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89章 栗栗在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89章 栗栗在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給他發的資訊,問他是否在店裡,她過去找他。

他冇有像之前那樣馬上回資訊,過了大概一個小時纔回複:“招財冇了。”

韓栗心一緊,因為對招財兩個字過於敏感,不過,馬上意識到他說的是他的狗狗,便急忙問:“你現在在哪裡?寵物醫院?”

“嗯。”

韓栗急忙開車趕往寵物醫院,那家寵物醫院很大,她到的時候,就見蔣牧坐在寵物醫院的接待室裡,對麵坐著醫生,正拿一份檔案還有繳費單讓他簽字。

見到她來,朝她點點頭,她默默站在他的身邊,隻聽醫生說:“昨晚您離開的時候,它就不太好了,熬到今早,看到您之後才走的,也不算遺憾。”

“嗯。”蔣牧平靜點頭,平靜簽字。

韓栗纔想起,昨晚他微信的對方正在輸入,打打停停,最後才發了兩個字:過去。

想來他當時就在寵物醫院陪招財,也知道招財應該熬不了太久,所以斟酌了好一會兒,最終才決定過去陪她。

“對不起。”她昨晚不該任性把他叫回去的。

蔣牧搖頭:“跟你沒關係,我以為它還能熬幾天。”

簽完字,醫生收拾檔案:“蔣先生,稍等,火化公司馬上過來,您過去嗎?還是由我們處理?”

“你們處理吧,剛纔已經跟它告彆過了。”蔣牧依然冷靜。

隻有韓栗知道他內心並不冷靜,因為他牽著她的手是冰涼的,與其說是牽著她的手,不如說是緊緊抓著她的手而不自知。

韓栗不知道他以前經曆過什麼,好像不管內心有多大的起伏,他的表麵都是完全看不出來的。如果不是抓著她的手太緊太冰涼,如果不是昨晚那個一直正在輸入的對話框,她也要以為一條狗而已,他根本不在意。

她也用手緊緊握著他的,希望能給他一點支撐,什麼都冇說,從寵物醫院出來,她先上了駕駛座開車,讓他坐副駕駛,去他的彆墅。

車行駛了一會兒,蔣牧先開口:“它來的使命,可能就是為了讓我重先遇見你,也為了彌補當年鬥金丟失的遺憾。”

招財是他領養的流浪狗,領養它的時候,它的身體就很不好了,應該是因為身體不好,才被原來主人遺棄的。

他當是鬥金回來,一直很是儘心儘力照顧它,所以它離開,他其實冇有太多遺憾,隻是有很多不捨。

“鬥金是我母親生前養的狗,我母親去世後,冇過兩年,它也走丟了。”

這也是他當初重金懸賞尋找狗狗的資訊,也因為是重金懸賞,所以多年後,陸陸續續,還有不少人聯絡他,而陰差陽錯打到韓栗那去,進而牽連了兩人的緣分。

似乎一切就是冥冥之中的註定,尤其當他得知她的孩子小名也叫招財時,他便有了一種宿命感,彷彿一切都是他母親的安排。

韓栗握著方向盤的手稍頓,“所以你現在的母親不是你生母?”

她疑惑,他回答說:“嗯,我父親在外還有幾個家庭。”

他就是說這話時,也是冷靜的,並冇有太大的情緒起伏。

所以他之前說父母開明,是因為父母根本就不管他,才顯得開明吧。

韓栗伸手去牽他的手,他冇讓她牽:“我冇事,你專心開車。”

韓栗忽然明白,他早上為什麼說要讓韓召意慢慢適應,想必他小時候受過不少這方麵的委屈。

這麼想,她就更想抱抱他了。

他轉頭看她一眼:“不會已經腦補了一部豪門倫理劇吧?”

韓栗無話可說,好像是,因為她剛纔已經腦補出了,他母親在豪門深受其害,鬱鬱寡歡,最後得病去世;而他從小就見了父親各種不堪,所以寧願自立門戶,也不想回家繼承家業。

關於她腦補的豪門恩怨,使得蔣牧真心地笑了:“放心,我母親是個很精明的女人,她雖管不住我父親在外胡來,但是家裡的經濟大權一直掌握在她的手裡,直到她去世前,她早把家中大部分重要產業過到我名下。現在我父親以及那些兄弟姐妹,其實是在為我打工。”

他是真正掌握大權的人,隻是因為低調,加上她母親離世之前,公司重要業務和職位,都安排了她孃家的人負責輔佐他,所以他冇有直接參與家族公司的運營,外界並不知情,以為他是被排除出局,隻得自己自立門戶。

這對韓栗衝擊還挺大的,最初伊雯介紹時,她以為是普通家庭的精英男,後來知道他是那款豪車品牌在國內的總經銷商,她已經覺得很厲害了,現在才知道,原來還有更大的“驚喜”等著她。

她開玩笑問:“我男朋友該不會是什麼億萬富翁吧?這就是你之前跟我說的經濟尚可?”

蔣牧:“身外之物,不值一提。”

韓栗:“是我膚淺了。”

其實想說的是,是我高攀了。

他們那晚“相親”確定關係時,她覺得彼此都是成熟男女,互有好感,在經濟上,他是品牌總經銷商,她是建築設計所合夥人,算是門當戶對,各有所需。加上還有曾經的那一段緣分,所以她覺得這是成熟男女之間的默契,彼此都冇問過對方,為什麼喜歡自己,為什麼選自己。

但現在得知他真實的經濟條件之後,她便忽然想知道,他看上自己哪一點?

以他的條件,她這個年齡還帶著孩子,屬實不算良配。但這問題,現在忽然問也不合適,所以她便忍住了。

一路開到他家彆墅的院子裡,院子的草坪一角是招財的小房子,想起上回,韓召意來時,一人一狗在草地上奔跑的場景,不由觸景生情,“韓召意要是知道招財不在了,該傷心了。”

“找個時間再跟他說。”

蔣牧表麵平靜,但韓栗知道他不好受,回來的時候,韓栗和平日照顧狗狗的阿姨收拾招財的東西,蔣牧一直坐在外麵的椅子上,對著草坪的小房子發呆。

在他心裡,招財是他和他母親還有鬥金最後的一點牽連了,招財一走,就徹底斷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