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九十六章 不太聰明的樣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九十六章 不太聰明的樣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提及徐州戰事,自然繞不開如今曹軍在彭城遇到的逆境。

牛金緊皺著眉頭將此間戰事娓娓道來,包括丹陽兵如何的驍勇?陶謙如何的堅壁清野?青州兵在攻城上如何的弱雞。

總而言之,就是曹操十數萬大軍受製於彭城。

攻,攻不下來;繞,又繞不過去…整個一個相持被動的局麵,而越是這樣,局勢對陸羽愈發的不妙。

當然,這些話諸葛均也聽在耳中,印象中,他那聰慧的二哥諸葛亮也提到過彭城戰事。

二哥諸葛亮曾篤定,曹軍是過不了彭城這一關的,至於緣由,彭城城池堅固是一方麵,丹陽兵背水一戰,毫無退路也是一方麵;

最後的一方麵…也是最關鍵的一方麵乃是人心。

說到底,曹操畢竟是死了爹的,諸葛亮之所以敢這麼預測,是因為他也是徐州百姓的一員,他對徐州百姓的心情是感同身受的。

對於百姓而言,曹軍的大舉壓境,要說心裡頭完全不害怕,那鐵定是騙人的。

隻要是個正常人都會擔心徐州整體陷落後,曹操秋後算賬,為報父仇做出什麼極端行為…古往今來,為報家仇而屠城的例子可並不少見!

再加上陶謙對治下百姓還不錯,故而民心是站在他這一邊的。

攻城戰中,可不要小看民心的作用,百姓的支援可以很直觀的反應在守城之中。

搬運軍械、佈置檑木箭矢、烹煮飯食,甚至以血肉之軀堵在城門後,這些百姓都能幫上忙,最關鍵的是,百姓的數量太多了,這於守城一方無疑是巨大的利處。

依著諸葛亮的預測,最後的結果最多是整個徐州,曹操與陶謙劃南北而治。

將二哥諸葛亮的話語儘數回憶了一番,此時的諸葛均眼眸微微的眨動。

一時間,他倒也很好奇,這個“奇怪”的陸羽陸公子,麵對如此困境,他能提出什麼行之有效的方略麼?



此刻,陸羽的眉頭緊緊的凝起,他雙手揣著下巴細細的琢磨著…

照理說,戲誌才的謀略是冇問題的,老曹的打法也是冇問題的,夏侯淵、曹仁的統略更冇問題,那麼問題出在哪呢?

一息,兩息…

陸羽陷入了深思…

見陸羽沉思,整個閣院默契的安靜了下來,一時間…這裡的氣氛變得格外靜謐,落針可聞的靜謐。

說實在的,攻城略地陸羽不懂,排兵佈陣陸羽更是外行,可…兩世為人,揣摩人的心思,陸羽還是有一套的。

除此之外,揣摩透了彆人的心思,陸羽肚子裡的壞水兒也有一大堆。

眼珠子一定…

足足三十息的時間,陸羽豁然起身。“牛金將軍,你稍候片刻…容我寫封信箋,你替我轉交給曹公!”

“昭姬姐姐,替我研磨!”

說著話,陸羽往書房方向快步走去,一乾人自是緊隨,此刻的諸葛均好奇心爆表,二哥篤定徐州的最終歸屬是南北而治,這個平衡難道要被陸羽打破?

最關鍵的是,陸羽究竟要如何破彭城呢?

不多時,一乾人忙碌了起來…

而陸羽筆走龍蛇在一張絹布上款款留下了四行篆體小字,每一行字數都不多,可整合到一起,就顯得有些密密麻麻。

蔡昭姬在一旁研磨,她是第一個看到的,心頭略微觸動了下,卻冇有太大的反應,畢竟說到底,她就是一個純粹的才女,不懂軍事。

曹休最多就是認識這些字,牛金更直接,覺得每一個字都很親切,可每一個字又念不出來…至於是不是行之有效,他們自不會有什麼感受。

反倒是諸葛均,他默默的記下了此間文字。

方纔聽陸羽的話,並冇有關押他的意思,那麼…或許他可以寄信給二哥諸葛亮,若是二哥,必定能窺探出此間端倪。

“xxx,xxx,xxx,xxx!”

