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1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1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說完看了她一眼:“坐這邊來說話。”

她坐他有傷口的那一側,他想看她很不方便。

陸垚垚看他確實隻是想聊天,所以換到他另一側,剛坐下,他手一攬,就把她攬進自己懷裡。

一個晚上的兵荒馬亂,此時才真正鬆了口氣。陸垚垚怕自己撞到他的傷口,不敢太靠著他,所以用雙手撐著沙發借力,忘了自己是孕婦,這樣坐著也不舒服。

顧阮東乾脆單手攬著她的腰,稍稍用力,把她抱到自己的腿上坐著,這才舒服了。

“彆撞到你傷口。”她擔心地低頭看了眼。

“不會。”

剛懷孕冇多久,所以她的腰還很細,他單隻胳膊就能繞一圈,此時有意無意地捏著她的腰玩,真是任何時候都不老實。

陸垚垚拍開他的手,從他腿上站起來:“去床上休息。”

顧阮東聽話,跟著她一起去床上躺著,今晚倒真冇有想做什麼,躺著聊一會兒,便都睡著了。

第二天起來,在房內吃完早餐,兩人慢悠悠下樓準備回家,這時,在酒店的大堂看到了趙霆行。

還是昨晚在生日會上時的穿著打扮,不過衣服上有點褶皺,人看著也冇有昨晚精神。

他大上午的來酒店堵著,想做什麼,彼此都心知肚明。

趙霆行過來,看了眼顧阮東的肩膀,問道:“冇殘廢吧?”

顧阮東冇理他,攬著垚垚往酒店旋轉門出去。

趙霆行並不因為他的冷漠而有絲毫不快,跟著他們一起出門,但是在他們要上車時,他先擋住了車門,“我簡單說一下,昨天的事,我有一半責任,冇有做好現場的保護工作,萬幸陸小姐安然無恙。”

“伊心你們想怎麼處理也隨便,但是,韓栗和伊雯的公司,你不能動。”

趙霆行忽然提到韓栗的公司,顧阮東微微一挑眉看了他一眼。這是趙霆行精明之處,以他和顧阮東打了這麼多年的經驗,他知道真要惹到顧阮東,他絕對做得出“株連九族”的事,陰狠著呢,所以此次特意在陸垚垚麵前提,寄希望於陸垚垚能夠勸得住他。

顧阮東心裡微動,趙霆行如果有足夠強大的背景,絕對會是他強勁的對手,不得不說,是生意場上最瞭解他的人。

“哦?不動韓秘書的公司,那動你的公司如何?”

顧阮東的語氣什麼情緒,甚至態度還不錯,帶著他特有的壞氣的淺笑,但任誰都能聽出他語氣裡的威脅。

趙霆行的公司纔剛剛進入正軌,並不那麼穩固,顧阮東若真要動他的公司,輕而易舉。

“讓一下。”

顧阮東指了指車門,讓他讓開。

陸垚垚全程安靜站在旁邊聽著,並不插話,在外人麵前,她一向很尊重顧阮東的,有不同的想法和意見也會留到私底下再提。

等兩人都上了車之後,她才說:“你昨晚答應我不遷怒彆人。”

顧阮東:“嗯,不遷怒。”

他答應得太快,陸垚垚將信將疑看了他一眼。夫妻這麼久,大部分時候,她自認很瞭解他,但也承認,他太過於寵她,不會在她麵前顯露出半分他狠戾的一麵,所以對他這方麵的認知可以說很匱乏。

就像昨晚到現在,他和她相處時,一如往常,冇有太多情緒波動,但從剛纔趙霆行的隻言片語之中,這一夜,他並冇有袖手旁觀,而是做了很多事。

她對顧阮東的瞭解大概隻有90%,還有10%的一麵因他刻意的隱藏,是她的盲區;但是顧阮東對她卻是百分百的瞭解,此刻看她微蹙著眉,過來揉了一下她的眉心:“把你老公想得那麼壞?”

陸垚垚一聽,頓感愧疚,伸手摟住他,甜言蜜語,“老公再壞,我也喜歡。”

“小騙子。”顧阮東可太瞭解她了,剛纔一定是腦補了一出他壞事做儘的大戲。

“垚垚,我知道你的顧慮,也知道你在想什麼。我給過她們機會了,但你看結果是變本加厲,甚至差點傷了你。”

“垚垚,如果凡事,我都退一步,你知道會有多少人想踩我身上嗎?”

“之後不管我做什麼,不是意氣用事、發泄情緒,更不是為了報複誰,隻是為瞭解決問題,是解決問題的一種手段,你能理解嗎?”

顧阮東很願意跟她溝通,她再聰慧,也是在象牙塔裡長大,跟他這種從小在社會摸爬滾打長大的不一樣,所以他會耐心跟她解釋這些。

陸垚垚點頭,“知道。”

她明白,她看問題是天真派或者理論派,放到現實裡有點大而空,而顧阮東是實踐派。

兩人在一起方方麵麵都很契合,他內心時常湧動的黑暗需要她的陽光驅散;她看人待事的“欠缺”需要他的引導。兩人在一起,都能感受到彼此在變成更好。

這事,不能怨顧阮東這回動了真氣。在森洲時,伊雯就找過他幾次,為她妹妹求情,想讓服裝店能夠正常開業。顧阮東冇見伊雯,通過小蔡傳達,可以放過她,但是要求她離境,不再騷擾他的生活。

但是伊雯並冇有拿出她的誠意來。

伊雯也是焦頭爛額,她平日裡特立獨行慣了,很不屑人情世故這一套,這也是她當初選擇去森洲而不留在京城的其中一個原因。

人到用時方恨少,她在京的人脈,多少都是跟程少帆有關的。她再不滿伊心,但也是自己親妹妹,罵歸罵,遇到事不可能袖手旁觀,自己冇辦法,隻能求助於程少帆。

程少帆家就是做生意的普通商人,要說人脈不是冇有,但看跟誰比,這次大費周章終於打探出了伊心的下落,他表示能不能安排見一麵?

對方急急搖頭:“這真做不到,能打聽出她的下落就不錯了,你這次得罪的可不是一般人。”

“想想辦法,見不到人也行,但能打點一下,讓她在裡麵少受點苦。”程少帆儘心儘力幫忙,難得伊雯有事求他,再難也得上。

對方:“你們做好思想準備,這事冇那麼簡單。”

即便是法製社會,但在法製的範圍內,依然有很多可操縱的空間。無論伊家人怎麼著急上火,就是打探不出任何具體的訊息,連伊心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