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九章 宦海沉浮,心靜如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九章 宦海沉浮,心靜如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叔父,願聞其詳。”荀攸好奇的望向荀彧。

荀彧則是一縷鬍鬚款款講道。“這些年,在朝廷任‘守宮令’,曹操的名聲可謂是如雷貫耳。”

“誰不知道,他年輕時是個愣頭青,仗著父親曹嵩的庇護不畏權貴,四處惹事,若是僅僅惹那些豪強、士紳倒也罷了,偏偏,先帝賣官鬻爵,他也要參上一腳!”

這…

荀攸眼珠子一轉,似乎,這也與那《孫子兵法》的註釋沒關係,與十五歲孩童領會《孫子兵法》更無關係。

正直疑惑,荀彧的話接著傳出。

“正是因為曹操任議郎時上書先帝,怒責其賣官鬻爵,慘遭天子怒斥,纔有了心灰意冷,罷官回鄉,十年如一日的苦學兵法。”

“也多虧了曹嵩身居高位,做過經學院的博士,又是大司農,請了三十多個刀筆吏臨摹古籍,愣是弄好了兵書三十多卷,運往譙沛讓曹操品讀。”

“宦海沉浮,心靜如水…縱然這樣,曹操也用了足足十年在譙沛隱居研究曆史和兵法,這才為《孫子兵法》做釋,寫心得,集結成《兵法接要》,又名《孫武十三篇》…”

“叔父曾有幸看到過他的註釋,不單有戰爭法則,還有做人方法——知進退,識成敗,知榮辱!不可謂不精辟…”

噢…聽到這兒。

荀攸恍然大悟。“叔父的意思侄兒懂了,曹操曆經宦海沉浮,十年心靜如水才能對這《孫子兵法》有所感悟,這譙沛軍營區區一個十五歲的少年,指導他的不過是才女蔡琰,縱然是打孃胎裡讀兵書,怕也絕不會做到對《孫子兵法》的諳熟於心!”

“衛大人此番讓我等去考驗,倒是多此一舉了…”

聞言,荀彧又是一縷鬍鬚,侄兒荀攸能全盤體會他的意思,倒是省了進一步的解析。

隻是…還有一層。

《孫子兵法》博大精深,縱然是註譯的曹操,若非經曆過黃巾起義,經受過“戰神”皇埔嵩的指點,怕也不敢說是諳熟於胸,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又怎麼可能做到如此地步呢!

“叔父,既去軍營,咱們且試他一試,這少年固然不能理解,可或許也是個可造之材,當今天下大勢,人才,特彆是年輕的人纔不可或缺呀!”

“我也是這樣想的。”

荀彧與荀攸相視一眼,彼此再不多言。

說起來,他們潁川荀氏因為是名門望族的緣故,從小就有專人講解儒學、道義、兵法…

荀彧、荀攸又是聰慧絕倫,是潁川荀氏中百年一遇的奇才,真要論起來,他們對兵法纔是諳熟於胸呢!



當夜,三輛馬車駛入譙沛軍營。

兗州的官道並不暢通,坑坑窪窪的,馬車行駛的速度並不快。

馬車停下,車門打開,曹仁與夏侯淵發現,不單單是衛弘來了,還有兩位氣質不凡,儒生打扮的男人。

漢朝自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起,儒生的地位極高。

再加上…現在兗州的情形,對有識之士望眼欲穿,曹仁與夏侯淵自然對荀彧、荀攸表現的極為客氣。

“衛大人,冇想到你還親自趕來!”曹仁親自去迎衛弘,畢竟是‘金主爸爸’,縱然是大哥曹操都禮遇有加,更彆說曹仁了。

“曹將軍,我也是好奇,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就妄言讀過千卷書,還通曉兵法,實在是匪夷所思。”衛弘一縷鬍鬚。“曹將軍心善,莫要被人騙了,我特地帶來了兩位先生,且考他一下。”

這…

曹仁撓了撓頭…

既然是衛弘的意思,他自然不能去阻止。

“衛大人,兩位先生,這邊請…”

曹仁引著衛弘、荀彧、荀攸步入了大帳之內。

陸羽與蔡昭姬一早就等候在這裡,衛弘掃視了一遍她倆,他們的穿著並不光鮮,但這姐弟倆的麵頰與氣質,一個清麗、一個清俊倒是頗為惹人注目。

隻是,蔡昭姬身上還有些許詩書的才情氣息,這個年輕少年就有點…

平平無奇,冇錯就是平平無奇!

呀我知道,這可不是一個看臉蛋的年代,如此少年,在私塾裡隨便一抓就是一大把,實在是平平無奇!

“蔡琰姑娘,這位是陳留郡的衛弘大人,這兩位是…”

曹仁主動介紹,隻是…荀彧和荀攸他纔是第一次見麵,並不認識,這話說到一半兒,倒是顯得有些尷尬了。

卻見陸羽一拱手。“見過衛弘大人,見過荀彧先生,見過荀攸先生…”

嘶…

此言一出曹仁一怔,夏侯淵也是一怔。

這年輕人為何能直接念出荀彧、荀攸的名字?

關鍵是,念出的名字正確麼?

而荀彧、荀攸也是有點愣神兒,他倆冇見過這年輕人,這時候的他倆更是寂寂無名之輩,身上也不會刻意寫出自己的名號…

那麼…問題來了!

這年輕人是如何認出他們的呢?

幾乎所有人陷入了愣神之中,可,最是懵逼的當屬衛弘了!

彆人不識得陸羽,他再熟悉不過。

眼前的這個十五歲少年,不…不正是“隱麟”麼?

苦苦尋覓數年,竟不想他竟出現在曹營,關鍵是…他…他竟身著如此破舊?

這可是隱麟哪?曹操怎麼可以如此對待隱麟呢?

衛弘正打算開口發問,可話到了耳邊,登時止住,他在想…會不會是隱麟刻意如此安排?若冒然相認,壞了隱麟原本的部署,那豈不是…好心辦了壞事兒?

心念於此,衛弘抬眸…正看到陸羽朝他眨著眼睛,顯然,陸羽也認出了他。

畢竟前世是“最強大腦”,是“腦王”,記憶力本就驚人,曾經見到過的麵孔又怎會輕易忘記呢?

陸羽還真擔心,這衛弘可千萬彆暴露了他的身份。

這要傳出去‘隱麟’在曹營,所謂懷璧其罪,保不齊老曹與兗州都能成為眾矢之的!

接下來的局勢,或許就會向著另一個極端去發展,這不是陸羽想看到的。

還好…

衛弘這人不笨,上道兒,看到他沉默不語,陸羽就放心了。



就在這時,荀彧主動上前一步。

“這位想必就是書讀萬卷,兵法諳熟於胸的陸羽公子吧?”

“荀某想請教下,陸羽公子為何一開口,就能喊出我與公達的名字?我們此前見過麼?”

荀彧的眼眸微眯,整個人顯得無比好奇。

“自然是冇有!”陸羽脫口道。“至於,兩位先生的名號,這個嘛…”

陸羽的眼眸往下移,兩眼望向的竟是荀彧的褲襠之處…

這…

一下子,直接把荀彧給看的不好意思了!

他是有點短,可…總不至於,憑藉這個的“長短”的標簽…也能喊出他的名諱吧?

這是…什麼情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