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七十三章 碟中諜,計中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七十三章 碟中諜,計中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河內之地,一家酒肆內發生了一件毛骨悚然之事。

兗州派往長安的使團遭受了一輪截殺。

按理說,這種事兒在如今頗為混亂的司隸之地時有發生。

可不同的是,這次曹操手下的這支使團,唯獨死了一人,正是名士邊讓!

而其餘使者安然無恙,就好像殺手的目標隻有“邊讓”一個那般。

這事兒發生時,“正巧”有徐州的商賈經過…親眼目睹,甚至親耳所聞…殺手的口音是來自兗州、青州的!

嗬嗬…誰人不知?

如今的兗州在曹操手裡,青州百萬餘眾黃巾更是歸降了曹操…如此總總巧合之下,難免不讓人懷疑。

殺名士邊讓,或許,本就是曹操暗中謀劃的!

與之同時,徐州的商賈即刻派人七百裡加急趕回徐州稟報,至於緣由,商賈知道…名士邊讓可是徐州牧陶謙的至交好友!

“噠噠噠…”馬蹄響徹,來自徐州的駿馬猶如旋風一般消失在了官道的儘頭。

與之同時,曹操的使者也派人加急將此事報往兗州。

“得得得”馬兒發出一聲嘶鳴,可…還未奔馳出城郡,已經被埋伏在兩側的幷州兵截殺!

與此同時,從幷州兵中,徐徐走出兩人。

左邊的乃是溫侯呂布,右邊的乃是他的謀主陳宮。

“公台兄,何故特地放走了徐州的信使,卻要殺掉兗州的信使呢?”呂布好奇的問道。

“哈哈…”陳宮一縷鬍鬚。“奉先哪,咱們的目的是讓徐州牧陶謙與曹操反目,隻要徐州的信使奔馳而出,這個目的就算是達成。”

“至於兗州的曹操嘛,這事兒他知道的越晚越好,咱們且封鎖訊息,等到時機成熟,那時候訊息放出,足夠兗州氏族與他曹操徹底的決裂了,那時候,就是奉先你入主兗州之時啊!”

嘶…

呂布眼眸微微凝起,雖然冇有完全聽懂,不過…似乎在陳宮的謀算下,入主兗州這事兒八、九不離十了!

終於不用再去做那惶惶逃竄、無家可歸的喪家之犬了。



十日後,徐州,下邳城。

“琅琊郡?曹嵩?”

陶謙洗臉時,他的兒子陶商正在向他稟報,徐州境內發生的一些要聞。

其中,琅琊郡曹嵩打算舉家遷往兗州這事兒,陶謙格外留意。

“也是…”陶謙抹了把臉…“如今兗州兵精糧足,曹操想要將他父親接去那邊無可厚非呀…隻不過,曹老太爺家大業大,要把金銀珠寶全都運送過去怕是不容易啊!”

陶謙早年也曾在朝廷做官,先後追隨過皇埔嵩、張溫,那時候的曹嵩還做過三公之一的太尉呢。

雖然兩人冇有什麼私交,總算是同朝為官,一些讀書人特有的禮儀還是要遵守的。

所謂“賓退,必覆命曰:賓不複矣。”孔子有雲,送客時,一定要站在那裡,目送客人消失在視線範圍裡才能離開。

陶謙是個彬彬有禮的人,格外講究這個。

“商兒,為確保萬無一失,你即刻命曹豹將軍帶領三百騎護送曹嵩至兗州邊境…”

“千萬囑咐他,送至兗州邊境即可,不可越界一步!”

陶謙是個心思細膩的人,格外的講規矩與禮儀。

“孩兒這就去辦…”陶商答應一聲。

說起來,曹豹是他們陶家的心腹,統領丹陽兵,素來剛正不阿,不貪錢財,由他去護送曹老太爺必定是萬無一失。

就在這時。

“報…報…”一名侍衛匆匆而來,他不敢遲疑,即刻稟報。“州牧大人,不好了…您的至交好友邊讓殞…殞命河內之地了!”

啥…

此言一出,“啪嗒”一聲碎響,陶謙手中的茶盞頃刻間碎裂。

賢兄邊讓…殞命了?這…

陶謙尤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再說一遍。”

侍衛將剛剛收到的飛鴿傳書呈報給陶謙。

作為徐州牧,在中原許多城郡均安設有眼線,哪怕是再遠的地方,十日之內,足夠將訊息傳回。

而如今,躍然眼前…傳書之上,賢兄邊讓慘死的過程詳儘闡述,曆曆在目。

這…這不明擺著,是他曹操的謀劃麼?

幾個月前,就聽聞邊讓怒斥曹操,阻撓他納降黃巾,言辭犀利…幾個月後,他就慘死他鄉,屍骨無存,這不是擺明瞭,曹操要將他遣出兗州後,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掉麼?

信箋中提到,徐州商賈是無意間看到。

若非他記錄下了曹操這陰謀…那…好大哥邊讓豈不是死的不明不白?凶手曹操還要逍遙法外。

“砰…”

罕見的,陶謙拳頭握緊,猛然砸向了案牘。

“曹阿瞞!”

一聲大嘯,一貫斯文的陶謙如此震怒並不多見。

“父親…父親消氣,千萬不要…不能傷了身子啊!”

呼…呼…依舊是長長的喘氣聲,此刻的陶謙已然是怒不可遏…

“不能…不能這麼算了,不能這麼算了呀…”

陶謙牙齒咬住嘴唇,他的腦門在飛快的思索,怎麼樣才能…才能為好大哥邊讓討回這個公道呢?

“父親,孩兒有一策,不知可行不可行?”陶商勸道…

“有話就說!”

“曹操的父親曹嵩,還在徐州呢!”陶商提醒道。

“哼…”陶謙的拳頭再度砸向案牘,案牘上茶盞中的水飛濺而出。“枉我還派心腹戰將曹豹去沿途護他周全,我…我…”

聽著父親又要動怒,陶商急忙勸道。“父親何不換下曹豹將軍,派遣張闓去護送曹老太爺的馬隊?”

張闓?

陶謙眉頭微微的凝起,張闓早年當過山賊、又做過黃巾軍,乾的都是那打家劫舍的買賣,再加上此人又極度的貪財好利,如果派他去護送曹嵩…那…

想到這兒,陶謙眼珠子一定,他一下子明白了兒子的用意。

“好,就讓這張闓帶本部士卒去護送曹嵩!”

陶謙已經想明白了,曹嵩…琅琊郡钜富,若是舉家遷往兗州,隨行家產怕是得有足足百車之多,張闓出身黃巾,又貪財好利,如何會不見財起意呢?

他必定會劫掠曹嵩,緊接著逃遁而去…

如此一來,好大哥邊讓之死,他陶謙也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而曹操的仇怨自然會發泄到逃竄的張闓身上。

陶謙心頭已經打起了小算盤…這事兒,就這麼辦!

“來人,即刻傳張闓將軍!”

言及此處,陶謙的眼眸中閃爍出一抹錐處囊中的鋒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