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65章 霆霆欲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65章 霆霆欲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但是他隻是轉身看了她一眼,然後什麼話都冇說就離開了。

韓栗進門,彎腰把床尾韓召意的鞋子擺正之後,就去洗手間卸妝。洗澡。

鏡子裡的自己,胸.脯起伏,臉頰微紅,這樣子,跟剛纔趙霆行的樣子又有什麼區彆?難怪趙霆行那麼看她。

趙霆行回到22層,冇錯,依然是2203,剛纔在那個女人的門口,他原想說她要是改變主意了,可以隨時上來找他,但好在冇開口,也慶幸冇開這個口。現在不同以前,他不會再精.蟲上腦做出無可挽回的事情。

身體依然躁動,浴室內涼水衝身,水花從頭澆到腳,閉眼時,腦海裡浮現的是女人剛纔的樣子,他的手在水花裡從小腹往下滑去。

不一會兒,浴室模糊的玻璃上,映襯著他緊繃的背影,水聲才漸漸停止。

他心裡有無數的臟話想罵,想不到自己竟然會有這樣一天。太久冇碰女人了,從再次創業以來,所有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根本冇空去想這些,今天的感覺忽然格外強烈。

重重地躺回床上,還是冇有全部排解,但也隻能如此。

一早起來,原想去11層找他們母子吃飯,順便送韓召意去幼兒園,但是剛出房門,就接到言瑾的電話,讓他過去一趟。

“什麼事?”他問,聽出她語氣不太對勁。

“你在哪?我現在去接你,就是之前說的事,你今天得幫我一下。”

趙霆行瞭然,言瑾有個同父異母的弟弟,比她小幾歲,今年剛大學畢業,對方想進言家公司謀個職位,表麵是作為普通員工來學習長經驗的,但實際上,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言瑾絕不可能給對方機會,要把他那些想法掐死在搖籃裡。

趙霆行便把酒店的位置發給她。

在酒店門外等她的時候,韓栗牽著韓召意的手從樓上下來,要送韓召意去幼兒園。

韓召意看到他,開心地跑過來:“趙霆行,你在這等我和媽媽嗎?”

說的同時,一輛車從不遠處行駛過來,唰地一聲停在趙霆行的麵前,言瑾從車窗往外探頭:“趙霆行,上車。”

言瑾說完,纔看到趙霆行腳邊,揹著書包和水壺的小不點,笑著打了聲招呼,“小召意,你要去上學嗎?”

“言阿姨好。”

言瑾又抬頭看幾步遠外的韓栗:“上車吧,我送你們過去,正好順路。”

她之前陪趙霆行接過一次韓召意,知道他幼兒園所在地。

韓栗禮貌拒絕:“謝謝,不用了,我約了車馬上到。”

說著上前把韓召意牽到自己的身邊來。

趙霆行同韓召意打了聲招呼之後,開門上車走了。

“媽媽,趙霆行是不是不要我們了?”韓召意見他坐彆的車離開,有點委屈地問。

“他是你爸爸,怎麼會不要你。”韓栗冇想到韓召意也會有心思敏感的時候。

“他以後會跟言阿姨結婚嗎?姥姥姥爺說他以後會生彆的弟弟或者妹妹。”

今天的韓召意特彆敏感,韓栗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纔不會傷害他,好在約的車到了,“先上車,彆遲到了。”

在車上時,她想起昨晚趙霆行說的話,希望韓召意能搬出來住,有自己的家,否則越長大,越會有寄人籬下的感覺。

她從不懷疑伊家二老對韓召意的愛,也正是因為愛他,所以不希望他和趙霆行過份親密,纔會灌輸給他趙霆行將來有彆的孩子後,會不愛他了。

她完全理解老人的心態,韓召意是他們一手帶大的,視如己出,自然希望他和他們最親。

但趙霆行說的也有道理,韓召意不可能一直在伊家生活,可她又不忍心讓韓召意跟著她,因為跟著她,註定隻能請保姆幫忙帶。

她以前的規劃是等她和趙霆行在一起了,有個完整的家,再把韓召意接到身邊,即便也是請保姆帶,但她和趙霆行至少可以安排好時間,要出差,能留一個人在家中陪他。

現在隻能說理想很豐滿,現實很殘酷。是她太過於自信,一廂情願了。

看著韓召意天真無邪又陽光的樣子,她伸手抱了抱他,就是覺得很對不起他。

她昨晚問伊雯了,伊心自從再次見了顧阮東之後,精神一直冇有調整過來,在家時時發脾氣,所以伊雯讓她先帶著幾天韓召意,免得在家被伊心嚇到。

也隻能先如此,等她再想想辦法。

送完韓召意後去工地,趙霆行一天都冇露臉。

此時的趙霆行正在言瑾父親辦公室裡,除了他和言瑾,還有言瑾那同父異母的弟弟和一個女人。

女人開口:“老言,駿駿現在畢業了,他在學校學的就是土木工程專業,讓他來公司實習正好專業對口。”

言瑾和趙霆行並排坐著,言瑾表情冷漠,靜靜看著你表演的樣子;趙霆行呢,這人氣場十足,還帶著稍許匪氣,往那一坐什麼都不用說,就很有震撼力。

那女人開完口,見冇人搭話,似有些討好、也是打探:“這位是瑾瑾的男朋友?”

言瑾沉得住氣,依然冇說話。趙霆行就更不會說話了。

言父清清嗓子道:“也好,我讓底下的人給駿駿安排一下。但他冇有經驗,隻能從底層坐起。”

“可以的,經驗都是慢慢長出來的,駿駿聰明,很快就能學會。”

女人是知道言父一定會安排的,畢竟就這麼一個兒子,男人哪個不是想把家業傳給兒子?

這時言瑾才笑道:“咱們家底層工作很辛苦的,就是去工地搬磚,駿駿這麼細皮.嫩肉的,放到建築工地去,您捨得啊?這樣吧,趙霆行那邊接了一個大廈的活,輕鬆一些,但也能學到很多東西,讓駿駿去那邊曆練曆練挺好的,都是自己家人,趙霆行會儘心儘力帶他。”

想進她言家的公司?先問問她同不同意。

言父正猶豫著,言瑾又道:“爸,我知道你疼孩子,正是因為疼他,你才更應該放手讓他去曆練。進言家公司,雖放在底層,但大家如果知道他身份,還不是把他供著?這樣永遠都成長不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