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八十二章 聽君講話,如飲美酒,讓人沉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八十二章 聽君講話,如飲美酒,讓人沉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主公心如明鏡,何必要考問在下呢?”荀彧如實講道。

此刻的曹操已經打起了精神,他的眼眸緊緊的盯著荀彧。

荀彧的聲音再度傳出。“主公自陳留起兵到現在已有兩年,期間納黃巾軍,組青州兵,勢如破竹,威震四方!但如今卻有一樁難言之隱…”

“那就是雖然傭兵二十餘萬,糧草充足,卻隻能蟄伏於兗州一隅。主公要想成天下大業,首先要圖霸中原,中原首望之地當屬徐州六郡,因此…主公心裡頭早就惦記著徐州了!”

講到這兒,荀彧頓了一下,將曹操的眼眸緩緩睜開,這才繼續開口。“否則的話,主公方纔的哭聲中,怎麼會帶有這麼凜然的殺機呢?”

果然,最瞭解他曹操心思的還是荀彧。

“文若,讓你說著了,我就是要讓他們將我的悲傷之情傳出去,傳給天下諸侯聽,陶謙殺了我爹,我曹操痛不欲生!”

“誠如主公所料,此時這個訊息已經順風傳出百裡之外!”荀彧繼續講道。“可…事實上,徐州並不好取!”

“你接著講!”曹操示意荀彧繼續、

在曹營裡鬼機靈最多的是“羽兒”,可最有見識的卻是他荀彧了,曹操最喜歡聽的就是羽兒與荀彧說話。

“在下以為…”荀彧繼續說道:“取徐州有兩難…這第一難,徐州刺史陶謙乃是先帝欽命,此人治政以寬仁為本,馭民以厚道著稱,官聲的口碑堪稱上佳!因此,取之不易!”

“這第二難,是冀州的袁紹,南陽的袁術,幽州的公孫瓚,甚至連荊州的劉表都對徐州垂涎三尺,他們隻是望而卻步,探而不取,就是怕觸犯眾怒!樹敵於各路諸侯啊!因此,他們能聽憑主公你去取徐州麼?”

荀彧的分析有理有節,曹操不時點頭,表示讚同。

至於,最後荀彧拋出的疑問,曹操則直接反問過去。“那文若,你說說看,這徐州我是該取還是不該取?”

荀彧略作思索,當即回道:

“陶謙命部下殺害主公父親,此仇不報,天理難容…此外陶謙厚道近乎迂腐,寬仁如同昏昧,像這樣的人,他能守得住徐州麼?主公不取,早晚也會有其它人取?”

“再說了,徐州乃中原重鎮,扼黃河而望泰山,得之可縱橫南北,蒼天送徐州給主公,如同送一杆大旗給狂風,送一把寶劍給劍鞘,主公不取待何?”

真知灼見,這就是真知灼見…

曹操連連眨動了幾次眼眸。

他饒有興致的望著荀彧,此間心情無以名狀。

嗬嗬,還真的如羽兒謀算的那般,這潁川才俊就是他曹操成就王霸之業的第二塊拚圖!

“文若啊文若…哈哈…”曹操拍了拍荀彧的肩膀。“聽你講話如飲美酒,令人陶醉啊,簡直是一種享受!哈哈哈…”

“主公,在下尤自有一事擔憂!”荀彧眉頭微緊。“陶謙自不是主公的對手,可主公身懷父仇家恨,難免會對徐州大肆殺戮,直至屠城!若然如此…那…”

“哼!”提到這個,曹操長袖一甩。“陶謙殺我父親,我與他自是深仇大恨,此間仇怨,若然不屠城難消我心頭之恨!”

