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八十四章 男人的執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八十四章 男人的執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咳咳…

想到哪了。

陸羽撓了撓頭,當務之急,怎麼能想昭姬姐姐“啟蒙”的事兒呢?

桃李年華的昭姬姐…如今正是發育的時候。

再說了…經過陸羽“悉心”的“照顧,什麼鯽魚湯、鳳爪、酪梨的統統安排上,那原本平平無奇的對A,大有小荷才露尖尖角…成長為對B的衝動。

啟蒙也得等昭姬姐快快長大呀…

想到這兒,陸羽那不爭氣的口水從眼角流了下來,整個麵頰上就四個大字——心嚮往之。

當然了,小荷才露尖尖角,蜻蜓尚不能立上頭!

“羽弟?想什麼呢?都發呆了…”蔡昭姬不知道陸羽的心路曆程,款款問道…

呃…陸羽餘光瞟了眼昭姬姐的那啥,多少還是有點失望,離理想中的大小還相差甚遠。

當然了,這股“失望”的模樣自是逃不過蔡昭姬的眼眸。

她再度開口…

“難不成?這鍛造镔鐵一直失敗,羽弟的心情也被打擊了麼?”

冇錯…

陸羽連忙點了點頭,這镔鐵鍛鋼和昭姬姐鍛那啥的過程,陸羽可不就是操碎了心嘛!

“昭姬姐,我…還好!隻是…”

陸羽再度抬眼瞟了眼蔡昭姬的那啥…繼而眼眸轉向熔鐵爐,無奈的說道。

“再這麼鍛造下去,镔鐵就要耗儘了…現在的镔鐵可是有價無市,除了曹公那邊還存有一些外,市麵上不好買的!”

“镔鐵不是已經夠堅硬了麼?何必要再鍛造呢?難不成…還能鍛造出比镔鐵更堅硬的東西?”蔡昭姬接著問…

熟讀萬卷書籍,蔡昭姬對兵器通曉一些,春秋戰國,甚至是秦王朝時期,武器還是以青銅兵器為主。

到楚漢爭霸漸漸的出現鐵質兵器,直到大漢王莽亂權後,鐵質兵器纔算是完全取代了青銅兵器…

在蔡昭姬看來,镔鐵鍛造的兵器已經完全能代表最先進的生產力了…

除了金子外,還有什麼能比镔鐵更堅硬麼?蔡昭姬疑惑連連,她搞不懂,陸羽弟弟到底在追求些什麼?

也不怪她如此想,蔡昭姬哪裡知道,男人嘛,對硬的要求往往比女人要高的多,鍛鋼如此,其它的亦是如此!

“何止是比镔鐵還硬…”陸羽撇了撇嘴。“若真的能鍛造成功,那怕是足以斬石斷金,削鐵如泥了!”

唔…蔡昭姬頓了一下,這世間真有這麼硬的東西麼?一時間,她竟有些好奇了。

“唉…”陸羽卻無奈的又歎出口氣。“可惜了,若要鍛造成功,怕還需要大量的镔鐵,若是找曹公要…如此珍貴的镔鐵,怕是曹公不會給呀。”

一言蔽,陸羽搖搖頭,鍛鋼大業遇到困難了。

就在這時…

“哈哈哈,你倒是說說,什麼是我曹操捨不得給的!”

“你要什麼,隻要我曹操有的,通通拿去!”

爽然的大笑聲傳來,緊隨而至的是輕快的腳步聲與爽然的嗓音…這極富魔性的大笑與聲音,卻不是曹操?還能有誰?

陸羽與蔡昭姬急忙轉過身,卻見曹操與曹仁朝他們款款走來。

“不想今日兄長得空…”蔡昭姬當先開口,依舊是彬彬有禮。

“怎麼…不得空就不能來看看賢妹?來看看賢妹這個聰慧機敏的弟弟?哈哈哈…”曹操回了一句,旋即接著笑了起來!

曹操很喜歡笑…隻要不是死了爹,死了親人,他能一直笑…一定程度上,他一個極端樂觀的人。

隻是,現如今的這個檔口?

老曹竟能笑的這般燦爛?

陸羽眼珠子一轉,心裡頭嘀咕著…想來,曹嵩這是逃出生天了呀!

隻是不知道,曹嵩是被曹仁救走的?還是被典韋救走的…

總而言之,救下來就好…陸羽的心頭也算是喘出一口大氣!

根據古籍文獻的記載,曹操治下的兗州曾經曆過一次大的危機,整個兗州除了三座城郡外,儘數被呂布給偷家了…

而造成這件事兒的根本原因有兩個,一個是名士邊讓的死,讓兗州氏族與曹操嫌隙叢生,另外一個就是曹操為報父仇、征討徐州的過程中,屠城之下…白骨露於野,千裡無雞鳴。

這兩件事讓兗州的氏族格外堅信曹操不是明主,故而他們以陳留太守張邈為首與呂布聯合,一鍋端了曹操的大本營…

可現在,一來“邊讓”這貨冇死,發往朝廷;

二來,曹嵩冇死,曹德活了,對於老曹來說,這次琅琊郡的損失…無外乎丟了點金銀珠寶、死了點不重要的家眷,報仇自然還是要報仇的,可屠城就大可不必!

隻要不屠城,那攻占徐州就簡單許多,而後方兗州也不至於出現大的禍亂!

往小了說,陸羽與昭姬姐的安全得到保障;

往大了說,曹操拓寬疆域、版圖的計劃能夠順利進行,一舉兩得!

當然了,在陸羽看來…最好是典韋救的,這樣老曹又得欠他一個天大的人情!

“我聽文烈講,你小子最近似乎沉迷於鍛造?”

曹操開口了,他刻意的冇有提及父親獲救之事,而是詢問陸羽最近忙碌的事兒。

“曹公,我這…最多隻能算是做個實驗!…”陸羽下意識的脫口。

“實驗?”曹操反問…

陸羽撓撓頭,看起來“實驗”這種詞,還是太時髦了,老曹理解不了啊!“曹公…就是多次鍛造嘗試,得出正確的結果,不過目前看來…還差點!”

“差多少?”曹操每幾日都會傳見曹休一次。

他哪會不知道,陸羽最近在嘗試鍛造一種比镔鐵還要僵硬十倍的材質。

隻是…鍛造的過程有些匪夷所思,將镔鐵熔成液態,然後再用這些液態的鐵灌入原本的镔鐵中。

這種鍛造方法屬實匪夷所思,究是曹操也覺得此事太過玄奇,多半這些價值昂貴的镔鐵會打了水漂。

故而,曹操纔會有如此一問。

此時的陸羽,眼珠子一轉…如實回答。“差的嘛…這個冇辦法估量,需要大量的嘗試,也可能最後會失敗…會一無所獲!”

在曹操麵前,陸羽不願意去說什麼假話、畫什麼大餅…

再說了他也隻是知道鍛鋼的步驟,可實際操作起來,絕冇有理論上的那麼簡單,火候的溫度,生鐵中灌入熟鐵的時機每一個點都十分重要,極其細微的差距或許就能影響到整個鍛鋼的全域性!



嘶…有可能會失敗,會一無所獲?

曹操的眼珠子一轉,他心頭也在評估這句話。

要知道,镔鐵是戰略物資,這年頭有錢搞不到的除了戰馬外,就屬镔鐵了,拿一倉庫的镔鐵去讓陸羽“做實驗”,曹操的心裡也犯嘀咕呀!

“不過…”

就在這時,陸羽的聲音接踵而出,恰恰是這一句話,讓曹操的眼眸一下子變得堅定了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