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九十一章 順風如猛虎,逆境如病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九十一章 順風如猛虎,逆境如病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邊,曹操雷厲風行的部署完整個征討徐州的事宜。

期間,陸羽冇有再插話,真要論起排兵佈陣,彆說是曹操了,就是曹仁、曹洪…他都差遠了,故而,整個軍事會議的後半程,陸羽都很沉默,他一直琢磨著的是唯獨三個字“諸葛氏”!

衙署散去。

眾將退離,陸羽刻意與曹仁走到一起。

曹仁心領神會,引著陸羽來到了衙署中一個安靜的所在,這纔開口。“陸公子有何見教?”

“見教不敢當,隻是有一事求曹將軍。”陸羽笑著說道…

“你可莫要唬我…”曹仁擺擺手,“大哥特地交代過了,這征討徐州凶險至極,你不能去…無論如何也不能去!”

呃…陸羽登時有點兒尷尬,軍營裡吃不好、穿不暖,腦袋還彆在褲腰帶上,傻子纔想去呢。

“曹將軍,我說的不是這個…我想讓曹將軍在征討到琅琊郡時,幫我尋到一個家族!”

“家族?”曹仁眉頭一挑…

“冇錯!”陸羽點了點頭,語氣頗為篤定。“琅琊郡除了曹老太爺的家族外,還有一個大家族,諸葛家族…”

“如果可以的話,征討到琅琊郡時,曹將軍務必將諸葛家族給‘請’回兗州!”

提到“請”字時,陸羽刻意加重的語調,意思很明白,請不過來,綁也要綁過來!

諸葛家族?曹仁眼珠子一轉…冇聽說過呀,這個家族?很牛掰麼?

雖然這個家族名氣不大,但畢竟是陸羽所言,曹仁雖然不知道這小子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可珠玉在前,想來是有的放矢!

曹仁默默的記下了陸羽的吩咐,當即點了點頭。“陸公子放心吧,若然這諸葛氏真的是大家族,必定不難找!我一定將他們一家子給‘請’回兗州。”

在陸羽看來,曹仁是個很靠譜的人…他都這麼說了,陸羽心中的擔子也能放下一多半兒。

“那就謝過曹仁將軍了!”拱手一拜,陸羽就打算告辭。

冇曾想,曹仁一把拽住了他。“陸公子,方纔會議中你提到妙才擅攻堅,言外之意可是他不擅長固守?不能駐守濮陽城,委以重任?”

呃…這個問題,好難回答呀。

如實講的話,萬一傳出去,勢必與夏侯惇交惡,考慮到這貨的脾氣與地位,陸羽覺得能不得罪還是儘量不要得罪他!

當即苦笑一聲,也不回答,擺擺手揚長而去了。

這…

曹仁有點懵,陸羽這是——一切儘在不言中了?

當即,曹仁撓撓頭,一時間,他竟也覺得,妙才守濮陽城這事兒,竟有那麼點兒不靠譜呀!





三日後,曹操出兵了,十餘萬大軍浩浩蕩蕩,打著報仇的名義發兵徐州,誓要誅殺陶謙,為父報仇。

“踏踏踏”的腳步聲…

“噠噠噠”的馬蹄聲,如雷一般的響徹在官道上。

這還是曹操第一次統領這麼多兵馬出征,此前,他最多一次統兵也不過才四千人。

看著這雄壯的兵戎,聽著戰馬響徹的嘶鳴…心頭難免還有些小興奮,我曹操也有今天哪。

要不是陸羽的提醒,他必須表現的悲傷一點兒,此時的曹操保不齊那魔性的笑聲就要響徹整個三軍了。

至於兗州大後方。

曹操把經濟重地陳留郡交由“好同學”張邈駐守;

兗州的治所鄄城,交由最信的過的潁川才俊荀彧駐守;

至於最重要的囤糧重地濮陽城,則交由族弟夏侯惇駐守。

至於陸羽…倒是難得清閒。

曹操走了,他這幕府功曹一下子閒了下來,每日也就是與昭姬姐聊聊天,愉快的玩耍一下…夜晚時,倒是有些難熬,總是有填房丫鬟教授陸羽新的“知識”,不學還不行!

陸羽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古人就是牛逼呀,這玩意…竟然越教還真能教的越持久了…又或者說,大概是免疫了吧!

當然,前線的戰事,陸羽還是格外關注的…

果然,陶謙治理州郡是一把好手,可統兵作戰完全是外行。

說起來,他曾經先後追隨過車騎將軍皇埔嵩、外戰內行的大將軍張溫,也先後征討過涼州軍閥“北宮伯玉”,剿滅過邊境作亂的韓遂、邊章。

按理說…陶謙的軍旅生涯算是豐富了…可這帶兵打仗的本事愣是跟這幾位師傅冇學到幾層。

彆說是曹操與戲誌才的組合,就是單一個曹操統軍,都足夠吊打他了。

說起來,曹操的作戰風格像極了漢末三傑,被譽為“戰神”的皇埔嵩。

那是昔日征討黃巾軍時,曹操默默記錄、學習下來的…

儘管冇有名分,甚至曹操與皇埔嵩在那時軍營中的關係一度劍拔弩張,可實際上,曹操堪稱是皇埔嵩的嫡傳弟子,對付個陶謙自是老虎逮驢——搓搓有餘!

皇埔嵩最擅長的是急行軍,精確計算戰爭損耗、胸有成竹、指揮淡定。

如今…

這些儘數被曹操繼承了下來,在戲誌才的謀略下,曹操主力慢行,先鋒軍卻繞過東莞城、琅琊郡、東海郡的正麵,從背麵發起突襲,一鼓作氣攻下了徐州北境防備鬆懈的琅琊、東海兩地,兩路包夾順勢也將東莞城攻陷!

不足半個月,整個徐州的北境儘數歸入曹操的手中。

按理說,曹操該高興纔對,可現在的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因為在彭城,曹操大軍受到了最頑強的抵抗…

說起彭城,乃是徐州的軍事要塞,可以說徐州半數以上的兵裝都囤積在彭城,為此,陶謙派出了壓箱底的兵馬“丹陽兵”與曹操殊死一搏。

藉著彭城的堅固,丹陽兵在曹豹的率領下竟奇蹟般的與曹操的大軍打了個旗鼓相當,雙方損失都極其慘重。

望著戰場上屍橫遍野的畫麵,曹操凝眉長籲…

這還是他在征討徐州的過程中第一次受挫…

丹陽兵可比曹操想象中的厲害許多呀!

再加上,曹操麾下的青州兵原本是黃巾軍,儘管訓練了不少時日,可他們依舊保持了黃巾軍固有的特點——順風如猛虎,逆境如病貓。

一來二去…這彭城攻不下來,軍營中已經生出怯戰情緒,士氣低落,如果按照這個勢頭下去,即便是曹操能攻下彭城,也會拖延日久,遲則生變哪!

如何能快速的攻下彭城,這於曹操而言是當務之急,也是決定徐州能否順利攻陷的關鍵。

如今,整個曹營的氣氛變得詭異且凝重…

局勢並不樂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