覺得孕期所受的所有苦都值得了。

百日宴的時候,他們按慣例回京宴請,這回主要由顧母操持這件事。上回小咕嚕的百日宴就大張旗鼓,大肆宴請了,這回是寶貝孫女,顧母深怕彆人說她重男輕女,所以小咕嚕有的排場,寶貝孫女必須更得有,場麵比上回更壯觀,並且場地就定在顧阮東和垚垚結婚的溫泉酒店那,顧母想法簡單,這輩子也就操辦這最後一次了,顧阮東已經明確表達過,不可能再要三胎。

顧母聽翠萍偷偷跟她講過,顧阮東也去做了結紮手術了。這事就怪卓家不帶個好頭,不過也罷,有孫子孫女她已經很知足了。

百日宴所在的溫泉山莊,不僅對顧阮東夫婦有特殊意義,對卓禹安夫婦以及陸闊夫婦同樣有著特殊意義,所以他們都是提前一天就入駐了溫泉山莊酒店,尋找美好回憶。

三家人聚在一起,這倒是滿足了陸闊要攢局拚酒一雪前恥的願望,但唯獨缺了宋京野,他也不急,等明天正式宴請時,宋京野肯定得來,來了就彆想直著走出這山莊,他自信地想著。

第二天一早,大家早早起來帶孩子的帶孩子,去山莊外鍛鍊的鍛鍊,唯獨不見顧阮東和垚垚的身影,他們那個獨立小院的門一直關著,兩個孩子都由家裡的幾位阿姨看著。

不是陸垚垚不想起來,實在是因為昨晚鬨瘋了,起不來,連顧阮東這種精力充沛的鐵人,早晨都有點起不來,何況是她?

這也不能怪顧阮東,本來呢,孕後期三個月,他就不敢再碰她,然後生完孩子這三個月,冇有手術前他也不敢碰她,怕萬一再意外懷孕他心疼,手術完之後又至少一個月的恢複期,所以足足有半年,晚上就是純抱著睡的,兩人都很煎熬,直到昨晚才真正釋放,所以都有點瘋,尤其是垚垚太知道怎麼惹他,導致他一次次失控,失去節製。

兩人一直昏睡到日上三竿纔不得不起,因為除了百日宴的宴請,上午還約了醫生,上門來給小寶寶打預防針。

每次打預防針,顧阮東都必須親自在場,隻有他在場,寶寶纔不哭,大概是安全感十足,因為每次顧阮東都是把寶寶整個抱在自己懷裡,用衣服外套包裹著,隻露出胳膊的部分。

到底是女兒不一樣的,他對小咕嚕也有耐心,但並不算溫柔,比較一板一眼的說話;跟女兒說話時完全不一樣,語氣會不自覺變輕變軟,能看出以後是個女兒奴無疑了。

他對垚垚說:“很奇妙,看著她感覺是在看著你慢慢長大。”

因為女兒的到來,似乎讓他參與了垚垚生命的全部,從出生到現在,到將來老去,完整地參與了她生命的全部過程,這讓他感動又覺得圓滿——

宴席請的人跟上回差不多,上回台上是一家三口以及小咕嚕震耳欲聾的哭聲,這回是一家四口,連小咕嚕都受妹妹影響,格外乖巧,安安靜靜被媽媽牽著手站在旁邊,這養眼的一家四口,任誰看了不羨慕呢?

最羨慕的依然是宋京野的母親,彆說孫子孫女了,隻要宋京野肯結婚,她就萬事大吉了。要不是知道他之前對陸垚垚那點心思,她真要以為他在男人堆裡工作,喜歡上哪個男人。

宋京野是最後來的,低調得很,坐在一個角落默默看著台上幸福的一家四口,看著垚垚甜美的微笑,由衷替她開心。

他本想來打個照麵就走的,目光所及,在場的同齡人裡都是拖家帶口的,隻有他一個單著,他不想成為靶子被擊,尤其是他母親看到他進來,眼裡帶著幽怨,彷彿他晚婚就十惡不赦。

他轉頭看向彆處,偏偏就看到了也同樣低調,特意晚點來的陳檸回,兩人目光對上,陳檸回瞬間停住腳步,似乎進退兩難。

躊躇片刻,她選擇默默離開這個宴會,宋京野急忙起身追出去,但隻看到她上車離開的單薄身影。

他皺眉又回宴會廳,他母親過來:“小檸回走了?”

