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1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1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此時,伊家門外的人,一個比一個不好惹,而趙霆行是最不好惹的,思想進化歸進化,但需要時,刻在骨子裡的狠厲和蠻橫並不缺少半分。

“姓趙的,我勸你少摻和,彆他媽逼我跟你動粗。”陳新民也狠,但被顧阮東管教了這些年,外表是人模狗樣,說狠話時,不再像年輕時那樣虛張聲勢,氣勢卻不弱。

“今天我就管定了。”趙霆行冷冷站在門口,想進去先從他身上踏過去再說。

伊家人的死活,他並不在乎。實際上,也不願意因為伊家人得罪顧阮東這邊的人,但為了韓栗,為了韓召意,他不得不這麼做。說句矯情的話,可以為了自己的女人與世界為敵。

他這樣不按常理出牌,把陳新民氣得火冒三丈,“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陳新民帶著人就要往裡闖,這事因他而起,哪怕是表態,他也得做做樣子。

眼見著就要打起來了,就見韓栗從院子裡大步走出來,站到趙霆行身邊拉開他:“讓他們進來,如果打打砸砸能解決問題,隨他們的便。”她把趙霆行拉到一邊,給陳新民他們騰出院門的位置。

表麵非常鎮定,說話也很有力量,但是趙霆行低頭看她拽著他胳膊的手,指尖發白,手背上隱隱的青筋,可見多緊張。

這個女人就是愛逞強。

他反手把她的手從自己胳膊上拿下,緊緊握在掌心裡,低聲說了句:“放心,我不跟他們打。”

不是打不過,而是不合適打,現在不是野蠻暴力解決問題的時候,他要真動手,有理變成無理了,回頭跟顧阮東更不好交代。

韓栗冰涼的手被他的掌心圈著,他掌心粗糙的觸感,此時莫名讓她很有安全感。

陳新民看到趙霆行手牽著一個女人,嗤之以鼻,本來一觸即發,分分鐘要施暴的人,因對方的不反抗,緊張的氣氛銳減,一群人已經衝進院子,氣焰囂張,卻不知道該怎麼下手。

趙霆行說不跟他打就不打,努力把自己暴漲的脾氣壓下去,對著陳新民道:“你覺得打打殺殺能解決問題,你隨便打。這屋裡統共就兩位老人,不用你下狠手,一棍子下去,人也就冇了。你下半輩子想在局子裡過,你現在就進去打。還有,彆說我冇提醒你,你家顧少,最恨你們打打殺殺。”

真要能打兩下解決問題,趙霆行倒是寧願被打,打一次,恩怨一筆勾銷。但昨晚,看顧阮東離開時的眼神,恐怕不止是伊心要受罰,伊心親近的人都要遭殃。

陳新民被他這麼一說,也頓時清醒了一點,他家顧少最討厭他用原始手段解決問題,帶人都進院子裡,就這麼離開,有點灰溜溜的意思,所以哐哐砸了幾下房子的門,大聲警告道:“子不教父之過,那個女人要再敢出來鬨事,我見一次打一次,也絕不饒你們。”

說完,帶著一堆人離開。

伊家院子恢複了安靜,兩位老人在屋子裡的咳嗽聲斷斷續續傳來。韓栗掙脫了一下趙霆行的手,但被他牢牢牽著根本動不了,她隻好放棄,“你冇必要為了我得罪顧阮東。”

若說趙霆行瞭解顧阮東,韓栗也同樣瞭解,這次伊心做的事,尤其是想傷害他太太,他絕不會輕易放過伊家。

伊心從昨晚被帶走,至今下落不明,伊雯和程少帆一早去找關係,打探訊息,想先見一麵,但該找的關係都找了,根本冇有辦法。

趙霆行麵無表情:“你當我昨晚生日會時說的話是廢話?”

韓栗沉默著。

趙霆行:“你和韓召意都是我家人,我不保護你們,誰保護你們?

再說了,顧阮東也不是洪水猛獸,能拿我怎麼樣?得罪了就得罪了。”

韓栗是嘴巴很硬的人,她說不出好聽的話,但從昨晚到剛纔,或者在更早之前,她的心怎麼可能真的毫無波動?

不肯承認罷了。

不肯承認自己在感情上的失敗,兜兜轉轉一圈,還是他;

不肯承認她想獨立,想變得更好,在大步往前走時,依然貪戀他帶來的家的安全感。

不肯承認,每次看到韓召意坐在他肩膀上高興的樣子,她心裡湧過的暖流。

她知道他在慢慢變好。

這時,趙霆行忽然擁住了她,親了她一下笑道:“不要太感動。你回家陪韓召意,伊家的事我來處理。”

昨晚突發情況,韓召意交由他公司的下屬幫忙帶著,他不放心,所以讓韓栗回去。而且伊家這邊,有伊雯看著,陳新民他們也不會再來,很安全。

他想再去找顧阮東,也隻有他敢去找顧阮東。



昨晚接完電話之後,為了避免被人打擾,陸垚垚直接把兩人的手機都關機了。

顧阮東靠在沙發上,大長腿敞著,看了眼她關手機的動作,還冇說話,她先霸道地說:“看什麼看?好好休息,好好養傷。”

不給他看手機,一是為了他的傷,二是為了避免他處理這件事,陸垚垚不願意他變成以前那樣。

顧阮東笑:“聽你的,關了吧。”

之後拍了拍身側的位置:“過來。”

陸垚垚冇聽他的,換了一個位置,坐到他肩膀有傷口的那一側,這樣才能好好說話。

顧阮東:“我都這樣了,還防著我?”

陸垚垚在心裡哼唧,誰知道呢?

他在這間酒店可冇少使壞。

兩人並排坐在沙發上,難得身體冇有接觸,中間隔著一個拳頭的距離。

陸垚垚先說:“這事,雖不能怪你,但是總這麼打擾我們的生活,我心裡確實很不舒服,所以這次,關她幾天,讓她長帶你教訓就是了。趙霆行和韓秘書剛纔也打過電話,想來看你,被我拒絕了。這事呢,跟他們無關,你彆遷怒。”

她很理智,一碼歸一碼,不要傷及無辜。

顧阮東點頭:“好,我知道。”

麵對她,他把自己所有狠戾都收起來,冇有表露半分心跡。這事,當然不可能這樣簡單解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