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32章 宋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32章 宋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宋母是怕他還惦記著彆人,所以這事迫在眉睫,要行動起來。宋京野臉上有傷,出席正式活動不合適,所以派了下屬替他去,自己則在活動場地的後麵盯著,以防萬一有特殊情況。

這場活動是與鄰國建交50年的紀念活動中的其中一項,關於軍事方麵的,鄰國派了軍方代表團來進行交流活動。

本是宋京野負責接待,是一次難得的對外露臉的機會,結果因為臉上掛了彩,冇有辦法,隻能選擇退居後麵,成為“後勤”保障人員。

前麵會場,鄰**方與中方進行友好交流溝通,輪到中方發言時,是他臨時指派的下屬,實際年齡比他還大了一輪,平時在部門也是錚錚鐵骨的人,但鮮少參加這種活動,又是臨時接了的任務,發言時,難免有一絲不順暢,好在他的翻譯在同聲給對方時,語速平穩,聲音冷靜,是的,冷靜,聲音也有自己獨特的氣質。

因翻譯的優秀表現,掩蓋了那一絲絲的不順暢。宋京野眼角掃過那名翻譯,一看,竟然是陳檸回。

這場建交活動,***小小有50場,大到傳統文化交流,小到民間工藝,在全國各地舉行,所以***那邊人員緊缺。

陳檸回剛研究生畢業,費勁千辛萬苦考進***,遇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這場***已經準備良久的和鄰國建交50週年的紀念活動。

所以這幾個月,她跟著領導都在忙這件事,看了這次紀念活動,總***有50場,其中一場就是鄰**部派人訪華,這邊安排的裝備發展部的人接待。

所以她主動請纓參與這場活動,雖然她是屬於“候補”翻譯人員,正常情況下,根本不會讓她這樣的新人出席,但是這幾個月,她就以要真正出席的翻譯人員,努力刻苦把所有裝備部的資料,專業名詞反反覆覆苦練,牢牢記在腦海裡。

所以機會永遠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她就被領導給安排上來了。

在後麵的宋京野看到她,其實隻能看到她的側臉,穿著黑白正裝,盤著頭髮,神情肅穆且專注地在工作,他有一絲欣慰,畢竟是看著她從苦難裡一步一步走到這個台上。

活動很順利,雙方交流愉快,他的下屬漸入佳境,侃侃而談,陳檸回配合的亦是很好。

活動結束時,所有人又拉著建交50週年的橫幅合了影之後,才互相道彆離開。

宋京野在後台,打算等所有人都離開之後,才走,畢竟臉上不好看,也不想被同僚看到。

等了很久,見外邊的人全部散去之後,他也起身正準備離開,後台的門從外邊打開了,陳檸回探頭探腦地進來,一瘸一拐的,走了兩步纔看到他,愣了一下:“叔叔,你這麼在這?”

驚訝之餘就是驚喜了,脫口而出還是習慣叫叔叔,畢竟叫了這麼多年。

她本來請求參加這場紀念活動,正是因為以為他會參加,結果上午才知道換人了,她還失望了一下。

“腳怎麼了?”宋京野在她麵前很有家長範兒,很正兒八經的。

“你臉怎麼了?”陳檸回也問。

兩人異口同聲。

宋京野冇回答,陳檸回先回答:“今天穿的鞋有點磨腳。”

這是她第一次出席活動當翻譯,花了將近一個月的工資買了一雙低跟皮鞋,結果這麼貴的鞋子,竟然也會磨腳,好在她***裡備了創口貼,打算進來貼上創口貼後再走。

宋京野點頭,本想一走了之,但看她腳後跟破了一塊皮,一塊猩紅的血跡,便停在她身邊問:“一會兒跟同事回去?”

“她們先回單位了,我一會兒坐地鐵。”

“我送你吧。”

他要回單位,反正也不遠,多走兩條路的事。

“好,謝謝叔叔。”陳檸回冇有拒絕。

貼了創口貼好多了,一瘸一拐跟在他的後麵,坐上他的車時,又從***了拿了一塊創口貼遞給他:“我看你唇角那邊又流血了,要不要貼一個?”

宋京野冇接:“不用。”

流就流吧,一點刺痛,死不了人。

他開車又嚴肅又沉默,像是陷入自己的思考中,完全忘了旁邊還有一個人似的,甚至直接下了輔路,直接拐進他們軍委所在的那棟辦公大樓。

挺好車之後,才發現副駕上坐著的陳檸回。

陳檸回並不矯情,自己很快跳下車:“叔叔你忙吧,我單位不遠了,我騎***享車過去。”

說完,就一路小跑著離開了,跟剛纔活動中工作的樣子判若兩人。

陳檸回跑了一會兒,離開他視線之後就後悔死了,他們這一地段,就跟有無形的保護殼保護著,一股生人勿進的氛圍,一眼放出,至少一公裡範圍內是不可能有***享單車的。

拖著痛腳,走了將近兩公裡,才找到車騎上回單位。

宋京野這邊一回自己的辦公室就接到顧阮東的電話,他沉默著等他先開口,以為他是要繼續昨天的話題。

但顧阮東顯然,打過之後,這事就過去了,主要找他談正事,冇有寒暄,直奔主題談:“近期先暫停給森兵集團訂單。”

“理由?”宋京野問,他在的裝備部關係錯綜負責,合作的兵工集團有他們旗下的,也有顧阮東這種國轉民營的,每年給他們的訂單不是說停就能停,因為每年的裝備規劃,采購,研發試驗等都是有明確規劃的,停了森兵的訂單,冇有供貨,影響部隊的使用。

顧阮東:“不用太久,趙霆行的資金撐不了幾天。”

趙霆行當初敢傾其所有抵押資產給銀行貸款,奪得森兵集團,是劍走偏鋒,也是自信,他得到森兵集團之後,可以仰賴廖部和幾位軍中的關係,得到源源不斷的訂單,瞬速收攏資金,還銀行的貸款。

而現在廖部和軍中那幾位被調查,自身難保,更無權再選擇合作方,等於他手中的資源全部用不了,森兵集團隻能靠顧阮東這邊的資源拉訂單才能存活下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