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八十五章 攻徐州,穩如老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八十五章 攻徐州,穩如老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若然成功鍛造出這材質,那此後我軍的兵器將斬石斷金,削鐵如泥!論及兵鋒,天下諸侯不會有人再是曹公的對手!”

陸羽的話傳出…

一字一句傳入曹操的耳畔,曹操凝眉,眼眸微微的眯起。

短暫的遲疑後,他睜開眼眸,麵朝曹仁:“子孝,你即刻將庫存所有镔鐵,儘數運往龍驍營讓陸羽使用!”

“喏…”曹仁答應一聲,意味深長的看了陸羽一眼,旋即吩咐心腹去辦。

大哥曹操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他賭了,賭陸羽能鍛造成功…哪怕失敗的代價格外慘痛,也要賭!

當然,在曹仁看來,就該賭!

陸羽身上出現過太多玄奇的事兒,無論是他的謀略,他的安排,他的部署,哪一次不是彆出心裁,不是置之死地而後生!

…珠玉在前,不就是一倉庫的镔鐵麼!有什麼不能賭的?

呼…曹操長呼口氣。

在他看來…與其說他願意相信陸羽,不如說,他願意把寶壓在“曹羽”身上,他就想看看,自己這個遺落在民間的兒子到底有多麼的出色,到底能帶給他多少驚喜。

還有…那削鐵如泥、斬石斷金,這八個字,曹操愛了呀!憑著他的性格,哪怕是衝著這八個字,這一波也賭了。

當然了,陸羽還是很欣慰的…

老曹有魄力,也不枉他費心費力的鍛鋼。

除此之外,陸羽想的更遠一些…畢竟他與姐姐身處曹營,曹軍越牛逼,他倆就能過的越安逸…這鍛鋼大業,無論從哪看都是勢在必行!

“賢妹,就快正午了,府上不缺我與子孝這兩雙筷子吧?”曹操轉頭看向蔡昭姬…

意思很明白,賢妹呀賢妹你就先下去吧…接下來聊得是男人之間的事。

“自是不缺。”蔡昭姬登時會意,款款笑道。“倒是疏忽了,還冇吩咐廚子多準備一些餐食…這樣吧,兄長與羽弟在此暢聊片刻,我去後廚看看…”

“有勞賢妹了!”曹操笑道…

說話間,蔡昭姬款款走開…與此同時,曹操則是吩咐隨行親衛也退了出去,因為距離熔鍊還有一些距離,此間能聽到彼此聲音隻有曹操、曹仁、陸羽三人。

直到這時,曹操方纔開口,隻是他的語氣刻意的壓低了許多。“這次救下家父、家弟,你小子可立下大功了,想要我賞你點兒什麼?”

這話脫口,陸羽明白了。

看起來…曹仁並冇有勸得老太爺先行一步,反而是典韋救了他們…

那麼,如今的曹嵩與曹德就該在泰山郡了!那裡,陸羽特地派了五百龍驍騎護衛,萬無一失。

連帶著,老曹欠了他一個天大的人情啊!

大漢以孝治天下,救了老曹他爹,這恩情,足以當他老曹的再生父母了!

誒呀,有那麼一瞬間,陸羽有一種要當爹的感覺!

當然了,也隻是那麼一瞬間…

陸羽一本正經的回道:“曹公剛剛不是已經賞賜過了?一倉庫的镔鐵…此間價值,足夠買下陳留郡數十間大宅子了,這個賞賜已經足夠豐厚了。”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陸羽對曹操太熟悉了。

在老曹手下做事是有技巧的,你越是表現出想要什麼,他越是猜忌你,覺得你有野心,就算給你,也會防著你!

反倒是你表現的啥都不想要的話,他上趕著偏要給你,比如郭嘉,比如司馬懿…就是例子!

特彆是郭嘉,人家要的是妹子,是酒,曹操愣是把“軍師祭酒”這麼重要的官銜交給他…

這足以說明,曹操是個生性多疑愛猜忌的人,卻絕不是一個小氣的人。

故而,陸羽時時刻刻要表現的就是——我啥也不要,除非你硬給!

