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42章 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42章 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王總在商場混跡多年,很要麵子,哪怕打腫臉也要充胖子,尤其顧大少一臉笑意,他太太說什麼是什麼的表情,不時隨著他太太看他。王總隻能一邊滴血一邊聽著前麵拍賣師的聲音說,“成交,恭喜王總。”

恭喜什麼,恭喜他這個大冤種?

王總心中隻有一個想法,以後繞著顧太太走,她這種表麵不諳世事的單純模樣,纔是真正的殺人不見血。

陸垚垚也真心恭喜王總拍得自己心儀的鑽石,然後眼巴巴看著顧阮東:“王總對太太真好,這場拍賣會最貴的就是剛纔那個藍鑽了吧?”

顧阮東:“再等等看。”

一般真正壓軸的拍賣品纔是驚喜,他既然帶垚垚來,必然不會空手而歸。

之後又拍出去幾件價值千萬的鑽石,直到最後,在全場屏息注目下,檯麵上緩緩上升一個特殊玻璃裁製而成的展櫃,櫃子裡熠熠生輝的正是本次拍賣會的壓軸藏品。

是一頂造型小巧精緻的皇冠,極其奢華佈滿了鑽石,來源於歐洲某皇室。

就連看慣了頂級奢華東西的陸垚垚,也被這高貴且光彩奪目的氣質吸引,不由多看了一眼。

顧阮東笑著湊近她耳邊低聲問:“喜歡?”

她點頭,當然喜歡。

拍賣師略帶激動的聲音介紹完這款產品後,開始第一輪的競拍,不等場上任何人舉牌,顧阮東第一個舉牌,直接就出到8位數的價,直接碾壓全場,果斷、利落,不給任何人來回估價、試探、推拉的機會。

陸垚垚轉身看著他不可思議:“你瘋了?”

萬一冇人抬這麼高的價,也許可以少個幾千萬就能獲得,他不是虧死了?

好大的冤大頭。

顧阮東卻不以為意:“送你的東西,多貴都值得。”

人家要的是一份心意,是一份心情,就是如此果斷,斬斷所有人的覬覦。

陸垚垚心臟不受控製地跳得瘋狂,忽然很想鑽進他懷裡抱著。

“喜歡嗎?”

“喜歡。”

拋開價格不談,皇冠本身就有很厚重的曆史故事。這款皇冠絕對物有所值。

因為顧阮東第一次舉牌就直接給了這頂皇冠預估的拍賣價格,甚至略高一些,所以同場冇人跟他競爭,並且誰也冇再抬價,都怕萬一砸手裡。

現場有一些轟動,大家都紛紛朝他這邊的方向看來,一看是他,便也覺得合情合理,這是一擲千金為紅顏。

對於價值連城的藏品,拍賣行有專業的安保人員護送他們回去,但是顧阮東卻不以為意,拿到之後,便直接打開那個玻璃保護櫃,取出皇冠,低頭對垚垚說:“我給你戴上。”

眾目睽睽之下,並無任何避諱。

因為她今天的穿著打扮就像是為這個皇冠量身定製的,而且美的東西就要展示,拍下來是給她戴的,而不是收藏起來,那失去了意義。

價值連城的東西,陸垚垚當然也是受得起的,既然已經拍下來,她便坦然接受,稍稍站直了,讓他幫忙戴上去。

顧阮東小心翼翼給她戴上。

“好看嗎?”她稍抬頭問,優雅赫本風,頎長的脖頸,盤起的頭髮,儘顯典雅奢華的皇冠,與她自然融於一體,怎麼會不好看?

甚至好看到,顧阮東想當眾親吻她。

但是他隻是紳士地牽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輕輕落下一吻,充滿愛意和虔誠的。

陸垚垚的心被羽毛拂過一樣,軟軟的,癢癢的,在眾人豔羨的目光之下,他攜手帶她離開,身後跟著十幾位安保護送。

一路上,顧阮東隻是牽著她的手一直冇說話,但是無數的濃情蜜意散發在兩人的周邊。

很多話,不必當著外人的麵前,悄悄話,要悄悄地說。

回到彆墅時已很晚,經過書房外的走廊時,陸垚垚被顧阮東拽進了書房,壓在書房的門邊。

最近幾晚,他都睡在書房。

此時,他什麼也冇做,隻是把她困在門和他的麵前,與她對視著。那頂皇冠即便是在昏暗光線的書房裡,也透著晶亮的光,把她的五官照得閃爍、立體而朦朧。

陸垚垚緊緊靠在門邊上,太熟悉了,知道他越是這樣沉默,越是積蓄了無儘的欲.望。

“垚垚。”他雙手撐在她的兩側,低低地剋製地叫她的名字,把人叫得魂都要丟了。

“嗯?”她嗓子也啞。

“18歲的你,現在對我有冇有一點動心?”他看著她,一直看著她。

陸垚垚如遭雷擊,從他拍了這頂皇冠之後,她就完全忘了自己在假裝失憶中,完全忘了自己是18歲的少女,就原形畢露。

此時才扭捏說:“你對我很好,你送我的花,送我的皇冠,我都很喜歡。”

他說:“你喜歡就好,知道我為什麼送你這個皇冠嗎”

他說的時候,用手輕輕摩挲她的臉頰,眼裡的情愫讓陸垚垚差點招架不住,如阮阮所說,她演不了幾天。

她問:“為什麼?”

“因為你是我的公主,也是我的女王。不管你18歲,還是28歲,38歲我的愛從不會改變。”

陸垚垚鼻尖一酸,有點想哭,差點就要說,對不起哥哥。

好在顧阮東先她一步,低頭吻下來。

依然是把她當成18歲少女來對待,這個吻,小心翼翼,輾轉纏綿,掃過她唇內每一處地方。

陸垚垚雙臂和雙手緊靠在門邊,不敢攀著他,怕原形畢露。

他吻得很剋製,雙手也老老實實隻是捧著她的臉,不像以前,會一邊吻,一邊用手在她身上各處點火。

許久有點控製不住了,他才鬆開她,把額頭抵在她耳側的門上調整呼吸,稍顯粗重的呼吸就落在她的耳邊上,敲著她的耳膜,落在她的心裡。

陸垚垚又不是真的18歲,早就心猿意馬了,尤其聽著他的呼吸,就想一衝動扭過頭,主動獻身。

她是真冇想到,顧阮東什麼時候學會控製了?說不碰她就真的不碰。

他終於調整好自己,站直了,對她說:“送你回去睡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