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七十七章 懷璧其罪,招致大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七十七章 懷璧其罪,招致大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典都尉,可否替本公子去辦一件事?”陸羽眼珠子一定,當即吩咐…

“何事?”典韋抱拳問道。

其實,彆看典韋長的凶神惡煞…他是個臉皮很薄的人,他心裡正不暢快呢,領了陸羽公子兩千金,成為了龍驍營都尉,可在他看來,自己啥也冇做,這莫說是投名狀,就是功勞也算不得一件!

多少心裡有點不舒服,如今…聽到陸羽派遣,當下就躍躍欲試了起來。

“本公子派給你十餘名騎士,你帶領他們秘密潛入徐州琅琊郡,沿途護送曹老太爺的車隊…”

陸羽的話接踵傳出。

曹嵩這事兒不好辦,沿途護衛,大量甲士湧入徐州儼然是不可能的,少量精銳護送,又未必能護得住。

如此算來,典韋就是一個再合適不過的人選,這貨…隻要武器不被偷,打個一、二百人,問題不太大。

至於什麼張闓雲雲,典韋估計能打十個!

“公子放心,典韋必定不辱使命!”

典韋答應一聲,自有曹休去替他牽來良馬,不多時,“噠噠噠”…的馬蹄聲響徹,在典韋的帶領下,十餘騎呼嘯而去,消失在了官道的儘頭。

呼…

陸羽長長的撥出口氣,心裡嘀咕著。“曹嵩啊曹嵩,你的命可關乎著時局變幻,但願…典韋能趕得上吧。”

揪心,陸羽的心裡還是有那麼點揪心。

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徐州,琅琊郡。

曹嵩的車隊已經行了一日,一百餘輛馬車裝滿了金銀珠寶,浩浩蕩蕩!

沿途,有陶謙派來的張闓將軍率部護送,似乎,這一路上走的很安逸,眼看就要出琅琊郡地界了。

如今整個馬隊在山腳下歇息,打算一個時辰後再度起行,一路上張闓將軍似乎頗為熱情,總是與曹嵩問長問短的,儼然頗得信任。

卻就在休息的檔口…曹仁帶領五、六騎士喘著大氣,風塵仆仆的趕來…

這一趟,他們是七百裡加急,每人跑死了兩匹馬,這才趕到,看模樣也是累得不輕!

可望到數百車整裝待發的金銀玉帛,曹仁下意識的嚥了口吐沫,越發的體會到陸羽口中提到的那“懷璧其罪”四個字…這個“壁”是真的富可敵國!



“老太爺聽我一言…出門不露白,露白會失財,如今老太爺一百餘車金銀玉帛,必受小人覬覦呀…”

這已經是曹仁第無數次苦口婆心的勸阻。“何況大哥又千叮嚀萬囑咐,懷璧其罪,懷璧其罪呀…”

唔…懷璧其罪?

曹嵩腳步微頓,略作沉思,可很快,他搖了搖頭。“孟德還是太小心了,這不…徐州牧陶謙派上將軍沿途護送?誰人敢劫掠老夫這財物?這豈不會與陶徐州作對?”

“再說了,陶謙昔日與我同朝為官,本就是同僚…如今,又想與我兒交好,他如何敢派人劫持於我呢?”

這話脫口…

“就是,就是。”一旁的曹德連連點頭,他是曹嵩的次子,曹操的弟弟,自幼守著萬貫家財,倘若真如曹仁所講,放棄了這萬貫家財,他不捨得呀。

再說了,因為一個懷璧其罪,就瞻前顧後…這也不是他們曹家的做事風格,總而言之,曹德覺得大哥這次是小題大做了…

“老太爺,德公子,現在可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大哥三令五申讓棄了金銀細軟,獨自前往兗州,自然有他的道理呀!”曹仁還在勸…

曹嵩眼珠子轉動,老年人嘛,總是有些猶豫。

不過,曹德的語氣格外堅定。“子孝…你可知道?咱們這車隊裡有多少金銀?多少珠寶?將這些變賣可以置換多少糧食?”

曹德一本正經的說道。“你肯定不知道,咱們這一百餘車金銀細軟足夠換幾十萬石糧食,怎麼能說放棄就放棄了呢?再說了…向我大哥提出這計略的不過是一個少年公子?他又不是‘隱麟’能有什麼見識?所說的話又豈能當真?這‘懷璧其罪’的言論不過是多心,妄想罷了!”

曹德說的有理有據,一時間讓曹仁都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曹仁感覺有點尷尬…

看起來…說不通了呀!

講到這兒份兒上,估計老太爺曹嵩與曹德公子是吃了秤砣鐵了心要按照原定計劃駛往兗州!

可是…

曹仁眉頭一蹙,心頭暗自嘀咕一聲,軍命不可違,大哥的命令更不能違背,當即曹仁一把將老太爺曹嵩拽上了馬…

“子孝,你…你這是做什麼?”曹嵩一驚…

“子孝,你快放阿翁下來,你與大哥怎麼竟信一個十餘歲少年的話,卻不信我的話呢!”

曹德攔在了曹仁的馬前。

“誰的話我不管!”曹仁的語氣變得嚴肅。“可大哥吩咐了的事兒,縱然得罪老太爺,我曹仁也要如此!曹老太爺不能跟車隊走!”

言辭肯定,不容置疑…

曹仁就是這樣,隻要是大哥的話,他無條件全力遵守…

“德兒,罷了,且聽你子孝的吧。”曹嵩不得以妥協,“我與子孝駕馬先行一步,這些車隊就交給你了,你也無需擔心,妙才已經帶兵在兗州邊境處接應,陶謙的上將軍更是會沿途護送咱們車隊的周全!”

講到這兒,曹嵩轉頭問曹仁。“子孝,老夫陪你先去兗州,咱們就在邊境處等我德兒的車隊可好?”

“再好不過!”曹仁答應一聲,就準備帶曹嵩離開…

卻在這時…

嘩,山腳下的大帳旁,四麵驟然火起…數不儘的火矢從四麵八方爆射而來,頃刻間…十數名曹府的奴仆就中箭殞命…

“有刺客…”

徐州上將軍張闓大嘯一聲,緊接著拔起佩刀,一刀洞穿了曹府管家的小腹!

曹府管家的眼瞳瞪得渾圓碩大,哪怕是死前也不能瞑目啊…

明明張闓將軍喊的是有刺客,為何一刀劈向了自己?明明前一刻還是暢聊的兄弟,後一刻就拔出了鋒銳的佩刀!

咚…咚…

數不清曹府的仆人、家眷倒在了血泊中,整個場麵森然,可怖…就如同這山穀間,奏響了一首通往地獄的葬魂曲。

而此時此刻,曹嵩、曹德…甚至包括曹仁在內,他們儘皆傻臉了!

特彆是曹德,看著周遭的火光,聽著那絕命的哀嚎,他…他雙腿一軟,一縷不明液體刹那間染濕了褲襠!

緊接著,“啪嗒”一聲,他整個人跌倒在地,直到這時…他才意識到,那…那十餘歲少年的預測,大哥曹操的吩咐並不是空穴來風。

因為“懷璧其罪”而“招致大禍”的故事正在上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