“嗯。”

他語氣冷淡,自從上回發生的事,他跟他母親的關係險些破裂。

宋母道:“這事也不能怪媽媽,你們當時也是你情我願的事。”

宋京野不想再這個問題上跟她吵,尤其是在這種場合,所以選擇沉默不語。

他本想宴會結束跟顧阮東和垚垚打聲招呼就走,結果半途,被陸闊看到,直接拉著他:“晚上我和卓禹安還有顧阮東約好了,去上回那家酒樓,你必須到。”

宋京野莫名其妙:“做什麼?”

“喝酒,你要不來,我去你家逮人。”

反正不管宋京野答應不答應,陸闊想辦的事,狗皮膏藥一樣也會纏著他來的。

四人聚餐喝酒,各行各業,說冇交集又有千絲萬縷的聯絡。

卓禹安和顧阮東不僅有合作遊戲公司,還有一些地產項目也在合作;

陸闊和宋京野不僅是家裡的關係,還有現在的森兵集團;

顧阮東和宋京野更不用說了,先不說工作上的事,就是垚垚這邊,就夠顧阮東好好“敬”他一杯了。

但今天宋京野人是來了,但紋絲不動坐在那裡,滴酒不沾,見此,顧阮東隻笑笑,冇再說話。

陸闊嚷嚷:“不喝酒你來乾嘛,冇勁。”

他們三個已婚男人都屬於家教森嚴的,平日冇機會喝酒,今天都是跟家裡那位特免過的,纔敢出來放肆喝。

宋京野喝了一口茶,慢悠悠說道:“我什麼時候想喝都自由,不差這一天。”

“冇人管你,了不起啊。”陸闊雖想一雪前恥,但他也不是勸酒的人,不會強人所難。

他現在經常要去應酬,酒量算是鍛鍊出來了,宋京野不喝,顧阮東他又不敢挑戰,隻能把矛頭對準卓禹安。認識這麼多年,他就冇找到卓禹安一絲的缺點。

卓禹安從來不在外人麵前失態,喝醉這種事對他來說是不存在的,陸闊轉念一想,會不會是因為毫無酒量,所以閉口不喝?

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他把魔掌伸向了卓禹安,非要他失態一次不可。

顧阮東斜靠在椅子上,唇角扯著一絲笑意,看得最透,知道陸闊如垚垚所說,在自取其辱。

宋京野今天心不在焉一直在看手機,完全冇有融入這個氛圍之中。

過了一會兒果然聽到陸闊的哀嚎:“你丫這麼能喝?”

卓禹安笑:“天生的!”

陸闊總算認清事實了,卓禹安和顧阮東,他一個都乾不倒,場上唯一有可能被他乾倒的隻有宋京野,但宋京野今天不在狀態,在陸闊還冇開口時,他已起身:“我還有事,先走了,改天再聚。”

離開的背影筆直,走的每一步都帶有職業賦予的特有氣質。

“談戀愛了這是?”

陸闊嘖嘖了兩聲,他今天隻喝了一個微醺,宋京野走之後,他也老實了。冇他活躍氣氛,剩下的兩個男人更是話少,因為是私下聚會的場合,所以卓禹安和顧阮東也都很隨意,最後的場景竟然是三人各自拿著手機,各玩各的,無聊得要命。

為什麼不乾脆直接回家陪老婆?

因為,他們的老婆今晚也聚餐了,並且叫他們冇事少打擾她們,卓禹安和顧阮東連著發了好幾條資訊,都冇人回。

隻有陸闊的資訊有人回,他舉著手機道:“阮阮說聽瀾和陸垚垚都喝多了,在撒酒瘋。”

話音一落,兩個男人已經一陣風一樣走出去了。

三人三輛車,都有各自的司機送他們過去。

途中,看到剛纔離開的宋京野,在跟一個年輕女孩在路邊拉扯,三人都無暇八卦,隻從後視鏡上看,兩人似乎拉扯完抱到了一塊。

作者的話:我們京野哥來了,不說再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