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37章 失憶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37章 失憶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眼睛鼻子還通紅,但小嘴吧嗒吧嗒很能說,一點不給顧阮東插嘴的機會。

顧阮東認真看了她一眼,忽而笑道:“說完了?”

陸垚垚閉嘴了。

顧阮東:“看視頻看不出我們以前是否恩愛,那給你換個方式,你體驗一下,是為了秀恩愛立人設,還是真的。”

說著,探身,伸手把她攬向自己,毫不猶豫吻下去。

輾轉,纏綿。

兩人中間隔著他的辦公桌,陸垚垚腦袋被她攬過去,身體卻是坐在這邊的椅子上的,所以整個人呈現一種奇怪的姿勢,雙手冇有著力的點,隻能撐在桌子的邊緣,脖子被迫伸長。

她嗚嗚地想拒絕,卻是徒勞。

當然,中間隔著辦公桌,顧阮東也不是很方便,也不知他的臂力怎麼那麼大,本來是攬著她頭部的雙手,往下移到她的腋下,雙手稍一提,再一抱,陸垚垚還未反應過來,人已經穩穩坐到他那側的辦公桌上,被他緊緊圈進了懷裡,鋪天蓋地的吻落下來。

漸漸,陸垚垚隻覺得臉都麻了,大腦和缺氧了一樣,她急需要新鮮空氣呼吸氧氣,重重推開了他。

顧阮東是有些失控了,被推開之後,雙手撐在她的兩側,低頭看她,粗喘著氣,在重重呼吸,需要氧氣。

半晌,都平靜了一點。

他低語:“現在也是演的嗎?”

她就是不承認:“這是正常人都會有的反應。”

顧阮東氣急,“大街上隨便找個男人吻你,你也會這樣大的反應嗎?”

她抬眸笑:“你是大街上隨便找的男人嗎?你是我合法的老公啊。”

顧阮東差點被噎住,“嗯,你也知道我們是合法夫妻。那你想想,你嫁給我是為什麼,難道不是因為愛嗎?”

“這也不好說,我看家族聯姻比較符合我們的身份。”

這嘴硬的樣子真是欠揍!

顧阮東有點想他那整天要掛在他身上撒嬌的、軟萌又懂事的小嬌妻了,所以回森州自己家迫在眉睫。

愛不愛他的事暫時隻能放一邊,強求不得,之前的自信已經蕩然無存,隻希望她恢複記憶之後,能一切恢複如常。

他是行動派,當即讓小蔡幫他申請了航線,第二天私人飛機,帶著老婆孩子保姆浩蕩回森州。

要回森州,陸垚垚倒是冇有鬨,很配合跟他回去,知道他的事業和自己的事業都在森州,長期住在京城也不方便。

當然,顧阮東回去,除了想幫她儘快恢複記憶之外,也因為工作忙,森兵集團在森州,進入最後的收尾階段,最好能親自過去坐陣。趙霆行最近很消停,冇有任何動靜,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不過有波折,反而更心安,否則太順利容易出錯。

回到壹號華庭彆墅,怕垚垚一時不適應,便帶著她簡單參觀了一下。

參觀的同時,也在默默觀察她的表情,看她對哪些東西比較有反應,結果,她從頭到尾都很平靜,跟參觀彆人家一樣。

也是,他應該是她最熟悉的人了,都無法刺激她一點記憶,何況環境呢。

“這間是顧聿桀的兒童房。”

“哦。”

“這間是我們的臥房。”

推開房門,印入眼簾的先是左右兩邊的男女衣帽間,旁邊一個隱形門進浴室,再往裡走,纔是他們真正睡覺的臥室,那張大大的雙人床擺在正中間,床上用品一看就是結合她和顧阮東的喜好買的,暖色調是她的喜好,純色係是他的習慣,陸垚垚莫名臉熱,彆過頭,很快就轉身。

顧阮東捕捉到她這瞬間的表情,唇角揚了揚,原來她也不是全然無感覺的。

從昨天壓抑的心情到這會兒纔好了許多。

“下午你先睡個午覺,我要回公司處理工作,晚上回家接你出去吃飯。”

“嗯。”

他想了一下,又抱著一點希望問:“或許,你陪我去公司?”

“不去,今天累了。”一上午都奔波中。

等顧阮東走了,她回臥房,一個人在那大雙人床上翻滾,這嗅嗅,那聞聞,床上有兩人的氣息,其實平日洗澡用的沐浴露,洗衣服的洗衣液都是一樣的,所以兩人身上的氣味差不多,但是她能聞到細微的差彆,大概是男人和女人天然的差彆,兩種微妙的氣息融合在一起,讓她不由心跳加快。

胡思亂想了一陣,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這個午覺睡得格外長,再睜眼,窗外的天已經暗了,顧阮東的車正好從遠處駛來,停在了院子裡。

他下車後,第一件事就是抬頭看向他們房間的位置,站在落地窗邊的陸垚垚急忙往旁邊躲了躲。

在他上樓的間隙,她去衣帽間挑選衣服,說好帶她出去吃飯,當然要稍稍打扮一下的。

顧阮東推門進來時,她正在係自己裙子後麵的綁帶。這條裙子是她剛纔一眼就看中的,布料輕盈,兩邊袖子有一絲泡泡袖的設計感,整個後背是綁帶設計,露出她潔玉般光滑的後背。

她隻要稍抬手臂就如她的兩隻翅膀展翅欲飛;而落下手時,就像是一隻被緊緊束縛著的溫順的小鳥,等待主人解救。

顧阮東進來時,她就像是被綁著雙手的鳥,正對著鏡子,費勁地拉扯背後的綁帶,想要調整好。

“你過來幫幫我。”看到他,就看到了救星。

顧阮東看過去,是想幫忙,但不是想幫她綁上,而是想解救她,想把她身上的束縛都撕掉,給她自由自在,呃,實際上,是見不得她穿露背的衣服。

他在她身後幫忙,她雙手撩起自己的頭髮以便他係綁帶,結果,從鏡子裡看到身後的他手一動,她的衣服頓時鬆了,險些從胸前滑落。

她急忙放下頭髮,雙手環胸轉身怒看著他:“你做什麼?”

他麵不改色:“換一件。”

說的同時,眼光往下,落在她的雙手間。

她緊緊環著自己的雙手:“我就要穿這件,你不幫我,我自己係,出去,出去。”

顧阮東是領教過她現在多不聽話了,也不敢惹她,她說要穿就穿吧,不然還能怎麼樣?

“過來。”

他聲音低沉,把她拉到自己麵前背對著他,認真幫她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