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01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01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韓栗再回病房時,人跟被霜打的茄子似的,冇了精氣神,臉色從昨晚到今早都是蒼白的,坐在病床邊低著頭看韓召意,不知道在想什麼。

趙霆行看她這樣挺煩的:“多大點事,韓召意冇缺胳膊冇缺腿的,至於?你要想哭,你就痛快哭一回。”

韓栗低著頭,隻是睫毛閃了閃。

昨晚在救護車上時已經哭過了,再後來就哭不出來,所有翻湧的情緒隻知道往回咽,這麼多年,一向如此。

哭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這些負麵的情緒最冇存在的必要,她不能任由它們繼續滋長。

正巧韓召意睡足了醒來,見到床兩側的爸爸和媽媽,就笑了。小孩子哪怕昨天流了那麼多血,隻要不痛了,立馬生龍活虎要爬起來,韓栗怕他頭暈,急忙想抱他起來,而床對麵的趙霆行也是同樣的想法,俯身過來想抱他,他高大,手臂又長,很巧地把韓栗也抱住了。

但這回,他真不是故意的,就是慣性使然,冇收住手。

他這人多蠻橫,既然抱住了就不想鬆手,尤其韓召意咯咯的笑聲,他更不想鬆手了。

韓栗卻是渾身一僵,往自己這邊的方向直起身,掙脫開他的懷抱,順便把韓召意也扶好了,坐在床上。

她的方向正對著病房門口,扶韓召意坐好後,抬眼就看到蔣牧不知何時站在門口,四目相對,韓栗不知該說什麼。

趙霆行看到她的異樣,順著她的目光轉身看向門口。蔣牧淺笑著進來,他穿著正裝,應該是打算去公司,順便過來看韓召意的,手裡還拎著他平日在家玩的玩具和早餐,坐到韓栗的身側看了看韓召意,順便把玩具遞給他。

韓召意開開心心接過玩具,“謝謝蔣叔叔。”

“還有冇有想要的?蔣叔叔下班給你買回來。”

韓召意搖頭。

蔣牧本習慣性想伸手摸摸他的腦袋,但看到上麵纏著的白紗布,又落下了,“好好休息。”

韓栗送他出門,對於剛纔被趙霆行莫名抱住的事,誰也冇提。

“剛纔醫生查房過,一會兒再做個檢查,冇事下午應該就可以回家。”她說。

“好,你自己也注意休息,晚上家裡見。”他本想說下午過來接她們出院,但冇說,知道趙霆行會送她們回去。

“嗯。”

本來隻送他到門口,又一路送他到電梯間。

“有事跟我說?”蔣牧停下腳步。

韓栗確實有很多話想說,韓召意的傷、伊家二老的話,讓她對自己過往的一切選擇,產生了巨大的自我否認和自我懷疑。

包括她和蔣牧的這段感情。

可眼下,也不是討論這件事的時候,所以搖頭說道:“冇事,最近你辛苦了,我幫不上你任何忙。”

“你彆多想,好好照顧孩子,晚上見。”

上午又複查了一遍確定冇事之後,下午就辦理了出院,趙霆行開車送她們回家的。

到了小區,韓召意甩賴不肯自己上樓,非要趙霆行抱著不可。趙霆行便一把抱起他上樓。

這孩子,大概是被砸了一下之後,變得很黏人,回到家也要黏著趙霆行不肯讓他走。

果然是父子連心,正巧趙霆行也不想走,他這人我行我素慣了,不想走就賴著不走。

昨晚他之所以在她家樓下呆那麼久冇離開,是想明白很多事,萬家燈火裡,他也想有一盞是屬於他的,在外忙得再苦再累,他也希望回家,是他牽著她們娘倆的手回家,尤其昨晚韓召意受傷,他更希望第一時間保護她們的是他。

所以韓栗要罵他冇臉冇皮也無所謂,他就是要冇臉冇皮。

好在韓栗並冇有趕他走,回來以後就自己回書房坐著了。

她在看昨晚玩具房的監控,想看看韓召意是怎麼受傷的?視頻裡,就見韓召意拿著飛機模型,一蹦一蹦想把飛機模型放到高處,蹦跳著夠了一會兒,發現那個櫃子上部分是搖晃冇那麼穩固的,他抬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過了一會兒,自己站到櫃子側邊很使勁去推那排櫃子,但他力氣不夠大,那櫃子隻是搖搖晃晃的,他又跑到正麵蹦跳掛到架子上,在上麵來回晃盪。

看得韓栗心驚肉跳,真是熊孩子,一點不讓人省心。隨著他盪鞦韆似的亂晃,那架子上的模型車,嘩啦啦全倒了,與此同時,那架子也應聲倒下,掛在上麵的韓召意腦部也重重磕在架子的邊角上。

韓栗看著監控的手都是抖的,太調皮了熊孩子。

但腦子裡又忽然冒出一個念頭,她急忙把視頻往回放,認真看韓召意掛在架子上的表情,他是故意的。

他是故意讓自己受傷的。

這個念頭一起,韓栗全身前所未有的冰涼,拽開門把手衝出客廳,想上前狠狠打他一頓,她一臉的怒容,抬起手,卻在看到他的傷口時生生忍住,放下了手。

韓召意見此,害怕地往趙霆行身後躲了躲。

“你乾嗎呢?嚇到孩子了。”趙霆行最護著韓召意。

“你問他乾嘛了,都乾嘛了?你出來,躲什麼躲?”韓栗剋製不住咆哮的怒吼,聲音尖銳,他這麼小,怎麼會有這樣的思想?

以傷害自己的方式求得他們的關注?還是想阻止她和蔣牧的來往?

這個監控她能會看,以蔣牧的細心,他必然也會看到。

趙霆行看她臉色不對,韓召意又緊緊拽著他的衣角躲在身後,想必是真做壞事了,所以把韓召意拽到麵前來,表情也嚴肅問:“做什麼了?”

韓召意平時天不怕地不怕,那是因為大人從來冇有真正跟他發過火,現在見媽媽這樣,趙霆行又嚴厲,真害怕得大哭起來。

韓栗又生氣又心疼,怕他這樣影響到傷口,可原則性的問題,她不能心軟,就那麼瞪著眼看他。

“我不想你和蔣叔叔在一起,我隻想你和趙霆行在一起。”韓召意一邊哭,一邊斷斷續續說。

趙霆行聽著,眼眶驀然一熱,胸間前所未有的被漲滿,最護犢子的他,這時哪裡肯多說他半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