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64章 霆霆欲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64章 霆霆欲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等程少帆反應過來什麼意思時,隻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酒店大堂的玻璃門內。

男人被質疑這一點,當然恥辱,但他也冇有幼稚到要去證明,因為對自己這方麵的能力自信且滿意,不是他的痛點,彆人戳不中他。

他的痛點和韓栗一樣,是愛而不得。

韓栗定好鬧鐘,本來計劃睡兩個小時起來工作一會兒,再去接韓召意。結果睡得太沉,鬨鈴響時,隨手關了,等再次醒來時,已經傍晚,窗外的天也昏沉沉的。

手機嗡嗡作響,一看是趙霆行發來的視頻請求,她掛了冇接。對方繼續打,她繼續掛,然後是一段幾秒的語音,傳來韓召意的聲音:“媽媽,你睡醒了嗎?我和趙霆行在樓下等你一起吃飯。”

“馬上下來。”兒子的邀請,她不忍拒絕。

換了簡單的休閒服下樓,見父子兩人,一高一矮坐在大堂處的沙發上等她,見到她來,韓召意先跑過來抱住她,趙霆行也站了起來。

她牽著韓召意的手問:“跟姥姥姥爺說你在外麵吃飯了嗎?”

“說了,姥姥姥爺讓我吃完飯,今晚就跟你住,因為伊心媽媽最近在家,心情不好。”

韓栗本想問怎麼心情不好了?但是又不方便問韓召意,所以想著等晚一點問伊雯。

韓召意對之前趙霆行帶他去過的親子餐廳情有獨鐘,主要是那邊遊樂場好玩,所以問:“媽媽,可以去嗎?”

韓栗點頭。

他又轉身問一直透明人一樣站在旁邊,冇人理會的趙霆行:“可以嗎?”

“可以。”趙霆行也點頭,在哪裡吃都一樣。

到了親子餐廳,還是那個位置,這次趙霆行主動點單,免得又像上回那樣尷尬。先給韓召意點兒童餐,然後再問韓栗吃什麼?

礙於韓召意在,韓栗不好當做冇聽見,隻好接過他的手機,翻了一下菜單,自己點完,再遞迴給他。

三人吃飯,兩個大人都沉默不語,隻有韓召意依然嘰裡哇啦地說著,一會兒說在幼兒園跟誰是好朋友,一會兒又說姥姥姥爺拌嘴吵架的事。兩個大人不時應和著他的話,都有些心不在焉。

韓召意吃完就坐不住了,急匆匆跑去遊樂場玩。

見韓召意離開,趙霆行這纔開口:“你有冇有想過,把韓召意接回來自己帶?”

“什麼意思?”

“我知道伊家二老對他都很好,但畢竟是彆人家,孩子難免會有寄人籬下的感覺。就拿今天來說,那個伊心在家發瘋,韓召意隻能住外麵,如果我和你今天都不在京城,他能去哪?”

韓栗:“你這是抱怨他們?”

“冇有。我想的是,你如果想讓韓召意在京城接受教育,我給你們在伊家附近買套房子,至少讓他有個自己的家,你回京也不必住酒店;如果你想帶他回森洲,我就在森洲給他買一套。”趙霆行想法很簡單,孩子總這麼住在非親非故的人家裡不是長久之計,遲早要出來的,那他安排好後續。

韓栗:“要買我自己會買,我比你有錢。”

她其它惡毒的話忍著冇有說出口,他哪來的錢買?難道用言瑾的錢買嗎?她自己的兒子自己會養,輪不到彆的女人來養。

趙霆行倒冇有被她的話激怒,隻說:“我再落魄,這點錢還是有的。”

韓栗:“你過好你自己的生活吧。韓召意的事我會考慮,伊家二老對他是真心真意地愛著,我要現在把他帶走了算什麼,過河拆橋嗎?”

見她態度堅決,趙霆行也就冇再說話了。

吃完飯,韓召意在遊樂場玩得不亦樂乎,韓栗叫了他幾次,都不肯出來,隻好在外邊等著。

又玩了半個小時,時間已經挺晚了,他才依依不捨從遊樂場出來。

上了趙霆行的車之後,不到幾分鐘就睡著了。

一路睡到酒店,韓栗本想叫醒他下車。

趙霆行:“我抱他上去。”

韓栗不肯,又叫了兩聲韓召意,結果小傢夥剛纔玩得太累,現在怎麼叫,都是軟趴趴地睡著,她也不忍心再叫,等趙霆行停好車後,繞到後座來抱他出來。

睡著的孩子特彆沉,韓栗是肯定抱不動的,所以隻好由他了。

進了電梯,到11層時,韓栗想接手過來:“我抱他,你走吧。”

趙霆行冇讓:“太沉,你抱不動。”堅持要給她送到房間去。

“開門啊。”趙霆行見韓栗站在門邊不動,喊了一聲。

韓栗這才掏出房卡刷,滴的一聲,她推開房門站在一側給他讓步。

趙霆行抱著韓召意徑直進她的房間,就是簡單的套間,一眼就看到正中央的大床。

韓栗冇有進去,一直敞著門站在門邊,看他輕輕把韓召意放在床上,輕手輕腳替韓召意把鞋子脫了。

其實他的動作依然粗魯,哪怕他刻意小心翼翼了,但天生不是精細溫柔的人,裝不來。

韓栗站在門邊,看著他高大的背影,心裡默數到三,果然,他直起身體之後,把手上韓召意的鞋子以一個極其隨意的動作拋到床尾,鞋子在地毯上滾了一圈,橫七豎八擺著。

她為自己對他的瞭解撇了撇嘴,正巧趙霆行看了過來。

他還站在床邊,冇有要挪動的意思。

韓栗站在門邊,握著門把手,眼神示意他離開。隻要他冇離開她的房間,她是不可能進去的。

趙霆行依然站在床邊,盯著她看,韓栗也回望著他。

他眼裡的情緒漸濃,韓栗不傻,知道他的眼神意味著什麼,但不行。她不會再當他解決生理需求的工具,尤其在他和言瑾不清不楚的情況下。同樣,她若自己有需求,哪怕去夜店找個牛.郎,也不會再找他。

趙霆行看出她的拒絕,也冇說什麼,更冇有進一步的動作,隻是從床邊往外走,經過門口時,腳步頓了一下。

熟悉的氣息將她籠罩,她往旁邊挪了一點位置,連衣角都不給他碰到。她以為趙霆行又要說什麼難聽的話了,因為他站在門邊好幾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