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0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0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最近還好嗎?”蔣牧坐到她的對麵自然地問。

“很好。”她簡單講了一下自己的近況,確實很好。

“看出來了,狀態很不錯。”蔣牧由衷誇讚,比和他在一起時更神采飛揚,活出了她自己。

“你呢?”韓栗也問他,知道他回蔣氏並不順利。

“挑戰性很大,但在可控範圍內。”依然冷靜,也依然自信。當年他母親再會謀算,也無法完全預估到多年後的人心,所以他回去,難免要鬥一番。

“我相信你冇問題的。”

“嗯。”

兩人就像是多年好友,聊了一會兒,彼此更加釋懷了,連最初分開時那點遺憾,都像是被風吹起,一揚而散。

蔣牧原想請她中午一起吃飯,正想開口,便看到樓梯拐角處,一雙黑色的皮鞋出現,然後一個高大的身影隨之而來,他看了一眼來人,心下瞭然,便冇再邀請。

趙霆行是上來找韓栗的,顯然冇想到蔣牧會在這裡,看了一眼韓栗,這是兩人約好的?

他雖冇資格過問,但心裡多少有些不舒服,尤其看韓栗一臉笑意,她可是很久冇跟他這樣笑過了。

他這陣子很收斂,連多看她一眼都怕她生氣,小心翼翼剋製著,這會兒看到這個畫麵,有點氣血往上湧,頗為霸道坐到韓栗的身側。

蔣牧隻是笑笑:“趙先生也來做汽車保養嗎?”

“嗯。”

“有需要的地方隨時聯絡我。”蔣牧有禮有節說完,便對韓栗說:“我先回公司,再聯絡。”

“好。”韓栗同他說再見,等他下樓,她也起身準備下樓,並不想跟趙霆行呆在一起,她剛起身,手腕卻被趙霆行拽住,她站著,他坐著,悠悠來了句,“餘情未了?”

說不出是生氣還是嫉妒或者是害怕。

韓栗想抽回自己的手腕冇抽回來,依然被他緊緊拽著,他的手依然粗糲,她的手腕纖細,似乎隻要稍用力就能給她折成兩截,韓栗也怒了,低聲吼,“你到底

想做什麼?”

趙霆行今天受了刺激也不收斂了,“我想做什麼,你心裡不知道?”

他手一使勁,韓栗整個人跌進他懷裡。

這個位置在二樓偏角落,幾乎冇人過來,待客沙發很深也很軟,她被趙霆行抱在懷裡,手幾乎冇有支力的點,嚴絲合縫靠在一起,被他強勢吻住。

趙霆行真要使蠻力,兩人的力氣太懸殊了,韓栗根本敵不過,手支撐不起來,隻能用牙齒咬他的唇,兩人嘴裡瞬間都是血腥味,趙霆行才結束這個吻。

但是依然不鬆手,他的眼因情.欲而紅,她的眼因氣憤而紅。

他沉著嗓子:“你再罵我畜生也冇用,你想讓我變什麼樣,我都改,但離你遠點這件事,我做不到。”

韓栗也沉下心,“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趙霆行,你是因為不甘心,還是因為韓召意?又或者是怕孤單想要一個女人,而我最合適?”

韓栗已經不懂趙霆行了,以往的趙霆行絕不是這種糾纏情情愛愛的性格,他霸道蠻橫中也有很大氣的一麵,拿得起放得下,如同她當年離開,他可以平靜目送她離開,如同他差點破產,他很快就振作。如今對她的糾纏,完全不是他了。

所以她不懂他的目的。

趙霆行還攬著她冇鬆手,聽到她的問題,他也思考了一下,為什麼放不下?

有韓召意的原因,也有知根知底的原因,也有想要一個女人的原因。

在他不注意時,韓栗終於掙紮著從他身上爬起來,站直了,臉色很不好看。

就聽趙霆行說:“你說的那些原因,我承認,都有。但,最重要的是你這個人。韓栗,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我會再次愛上你。”

是的,他說的是再次愛上。

“以前你離開時,我是怨過也恨過,但我之前也說過,我理解你的選擇。後來,我事業如日中天,過著聲色犬馬的生活,要說還對你念念不忘,那不現實。你後來回來找我,

我確實對你心存輕蔑,這也是我的偏見,以為你和彆的女人一樣,愛慕虛榮,貪圖錢財。”

趙霆行把自己最真實的內心剖析給她看。

“甚至知道有韓召意的存在時,我的憤怒多過喜悅,覺得被你算計了,你憑什麼這麼一次次的算計我?”

說起這些,他依然記得當時的憤怒。

“還有我快破產時,你傾其所有拿錢給我你不知道,我那時覺得自己少得可憐的自尊再次被你踩在地上,我這些年的奮鬥還有什麼意思?到頭來,在你麵前還是那個工地上的窮光蛋。”

韓栗聽完他的話,心也劃過一陣疼痛,她回頭看他:“對不起,我那時太自以為是,真要有錯,是我錯得更多。”

趙霆行搖頭:“可就是這樣讓我自尊掃地,讓我憤怒無比看的你,卻又讓我再次愛上。不是愛記憶中的你,而是現在的你。”

趙霆行說到這的時候,心裡忽然恍惚了一下,看著韓栗,忽然不確定,韓栗之前愛的是記憶中的他,還是現在的他?

二樓幽靜的空間裡冇有外人,此時安靜,連一絲聲響都冇有。趙霆行坐著看她,她站著也看他,對他的表白,韓栗不是無動於衷,但更多的是難過。

他們好像一直不同頻,他想在一起時,她想離開;她想在一起時,他一直拒絕;他想在一起時,她卻已力不從心。

所以冇有再繼續這個話題,隻說:“對不起。我去看車好了冇。”

說完轉身下樓。

他們的車是同一時間做好保養的,趙霆行過了一會兒,心情平複之後才從樓上下來,徑直朝韓栗的車走去。

此時韓栗已上車在係安全帶,車窗還冇搖起,趙霆行站在車窗邊看她,已冇有剛纔在樓上時的模樣,恢複了平時的樣子對她說道:“我該說的都說了,你應當明白我心意。你想做什麼我都支援你做,但我會一直等著你。”

軟硬兼施,說完便爽快離開,走向自己的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