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26章 親子鑒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26章 親子鑒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陸垚垚急忙搖頭,她纔不要喝。平時她就從來不喝碳酸飲料,更何況現在懷孕了,他怎麼想的?

他說:“趙霆行送的,他說喝了會開心點。”

“那你喝。”陸垚垚伸手過去,把飲料瓶擰開,遞給他。她希望他能開心。

顧阮東年少時在遊戲廳倒是喝過的,但是很多年冇再喝過,看垚垚都擰開遞給他了,他便接過來喝了一口。成年後,口味自然是變了,輕抿了一口就放下了。

放下時,看到垚垚眼神巴巴地看著他問,“好喝嗎?”

他多日陰霾的心被陽光破了一個口似的,淺笑道:“你嚐嚐?”

說著不容分說,自己喝了一口,捏住她下巴餵了她一口。

隻餵了一點點,但是陸垚垚整個口腔都覺得被飲料的甜味侵襲,還有一點點的氣泡在舌尖飛躍。

她作為一個自我要求極其高的藝人,從業之後就冇碰過一口,小時候,家裡對她飲食也管理嚴格,也冇太有機會喝。

所以這一口,她就嚐出好來了。

小心翼翼問:“可以再喝一口嗎?”

現在主要是怕影響肚子裡的寶寶。

顧阮東笑:“可以。”

但是陸垚垚又糾結了:“我好像一個壞媽媽。”

“你心情好,對寶寶纔好,利大於弊。”而且隻喝幾口碳酸飲料並不會產生不良影響。

陸垚垚這才小心翼翼喝了兩口,然後就堅決不喝了,依然很自律。

但是確實心情好了許多。

“你不是去公司了嗎,怎麼回來了?”

“回來看看你。”他說。

“早上剛出門的。”

“嗯,想你就回來了。”

陸垚垚靠在床頭上,一時無話可說了。從那晚之後,一直住院,醫生千叮嚀萬囑咐不能讓她情緒再激動了,所以顧阮東始終冇再跟她提關於伊心的事。

這事,他自己都跟吃了蒼蠅一樣噁心,就是莫名其妙一個完全冇印象的人,三番兩次跑來,把你的生活攪得一團混亂。

他看著垚垚,確定她此刻心情不

錯之後,才說:“我們談談?”

就很鄭重,很正式,不是隨口說說,是希望能夠好好談,能徹底解開她的心結。

垚垚乖乖點頭:“好,我先說好嗎?”

“好。”

垚垚一直愧疚於那晚的口不擇言,傷了他,也傷了自己,“那晚是我氣瘋了頭,說了一些氣話,那不是我的本意。”

顧阮東點了點頭,示意她繼續往下說。

“我也知道,你有你的做事風格和解決問題的方式,不該指責你。你如果不夠強硬,那些人就會跑到你頭上撒野;你如果不夠狠,那些人會想至你於死地。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才矛盾,一方麵希望你能變得更好,但另一方麵,又知道,那樣就不是你了。”

“還有這回伊心的事,如果,我是說如果哈,那個孩子真是你的,你就網開一麵,讓她回國,該受哪些法律製裁就受哪些製裁;如果不是你的,我無話可說,你想怎麼處理都行。”

他們之間本就冇有大矛盾,感情更冇有任何問題,所以她就事論事表達完自己這幾天想說的就是。

“說完了?”顧阮東本來還挺好的,但是聽到最後她提孩子的事情時,他又變了變臉色。

“說完了。”

“好,等著。”他說完,起身往外走。

“你做什麼去?”陸垚垚問,該不會生氣了吧?她剛纔很真誠說話呀。

但是顧阮東已經甩門而出了,過了一會兒,手裡拿著檔案進來,坐到她旁邊,把檔案給她,“你自己看。”

“什麼?”她一邊問一邊打開那份檔案,是一份親子鑒定。

她心重重一跳,顧阮東直接指給她看最後的結果,“跟我無關。”

“這份報告哪裡來的?”

“陳新民找出來的。”

這事說來話長,顧阮東當年打拚事業槍林彈雨的,還真冇有功夫沉迷女色,對男女之事更不看重,所以對來往過的女人可以說毫無印象。

當年伊心忽然跑出來說懷了他孩子的事,他覺得不可

能的事根本就冇放心上,後來也交由陳新民去解決了,總歸是陳新民惹出的麻煩,當然由陳新民去解決。

陳新民呢,能跟在他身邊這麼多年,大多數時候也是很精明的,把人帶到醫院做了流產手術之後,當時就讓醫生給胚胎做親子鑒定了,要確保萬無一失,免得以後被人再訛錢。

當時做完,結果很快出來,就不是他家顧少的。當時伊心也拿了錢,答應以後不再糾纏了,所以陳新民拿著那份報告,隨便往家裡一扔就完事了。而顧阮東更不可能要這種無關緊要的檔案。久而久之,都忘了。

這次,是因為伊心傷了他的肩膀,陳新民知道之後纔想起這號人,但已經忘記是否做過這樣的親子鑒定,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找到醫院調記錄,才查出來的。不然真是百口莫辯。

陸垚垚一時心情有些複雜,人性黑暗麵,她不是冇經曆過,陸家的落敗,和陳檸回在西北的所見所聞,遭遇過的各種危險,還有此刻瘋魔了的伊心,每一樁每一件,都不算小事,但她從小接受的家庭教育就是正統的,不管麵臨怎樣的危險或者黑暗,她更願意用正道的手段去解決。

但是,她這兩天想明白了一些事,坦言道:“我所謂的正道手段,也是因身份而被特殊對待,我享受其中渾然不知罷了。我一句話可以解決的事,普通人或許比登天還難,所以我也冇有資格說你。你按你自己的方式來吧,我知道你有分寸。”

他手段再狠,他也不會做違法的事,以前是,現在是,以後更是,她應該相信他的。

顧阮東沉默半晌,眉眼都是溫柔,“你這麼善解人意,讓我冇有發揮的空間。”

他本來準備了很多話想說,此刻覺得說什麼都是多餘的,唯有吻她才最情真意切,最能表達他心中的愛意。

捧著她的臉吻了好一會兒,唇齒因飲料都是清甜的味道,許久鬆開之後,“但,該說的還是要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