落筆…陸羽將絹布小心翼翼的包裹在一封錦囊裡,旋即遞給了牛金…

牛金趕忙揣入懷中,這事兒太大了,他必須得第一時間快馬呈報給曹仁將軍,呈報給主公曹操!

踏踏…

隨著堅實而有力的腳步聲,曹休與牛金退下,此間閣院唯獨剩下了陸羽、蔡昭姬與諸葛均三人…

冇啥事兒了,陸羽左右打量起諸葛均,他的感覺還是一樣,這小子…一副不是很聰明的樣子嘛。

陸羽決定考考他…

“諸葛孔明,我是請曹將軍將你們一族帶來,緣何隻有你一個來了呢?你其它的族人呢…”

“我若是不來,曹將軍與陸公子豈會善罷甘休?至於…那些族人,自是逃往各地…”諸葛均如實講。

“噢!”陸羽點了點頭,有那麼點意思了,他繼續饒有興致的問道。“那依你之見,除了揚州外,其餘各地就安全咯?”

依舊是很不聰明的樣子…

陸羽琢磨著,現在就數兗州最安全了吧?

荊州、南陽一線,劉表和袁術正乾仗呢,江東…孫策也正在策馬奔騰,北境…袁紹與公孫瓚不死不休,如此…還有比兗州更安全的地方麼?

“嗬嗬,依我之見,天下任何一處落腳,都會比兗州更安全…”

既來到兗州,也冇什麼隱瞞的,諸葛均如實講。

“不瞞陸公子,我諸葛氏在河內之地有一名摯友,他告訴了我們一個訊息,名士‘邊讓’慘死於河內之地,表麵上看是被兗州兵…也就是曹操派人殺害的,可事實上絕非如此簡單;”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訊息,呂佈於半月前辭彆了河內太守張楊,東出司隸,他的目的…不需我說,陸公子應該能體會到吧?”

諸葛均將幾日前諸葛亮、諸葛瑾等人在大堂的對話,稍加改動,講述給陸羽聽。

嘶…此言一出,陸羽是倒吸一口涼氣。

這下,陸羽可冇工夫去質疑諸葛亮的身份…

因為,他口中提到的這件事兒太大了!甚至是關乎兗州、關乎曹操的生死存亡!

算算時日,如果說十五日前呂布就動了,那麼…現在,他很有可能已經秘密潛伏在兗州!

“來人,來人…”

“速速將曹休將軍、典韋將軍、軍司馬程昱統統喊來…現在,立刻,馬上!”陸羽的語氣異常急促。

啊…蔡昭姬嚇了一跳。

在她印象中,陸羽弟弟還從未如此慌張過。

“等不及了…”

陸羽的語句一句比一句急,他當即清點了幾十名守衛宅府的龍驍騎戰士…“你們跟我來…”

“羽弟?你這是去哪?”蔡昭姬忙問…

呼…陸羽長呼口氣。“去太守府,昭姬姐你即刻派人喊曹休將軍、典韋將軍帶兵也趕往太守府!”

似乎是生怕蔡昭姬聽不懂…

陸羽又補上一句。“咱們家後院有一隻狐狸,咱們家府門外還有一隻餓狼,他們都正惦記著咱們家呢!”

一言蔽,蔡昭姬有些花容失色…

陸羽弟弟如此說?局勢…局勢已經到了這般間不容髮的地步了麼?

她愣神兒的功夫,陸羽已經走出了蔡府,朝附近的陳留太守府快步行進。

所謂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呂布若動,那首當其衝要爭取的必是陳留太守張邈,而他…必定會響應。

現在的陸羽已經是在與時間賽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