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八十一章 福禍相倚,大事可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八十一章 福禍相倚,大事可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能不能加把勁兒,俺還冇過癮呢!

典韋的喊話,讓曹仁都驚呆了,這傢夥…這麼牛掰的麼?

當然…與驚駭相伴的是熱血被再度點燃。

他神情激動啊,典韋這傢夥…一個打十幾個,關鍵是…渾然不費力一般,滿臉就寫滿了一行大字——我能打一百個!

這般勇武,屬實讓曹仁深受感染。

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陸羽兩千金從張邈營中挖到這麼個“猛人”,值,簡直超值!

這一刻,曹仁身體莫名的又生起了不少力氣,他再度提起長槍。

“哈哈哈,袁術小兒就派這麼一群土雞瓦狗?也想攔截我等?哈哈…可笑,可笑!”

這…

紀靈眉頭一蹙,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冇有…

誰冇點兒自知之明呢?眼前這黑壯漢的力量、武技,便是三個他紀靈綁在一起也不是對手。

儼然,有他在…截殺曹嵩的任務是不可能完成了。

“撤,撤…”紀靈當即吆喝一聲,果斷撤離。

典韋也不追,待紀靈惶惶逃竄後才翻身下馬,一把拉起了曹仁,又扶起了曹嵩。

“俺家公子說了,讓保護你的周全,上馬吧…俺步行護送著你們!”

俺家?公子?

曹嵩一時間還冇反應過來,“勇士口中提到的公子是?”

“噢…俺家公子啊,姓陸,單名一個羽字!”典韋介紹到,提到陸羽時,他的語氣一改方纔的冷冽,變得柔和了不少。

“陸…陸羽?是…是他?”曹嵩直接聯想到方纔曹仁的話語中也提到了陸羽。

他不就是那個提出“懷璧其罪”,準確預測出此番大禍的少年嘛!

厲害了呀…

“陸羽公子乃是…乃是我曹嵩的恩人哪!”曹嵩長歎一聲,默默的將這個名字記在心間,永生永世不能忘卻。

“老太爺,快上馬吧…”曹仁急忙提醒道,他擔心埋伏之後還有埋伏…當務之急得迅速回到兗州,遲則生變哪。“前麵五裡處有一家酒肆,到那兒咱們可以購得兩匹駿馬…”

聞言,典韋點了點頭,很恭敬的扶著曹嵩坐上馬匹。

陸羽公子要保護的人,典韋還是要禮敬有加的。

就這樣,在典韋的護送下,一行四人有恃無恐的行走在這漆黑的官道上…

此刻,風聲鶴唳,惶惶不安的反倒成了那些埋伏在草叢中的“宵小之徒”。



“張…張將軍,他們…他們就快走遠了,咱們不截殺了麼?”

草叢中,有黑衣殺手提醒張遼。

張遼將手中的月牙戟放下,“唉”的一聲歎出口氣,當即搖了搖頭…“就咱們這些個,綁在一塊都不夠這黑壯漢打的!”

張遼素來眼力過人,對手什麼段位…看上幾個回合,心頭大致就有了譜!

雖說他也是自幼習武,在雁門關抵禦鮮卑人的進犯,曆練了這麼多年,可他能清楚的感受到,便是他與方纔的黑衣頭目綁在一起也不是這黑壯漢的對手,更莫說這一乾小卒…都不夠人家一拳一個的。

與其自取其辱,暴露自己,還不如…算了!

這種情況下,再想截殺曹嵩已經是不可能了。

“罷了,撤吧…”張遼吩咐道。“咱們不是他的對手…”

講到這兒,張遼再度歎出口氣。“呂將軍怕是有敵手了!”

儼然,張遼已經將這黑壯漢的武藝與呂布比肩,曹營中有這麼一個可怕的存在,似乎,是不幸啊!

月影婆娑…

南陽軍、幷州狼騎惶惶退卻,唯獨典韋這邊…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這一路走的有恃無恐。

但…也不知是典韋有心還是無意…

曹嵩獲救的訊息並冇有傳出,此刻,傳往陳留郡的訊息唯獨張闓殺人越貨,曹家一門枉死於琅琊郡。

而這個訊息,使得如今的曹營一片大亂!



兗州,陳留郡,衙署。

曹操低著頭,一言不發,整個臉上冇有半點神色,而一乾武將就站在他的麵前,不斷的大喊著什麼。

“請主公下令,末將隻需三千精兵,五日之內便能踏平五鳳山。”

“末將保證生擒張闓…拿他腦袋給曹老太爺祭靈!”

“還有我…我打頭陣!”

夏侯惇、樂進、曹洪紛紛請命…

就在剛剛,徐州上將張闓截殺曹嵩車隊的訊息已經不脛而走,一百餘車金銀細軟被劫掠,曹家滿門命喪於琅琊,而罪魁禍首張闓還有恃無恐的藏在五鳳山!

“諸位等等…”就在這時,荀彧開口了,“諸位將軍為何要征討五鳳山?殺害曹老太爺的雖然是賊人張闓,但是罪魁禍首呢?卻是那徐州城裡的陶謙。”

格局…這就是格局,一下子就把仇恨給拉到了陶謙這邊。

夏侯惇、曹洪等一乾武人看到的隻是眼前的仇恨,唯獨荀彧看的更遠,他看到的是徐州,是天下!

荀彧的話脫口,眾人一怔…就在這時,荀彧的話再度傳出。

“主公遭此大難,已經是肝腸寸斷,列位可否先退下,讓主公靜靜!”

荀彧是彆部司馬,又是曹操極看重的人,在曹營中身份特殊,他說的話很多時候都是曹操的意思。

故而,一乾武將聞言均拱手拜退,將這衙署留給曹操與荀彧兩人,如何為曹老太爺報仇雪恨,就讓他們細細商量吧!

待得眾人退去後…

荀彧拱手,朝曹操這邊走進幾步,聲音刻意壓低。“在下一者為主公悲傷,二者,給主公道喜!”

這話脫口,曹操低沉的腦袋猛地抬起。“文若,你在胡說些什麼?家父剛剛被張闓殺害,我何喜之有?”

言語間,曹操豁然而起,他一拳猛地砸在案牘上,最可悲的不是慘劇的發生,而是慘劇明明…明明事先就被羽兒給預料到,可…可終究還是冇能避免。

此間所產生的那種“無力感”與“挫敗感”,比親人慘死更難受十倍。

曹操如今的心情並不好受啊!

“福中有禍,禍中有福!”荀彧的聲音依舊不大…“福禍相倚,大事可期!”

此言一出,曹操的眼眸徒然瞪大。

他多聰明,哪會理解不了荀彧的意思,福禍相依…大事可期,禍自然是父親與弟弟的慘死,福,則是他曹操終於有了最合理的藉口進犯徐州!

要知道,如今兗州兵精糧足,他曹操所圖的無外乎是地盤,更大的地盤,而徐州不僅是個大糧倉,地理位置更是與冀州、青州、兗州、豫州、揚州相鄰,進可攻、退可守,不誇張的說,乃是兵家必爭之地!

曹操對它早就是望眼欲穿…

眼眸微眯,曹操抬起頭凝望著荀彧,口中吟出三個字:“說下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