“鍛造是鍛造,賞賜是賞賜,這哪是一碼事兒?”曹操擺擺手,繼而朗聲道:“之前顧慮你年齡小,若是給予你官銜太大的話,難免那些氏族不服氣!”

“現如今,我曹操兵強馬壯、糧草充足,再不用顧慮那麼多,我任命你為幕府功曹如何?專程為我出謀劃策!”

幕府功曹…

這個官兒聽起來不大,可…實際上,地位很高,因為是曹操的幕府功曹,那在兗州的地位,就相曾經大漢地界內天子之下的“議郎”了。

議郎可以隨時向天子提建議,當年曹操就做過這個官兒…

彆的議郎都是上班摸魚,唯獨他呈上了一連串鍼砭時局的提議!

得罪的人從皇宮朱雀門能排到蒼龍門了…堪稱那個時期“愣頭青”的翹楚!

為此…圓滑、世故的曹嵩,都快哭了!

此番,陸羽成了曹操的“議郎”,心血來潮時提提建議,平時也可以上班摸魚,朝九晚五,倒也還不錯,關鍵是曹操身邊的人地位還高,在兗州能夠橫著走了!

“能成為曹公的幕府功曹,實乃陸羽三生有幸,在此謝過曹公了。”陸羽也不推遲,拱手一拜…

“哈哈哈…”曹操則是拍拍他的肩膀,連連大笑。“我還怕你小子嫌這官兒小了…”

“不小不小!對於我來說,大小長短正適合呢!”陸羽笑著回道…

曹操頷首…對自己的安排,對陸羽的迴應都頗為滿意。

其實,這次他還真的比陸羽想的多了一層。

一來,幕府功曹官銜不大,這樣讓陸羽不會年紀輕輕身處高位,從而迷失自我;

二來,這幕府功曹是他曹操身邊的人,地位並不低,這方便陸羽在兗州行事,有什麼大膽的想法都能夠提出來,付諸於實踐;

除此之外,幕府功曹是可以參與到戰略行動的製定中的,這方便他與一乾軍師、武將的接觸,為日後培育班底奠定基礎;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也是曹操最在意的,幕府功曹是在後方運籌帷幄的,遠離戰場,安全也有保障,實在是一舉四得!

不得不說,曹操為這個長子也是操碎了心。

“哈哈…明日,衙署議事,商談進攻徐州的戰略,陸功曹可要來參加呀!”曹操再度拍了拍陸羽的肩膀…

陸羽敏銳的發現,提到進攻徐州,曹操的語氣中帶著一絲糾結…

冇錯,這是隻有提到徐州時纔會出現的…老曹似乎有些難言之隱。

“曹公對征討徐州,還有什麼顧慮?”陸羽索性直接問道。

“倒不是顧慮,而是明日…我已經能想到,一些謀士在衙署中會說些什麼…”

曹操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嚴肅了起來。“當今天下局勢,牽一髮而動全身,倘若咱們去攻徐州,袁紹、公孫瓚、袁術、劉表突襲我兗州?當如之奈何?”

“退一步說,但凡他們中有一路來攻,那時候…前有徐州丹陽兵,後有強兵勁卒,首尾難顧,進退兩難哪!”

呃…陸羽一愣,老曹說話這麼委婉的嘛…

比如那句“我已經能想到,一些謀士會在明日衙署中說些什麼?”這話聽在陸羽的耳中,就好像是“我有一個朋友,他腎虛、早泄、不舉…”

處於陸羽對“我有一個朋友”的經驗。

敢情,不是謀士顧慮這些,而是曹操擔心有人偷家呀!

這…該怎麼解釋呢?

陸羽眼珠子一轉,細細的回憶起這一年各地的局勢。

這不回憶不要緊,一回憶之下…陸羽頓時覺得,“理智”下的曹操攻徐州,簡直穩如老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