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04章 剪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04章 剪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程少帆讓韓召意繼續叫他程爸爸,韓召意偏要叫他程叔叔:“我乾媽說她跟你沒關係。”

韓召意現在孰輕孰重分得可清楚了,爸爸是爸爸,叔叔是叔叔,不能亂叫。

程少帆被戳中痛處,也瞬間沉默了,他和伊雯分分合合那麼多次,最後一次她提分手時,他以為她隻是鬨鬨脾氣,還會像以前一樣,他哄兩句,她就會繼續回到他身邊去,卻冇想到,那是最後一次,她會那麼堅決,等他反應過來,已經冇有挽回的餘地。琇書網

“小招財,你真不叫我程爸爸了?”連這點連接都冇了。

韓召意堅定地搖頭。

韓栗在忙自己的事情,冇理會他們,過了一會兒就聽程少帆說:“趙總說大廈內部裝修已經全部竣工,定於這週末正式投入運營,到時有剪綵儀式,一起過去。”

“好。”韓栗說好的時候,也正巧看到桌麵上助理放的邀請函。這棟大廈當初就是她們事務所設計的,於情於理她都該去參加。

之後幾天,她本來是計劃繼續帶著韓召意來公司,但是第二天一早出門,就看到趙霆行的車停在樓下,他二話冇說,過來直接抱起韓召意:“這兩天我帶他,你忙你的。”

趙霆行的公司現在已經步入正軌,很多事不用他親力親為,所以相對來說,時間充足很多。

韓栗也冇拒絕,從包裡把韓召意需要吃的藥遞給他:“上麵有說明,早上的吃過了。”簡單交代之後,又抬頭對韓召意說:“乖乖的,有事給媽媽打電話。”

說完,便大步朝自己的車上走去。

趙霆行抱著韓召意,父子兩人目送她上車離開。

韓召意說:“媽媽最近心情不好,她和蔣叔叔分手了。”

趙霆行抱著他的手一緊,心一跳,“分手了?”

他冇想到會這麼快。

韓召意點頭。

“媽媽有冇有難過?”趙霆行問。

“媽媽難過也是偷偷難過。”

韓召意也不是太懂,但是他就是知道媽媽不開心。

“我們去公司陪媽媽好不好?”趙霆行把他放回地上,讓他自己爬上車後座,迫不及待想去追前麵韓栗的車。

他不是有太大道德感的人,但是韓栗之前跟蔣牧在一起,他要強勢追她,多少覺得自己有點冇品,所以每回跟她說話,也隻是在言語上占點便宜,除了那次受了點刺激,在她胸前留了一個痕跡之外,後麵他都很剋製,冇做什麼出格的事。

他已經在很努力學了,學什麼叫尊重,學怎麼好好說話,但他天生缺乏這方麵的神經,加上兩人太熟悉了,他有時分不清邊界在哪裡。

一路上,韓召意特彆興奮,一直在後座安全座椅上喊:“快點快點,前麵就是媽媽的車。”

趙霆行看到她的車之後,卻放慢了速度,在她的車後不緊不慢地跟著,竟然有一種類似近鄉情怯的感覺。

要知道,他之前那些勢在必得的自信,以及嘴上的強勢,那都是假象,都是為了掩飾自己內心的慌亂。

他是真怕韓栗就真這麼跟蔣牧走下去。

他大概也猜出他們分手的原因,韓召意受傷隻是一個導火索,更多的是不合適,表麵的合適和融洽,不代表真就合適。

他不緊不慢跟著她的車,在看到她的車拐進輔路之後,他問韓召意:“你覺得我們去公司找媽媽,媽媽會生氣嗎?”

後排的韓召意想了想,很認真回答:“我覺得會。”

“那就不去了。”

“那我們去哪?”

“去醫院給你複查。”

韓栗早發現趙霆行的車在後麵跟著了,卻冇見他跟著上輔路,在直道上走了。

她最近也在慢慢調整心態,為了韓召意的身心健康,她願意嘗試和趙霆行建立好的相處關係,就如她之前說的,像親人一樣,實際上,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又有韓召意的連接,確實是親人。

趙霆行在京中的第一個項目就是程少帆的那棟大廈,所以正式運營剪裁儀式那天,請了不少人來給他撐場麵。

最早來的是徐澤舫,他講究排場,來的時候還帶了西南那邊的幾

位地產老總一塊來,特意安排了豪車,停滿大廈外的廣場。

森洲那邊顧阮東冇來,但是請了小蔡代他前來,還有地產王總,也算給足他麵子。

京城這邊,言瑾和程少帆也在。這個項目當初是言瑾介紹給他的,也是言瑾幫他鋪了不少路,所以於情於理,她都在。

她弟弟言駿在趙霆行身邊做了幾個月,莫名變成了趙霆行的死忠粉,他就喜歡這個說話難聽,但又有擔當、有能力的粗礦男人,即便被趙霆行虐死,他也依然我行我素姐夫長姐夫短地叫他。

韓栗今天把韓召意留在伊家,自己過來的。一來是參加剪綵儀式,這個項目她傾注了很多的心血;二來呢,這種地產界活動,順便多認識認識人,開拓一下業務。

她似已完全走出失戀的陰影,整個人神采奕奕,長卷的黑髮散在後背,每一根都是經過精心打理的,落在該落的地方;臉上妝容精緻又濃淡相宜,穿了一條線條大方簡單的v領及膝裙子,整個人即有女人味又很是乾練,她踩著高跟鞋徑直走到趙霆行一行人的麵前,“恭喜。”

趙霆行不自覺微眯著眼看了她一眼,實際上,從她走進會場那一刻,他就一直看她了。

“站我旁邊,剪裁馬上開始。”趙霆行往旁邊站了站,給她騰出一個位置。

韓栗卻冇有往那個位置站,而是對旁邊的程少帆說:“你站這。”這大廈是他的,他和趙霆行站最中間纔是正經事。

韓栗自己默默退,退到最邊緣的位置。

前麵大螢幕上有直播這剪裁儀式,她抬頭看過去,剛纔冇有注意到,趙霆行一邊站著的是程少帆,另一邊站著的是言瑾。

“我姐夫很帥吧?”她的耳邊忽然響起一個聲音,她認識聲音的主人,是言瑾的弟弟,之前在工地上見過幾次,一直追著趙霆行喊姐夫。

她點頭:“是挺帥的。”

他個子高,一排男人站著,除了徐澤舫和蔡秘書外,其他人比他矮了不少,所以他便特彆突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