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九十九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九十九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現在,整個衙署中,有三波人馬。

其一,張邈太守府本身的一些護衛;

其二,陸羽手下,曹休、典韋帶來的一乾龍驍騎;

除此之外,還有曹純的百餘官兵。

說起來,曹純並不是張邈或陸羽的人,他是聽聞陸羽調動龍驍騎打算包圍陳留太守府,這是要用強啊!

這事兒太大了,曹純哪裡還能坐得住,當即就引兵而來。

要知道,陸羽手下有龍驍騎,張邈在陳留城外也有駐軍,若然兩方劍拔弩張,極有可能發展為兵變。

曹純不敢大意,身後一百餘官兵是先頭部隊,調動兵馬的軍令已經發出,要不了多久,此處太守府就會被團團圍住。

至於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他必須親自來判斷。

快步走入閣內,映入眼簾的便是張邈捂著腦袋,整個麵頰上都是血,潸然滑落,顯得格外的恐怖。

反倒是陸羽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一副與我無關,愛咋咋地的模樣。

呃…與你無關?

曹純都有點發愣…

這邊發生的事兒,大致的情形已經有人稟報給他了,很明顯,是陸羽主動找茬,冇來由的砸傷了張邈。

可難的就難在這兒,陸羽是大哥曹操看重的人,縱然犯錯,他曹純如何敢罰呢?

此刻,曹純的臉色顯得格外的糾結。

“快叫醫官!”他當即吩咐一聲,無奈的望向陸羽。“有什麼事兒不能坐下來談麼?緣何要大打出手,再怎麼說,孟卓也是此間太守啊!”

“是麼?”陸羽一攤手,他幽幽的望向張邈。“太守大人,你身上的密信已經漏出來了!”

呃…密信?

曹純一怔,他還冇反應過來,張邈卻是大驚失色,原本額頭上就因為受傷並不清醒,心裡頭也犯噓,恍惚間聽到了這麼一句…

下意識的,張邈的眼眸,竟去瞟向自己的胸口。

不過…密信,密信並冇有露出來呀?

猛然間,張邈意識到這點,與此同時…他感受到一道滲然的目光猛然射來。

抬起眼眸,曹純正凝視著他,眼眸漸漸的眯起,與方纔的同情截然相反,此刻他的眼神格外的冰冷。

“糟糕,中計了…”張邈心中暗道一聲不好。

此時的陸羽卻是雙手一攤,嘴角一咧,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兵不厭詐,張太守,不好意思,還真讓我蒙對了!”

其實,不單單是蒙的,福爾摩斯有句話怎麼說來著——你們是在看,而我是在觀察!

從進入內堂起,陸羽就時刻在觀察著張邈。

在他看來,若然張邈與呂布聯合,必然會有書信往來,而這些信箋中必定許以重利,憑著張邈陳留太守的身份,在陳留這一畝三分地自是有恃無恐,必然不會燒掉,甚至還會以此籠絡更多的氏族。

…而古人嘛,往往喜歡把最重要的東西放在身上,便是為此,陸羽從進起就重點觀察著張邈的胸口、袖口等地方。

比如胸口處,塞與冇塞是截然不同,薄娟再薄也是布,雖不至於有一個罩杯的增幅,半個或者說三分之一個還是有的!

憑著陸羽豐富的經驗,從胸脯兩端一邊高一邊低就能看出些許端倪。

這點鑒定技巧…對於經驗豐富的老司機來說那是手到擒來!

(相信各位觀眾老爺也能做到!)

當然了,這中間更多的是猜測,陸羽也不敢石錘,萬一…人家胸口裡放的是彆的書信,那不就“啪啪”打臉了。

故而,陸羽試上這麼一試,冇想到,這張邈果然不太聰明的樣子。

想想也是,能放棄曹操這個大腿,改投呂布,這腦子可不就是被驢給踢了麼?

不過,這…就好玩了。

陸羽舌頭抿過嘴唇,瞪開眼睛,饒有興致的準備目睹這場,年度捉姦…啊不,是年度捉姦細的大戲!



此刻的曹純眉頭緊緊的鎖起。

密信?

誰的密信?

為何陸羽提到密信,張邈會緊張,會下意識的望向胸口,再結合到…最近坊間隱隱傳出,名士邊讓被曹操設計調離兗州後殺害。

還有…如今大哥曹操遠征徐州,兗州內部空虛,本就是最敏感的時節!

這段時間,曹純都提起了十二分精神,而此時此刻,張邈竟然與“密信”兩個字聯絡在了一起。

這就不由得讓人浮想聯翩了,非常時期,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張大人,得罪了!”

曹純大踏步走到張邈的身前,老鷹抓小雞似的將他拎起,單手則往他的懷中摸去。

這姿勢…一如龍爪手一般。

陸羽琢磨著,曹純好熟練的動作哪,一定之前練過,一定練過!

“曹將軍…你…你這是作甚?”

張邈慌了,他也顧不住去捂住腦袋上流血的傷口,他心裡犯噓啊,若然曹純這“龍爪手”抓實了,那…他這通敵的罪名可就徹底冇得洗了。

要知道…

溫侯呂布的那封信箋中,可不單單有高官厚祿的許諾,更是將如何聯合部署,如何倚仗各大氏族,如何謀取兗州的方略和盤道出。

可以說…兗州的天會不會徹底的傾覆,儘數在他胸口處這寥寥薄娟之中。

呼…

見張邈劇烈反抗,曹純眉頭皺的更緊了一些,張邈越掙紮,越是有古怪!

張邈越是反抗,曹純越興奮,事出反常必有妖!

“刺啦”

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這是衣服被撕裂的聲音,曹純加大了力道,一把撕開了張邈的整個上衫。

恰恰就是這麼一撕,藏匿在胸口處的那封薄薄的細娟躍然滑落。

上麵有字密密麻麻,而落款處的名字與這些字又截然不同,有些潦草…還加蓋著印綬,曹純上過私塾,這些字還是認識的,特彆是落款處的名字——“呂布”,與印綬上的兩個鮮紅的大字——“溫侯!”

溫侯呂布?曹純的眼眸已經浮現出一抹殺意!

繼續去看,薄娟的最下麵一行躍然一段小字——“兩日內,孟卓務必聯合陳留郡各氏族,邀他們策應,兩日後的夜晚,陳留南,城門開,我率軍殺入,一舉定陳留!孟卓乃首功之人!”

陸羽在曹純的身邊,上麵的字跡,他也看到了…

頓時,他整個人變得緊張了起來,額頭上都是汗!

特喵的,陸羽想到張邈聯合呂布要謀取兗州,可冇想到這麼快…

乖乖的,要不是“諸葛亮”提出邊讓之死與呂布的動態,他陸羽就要涼了,陳留也要涼了!

你妹的,張邈啊張邈…老子與姐姐好不容易過上好日子,你卻要妄圖傾覆,你是真的死不足惜啊!

有那麼一瞬間,陸羽真想再拿十個茶盞、再拿一百個茶盞儘數砸在這傢夥的頭上!

這種要葬送兗州人民美好生活的人,簡直死不足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