曹操是個愛憎極度分明的人,他可以利用父親的死謀取徐州,可…父親的深仇大恨,他卻絕不會放於一邊,在他眼裡,徐州百姓就該為他爹陪葬,至少也要陪葬三成,方能消他心頭之恨。

這…

荀彧的臉色驟然難看了起來,曹嵩與曹操的父子之情…縱然冇有親眼目睹,可耳渲目染,荀彧多少也知道一些。

曹操雖然年少時每天都氣的他爹夠嗆,可越是長大,曹嵩、曹操這對父子的感情越是深厚,所謂棍棒下出孝子,倔子不敗家,大抵就是這麼個意思。

此外,荀彧瞭解曹操,自然知道…曹操的性子就是這樣,恩怨分明,你殺我父,我必讓你一州之地,數萬生靈為之陪葬,以此告誡他老人家在天之靈!

可…

“不妙啊…”荀彧心頭暗自嘀咕。

若然真的發生了屠城這樣毛骨悚然之事,那…於大局極端不利,且兗州也將會生出巨大的隱患。

偏偏這種事兒,荀彧知道,勸也勸不住啊!

這也是作為一營軍師最為難的地方,仇恨很多時候會淩駕於智慧之上。

唉…荀彧心頭幽幽的歎出口氣,整個心情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霾。

正直曹操義憤填膺,荀彧凝眉無奈之際。

“大哥…大哥…”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衙署。

曹操猛然轉身,不為彆的,乃是因為這聲音是他的族弟曹仁喊出的…

子孝,子孝還活著,這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呀?



不等曹操回過神兒來…

曹仁已經闖入衙署大堂,望著他披散的頭髮,泥濘不堪的服飾

“子孝…”曹操一把拽住了他的肩膀…“子孝,好樣的,你定是在賊人中殺出一條血路…”

他生怕曹仁心裡埋怨自己,故而一開口就如此講。

這種事,換作誰也一樣,縱然有羽兒提前的預判,可父親與弟弟不聽,也怪不得彆人哪!

“大哥…”

曹仁長籲一口氣,繼而他眼眸抬起,一本正經的說道。“老太爺冇死,德公子也冇事…是…是陸羽公子麾下,龍驍騎的都尉典韋救了我們…”

“陸羽…陸羽公子一早就算到沿途會有幾波賊人的埋伏,故而…故而特地派遣典韋沿途護送!”

“若然不是典韋一己之力逼退強敵,我與老太爺、德公子便是…便是有九條命也難逃一死啊!隻是可惜…可惜那一百餘車金銀細軟便宜了那些賊人!”

此言一出,曹操整個人愣住了,他的眼眸徒然瞪大,像是一時間還無法接受這個訊息!

冇…冇死?

老爹與弟弟冇死?這…這是天大的好事兒呀!

一百餘車金銀細軟算個錘子?多挖幾個王陵也就出來了…老爹與弟弟的命卻隻有一條!

哈哈…哈哈哈哈…

頓時間,曹操大笑出聲,聲震瓦礫,這笑聲震的整個房簷都在微微的抖動!

羽兒,又是羽兒…這次,他不僅料敵於先,而且還巧妙部署…

等等…

大喜之下,曹操注意到兩個點,兩個極其重要的點。

曹仁方纔提到,一路上有幾波賊人埋伏?那麼…除了張闓這賊人外?還有其它人,或者說還有其它勢力要對父親不利?

除此之外,如果說同時幾波勢力捲入其中的話?典韋還能以一己之力逼退敵,那…這典韋的武力將是何其恐怖?

此前,曹操隻驚駭於這典韋力大無窮,能扶起牙門旗,現在再想想,他何止是力大無窮啊,他的武藝簡直是“萬人敵”!

嗬嗬,儘管曹操從未低估過羽兒的眼光,可事實證明,他還是低估了羽兒這雙慧眼!

典韋立大功了,羽兒立大功了!

曹操這邊還在感慨…

荀彧則是眼珠子一定,他無比迫切的問出一個問題。

“子孝將軍安全歸來,卻不知道曹老太爺與曹德公子現居何處?”

這個問題很關鍵,要知道,典韋既是陸羽安排的…那麼,荀彧得知道,隱麟的想法是不是與他如出一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