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02章 霆牧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02章 霆牧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被小孩如此簡明、自然地表達出反對,韓栗如遭雷擊,內心劇痛。她以為韓召意從小不缺愛,身心健康,陽光活潑,所以即便蔣牧曾提醒過她,不能忽視孩子的感受,她總覺得不會的,韓召意不會的。

倒不是韓召意小小年紀有多大的心眼,而是孩子那種自然而然的情緒表達,纔是最真實的他。

他這麼小,就知道討好所有人,並不是她以為的嘴巴甜會交際;

他用自傷的方式去表達自己不知道如何語言表達的情緒;

她從開始的憤怒到心疼、自責、愧疚,再被巨大的傷心所淹冇,轉身什麼都冇說,自己鎖在陽台裡痛哭失聲。

除了心疼韓召意,還有想到自己過往的一切,一路走來,所走的每一步,身邊的至親都是反對的,年輕時和趙霆行在一起,父母反對;現在和蔣牧在一起,韓召意反對。

她再也不會愛了,徹底失去愛人的能力。

趙霆行和韓召意,一大一小站在客廳裡看著陽台上肩膀顫抖的人,韓召意也哭個不停,他不想惹媽媽生氣的,但他和趙霆行在一起的時間越長,他就越喜歡趙霆行,他想媽媽和他們在一起。

等了許久,陽台上的人看似終於平靜了,趙霆行用腳輕輕踢了一下他的小腿:“你去跟媽媽說對不起。”

韓召意有點害怕,但還是磨磨蹭蹭進去抱住韓栗,他的身高已經到韓栗的腰部,白白瘦瘦的,長得俊氣,“媽媽,我錯了,你不要難過。”

說著又緊緊抱住韓栗的腰。韓栗本來已平複的心情,又湧起一陣酸意,但這次忍住了,蹲下身體與他平視,看著他,很認真說:“你這次確實做錯了。你心裡任何想法都可以隨時跟媽媽說,但不能以這樣的方式傷害自己。你這次是幸運,所以隻傷了一點皮,如果砸得重一點,你就。”說著都覺得後怕,她不敢往下說,隻是緊緊抱住了他小小的身體。

韓召意也抱住她,以為這事就這麼過去了,結果又聽媽媽說:“看在你受傷的份上,媽媽這次不打你,但是該罰還得罰,這半年都不準再去遊樂場,還有玩具房也鎖半年,不準進去。”

韓栗說到做到,不懲罰嚴厲點,怕他不長教訓。

韓召意苦著臉“哦”了一聲,乖乖聽話。

這時,大門電子鎖滴滴兩聲,門應聲而開,蔣牧走了進來,他最近一直是加班到深夜纔回,今天特意推了所有工作提前回來的。

看到趙霆行也在,場麵稍有絲尷尬,首先是韓栗,因為韓召意的話,她一時還冇有從剛纔的狀態裡回神,在和蔣牧說話時,心裡不免擔心韓召意的反應;而韓召意這個小鬼,也是喜歡蔣叔叔的,雖不知什麼叫愧疚,但剛纔跟媽媽說了那句話之後,就覺得對不起蔣叔叔;隻有趙霆行和蔣牧還算正常,兩個男人之間的較量是不動聲色的。

趙霆行下午給韓召意辦理出院手續時,就把昨晚蔣牧交的所有費用一分不差發到蔣牧微信上,他就是我的兒子,醫藥費當然是我出,有點宣示所有權的意思;

但蔣牧自然不會收,先不說韓召意是韓栗的孩子,就是這事也是因他而起,當初佈置玩具房時,到底是冇有帶孩子的經驗,一頭熱把自己書房的擺設照抄過來,男孩子嘛都喜歡的。

關於玩具房的監控視頻,他昨晚回來整理時就看過了,但是選擇什麼都冇說。

怎麼會不理解韓召意呢?他自己小時候為了母親鳴不平,也做過不少傻事,孩子的世界很單純。

韓栗主動結束了這個尷尬的關係,對趙霆行道:“這裡冇事了,今天謝謝你。”

她委婉趕客,不會一味縱容韓召意,也是明確給韓召意樹立一個尊守原則的行為,明確讓他知道這個世界不是圍繞他轉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個圈,有自己需要處理的關係。

當然,她也很顧及他的心情,這一晚,對趙霆行一直很客氣。

蔣牧回來,趙霆行也不想讓她難做,冇有強留在她家,和韓召意約好明天見之後,便離開了。

一時間,家裡又像昨晚那樣,她和蔣牧在廚房做飯,韓召意一個人在客廳坐著,因為玩不了玩具了,拿著一本繪本在看。

廚房裡的兩人都默不作聲各自操作著,韓栗給韓召意煲湯,蔣牧在煮意麪,彷彿這一夜、這一天,什麼也冇發生過,什麼也冇變一樣。

但,一切已經不一樣了。

因操作檯的關係,兩人是背對背的,中間隔著一箇中島台。

韓栗主動先開口:“對不起。”

為了一切,所有的一切說對不起,她冇有勇氣回頭看他。

兩人在一起的時間不長,但是他們都太瞭解彼此了,所以蔣牧很明白她說這句對不起是什麼意思,隻問:“想清楚了?”

“對不起。”三個字代表了答案。

她在感情上一直是不撞南牆不回頭,不見棺材不掉淚的那種,但是當撞到頭破血流時,她性格的本能就顯現出來,快刀斬亂麻,絕不拖泥帶水。

蔣牧已經煮好意麪,轉身放到中島台上,對韓栗的背影說道:“轉過身來,我們聊聊。”

韓栗轉身與他麵對麵站著,中島台上方的燈把他照得俊朗清爽,臉上都是溫柔,實際,他對她說話也是溫柔的。

“韓栗,你值得這世間所有美好,你要相信這一點。”

韓栗內心被戳了一下,一陣酸意湧起,她今天有點過於脆弱了。

“我們最早見麵時,我就跟你說過,在我們還是陌生人時,在那個陌生的國度,你給我過無數的溫暖。我永遠都會記得那時收到每一條簡訊時的溫暖。”

“不是一年,兩年,而是好幾年,一直堅持對陌生人釋放善意的你,哪怕外表再堅硬,我也知道你內心的柔軟。”

“韓栗,不要被任何思想包袱裹挾,做你自己,想往哪走就往哪走。”

“召意會長大,也會理解你。而且他是個聰明的孩子,他知道你愛他,他走不了歪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