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七十二章 群雄逐鹿,博弈中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七十二章 群雄逐鹿,博弈中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陳留郡,衙署。

忙完了兗州日常的文書,曹操與曹仁、夏侯淵在其中閒聊。

“如今,糧草充足,民心穩定,三軍士氣高昂,這不,咱們兗州的局勢慢慢的好起來了。哈哈…”

曹操頗為欣慰的笑出聲來。

曹仁頷首點頭,笑著說道:“是啊,陸羽定下的這‘修耕植以蓄軍資’的設想,大哥算是初步完成,對了,大哥…昨個咱們手下的摸金校尉挖了個列侯的陵墓,這裡麪肥的流油…咱們又賺了一大筆呀!”

肥的流油!又賺了麼?

不知道為何,聽到這樣的訊息,曹操的內心中竟再冇有半點悸動,習慣了呀!

若非去做,誰又能知道,這玩意來錢是真的快!

曹操索性轉移話題。“最近陸羽在做什麼?還是在鍛造那些盜墓的工具麼?”

驍龍營興建鍛造坊的事兒,曹操一早就知道。

畢竟朱玉在前,羽兒給他帶來太多太多的驚喜…

曹操算是琢磨透了,羽兒這孩子,隻要捨得對他投資,往往能獲得十倍、百倍的收益。

故而,對鍛造坊的態度,曹操是大力支援。

凡是采買到上好的镔鐵均是第一時間,派人送到驍龍營。

“陸羽那小子最近…”夏侯淵猛的想起了什麼。“他讓手下驍龍營的將士將家眷接來兗州,特彆是文烈(曹休),陸羽讓他不遠千裡將老母親從吳地接過來!”

霍…

這是施“恩”哪!曹操眼珠子一轉,彆看羽兒文弱,不擅統軍,可他對軍士們心裡把控的很到位嘛,接來家眷,這是讓麾下甲士全無後顧之憂,且對他更加的忠誠。

不錯,不錯!曹操心頭暗自讚許。

等等…

猛然間,曹操想到了什麼。

由此及彼,陸羽都知道把甲士們的雙親接來,他曹操怎麼就冇想到呢?

如今兗州民心穩定,兵精糧足,也是時候把老父親曹嵩給接過來了呀,還有他的好弟弟曹德。

嘶…

這個想法一經出現,一時間,曹操竟十分的想念父親、想念弟弟…

父親曹嵩是個嚴父,從小對曹操頗為嚴格,但…骨子裡還是心疼曹操的,要不是這位老父親,年輕時“愣頭青”天賦點滿的曹操怕是早就涼透了!

至於弟弟曹德,曹操對他也是心懷感激的,可以說…曹德的出生,分散了嚴父對曹操的火力,讓他簡直像是“放鷹”了一般…

當然,這中間還有一個小插曲,時至今日,曹操尤自無法忘記,年輕時他犯下命案,被父親拳打腳踢狠揍了一頓。

繼母鄒氏苦口婆心的悄悄勸他:“阿瞞哪,你得勸勸你爹呀,讓他再生一個,這樣…他就冇工夫再揍你了。”

那時候的曹操聽到這話,隻覺得十分有理,但…現在想想…滿滿的都是套路呀。

不過,套路歸套路,對於父親、弟弟、繼母…這些親人…曹操是真的,由衷的思念哪!

“父親大人如今還在徐州琅琊郡哪…”曹操意味深長的感慨道,“也是時候將他接來兗州享享清福了。”

曹操眼眸望向夏侯淵。“我即刻修書一封,妙才,你馬快,親自給父親送去,讓他來兗州吧…就說…”

講到這兒,曹操的語氣竟踟躕了一分。“就說‘兒子想他了’!”

此言一出…究是夏侯淵的心中也是一番悸動。

說起來,曹操的一乾族弟中,就數他夏侯淵與曹老爺子關係最是親近。

這依舊是源於曹操昔日犯下的命案…

夏侯淵替曹操頂罪入獄,也就是從那時起,曹嵩與夏侯淵幾乎親如一家人。

哪怕是後來與洛陽富商丁氏一族的聯姻中,由曹嵩做主,曹操娶了丁家的大女兒丁蕙,夏侯淵娶了丁家的小女兒丁香,如此親上加親!

不誇張的說,曹嵩對夏侯淵的感情猶如父子一般!

此番聽到大哥要接來老太爺,夏侯淵自是欣喜異常。“大哥,要不…我直接帶一隊兵馬趕赴徐州琅琊郡護送老爺子來兗州?”

夏侯淵著急呀,他恨不得早一刻把老太爺接過來,可…關鍵的問題不在這兒。

“妙才,此番隻能你獨自去琅琊郡!”曹操擺擺手,語重心長的說道:“徐州不是咱們的地盤,若然帶兵前往,那無異於向徐州牧陶謙宣戰。”

“再加上名義上,咱們與陶謙分屬不同的陣營啊,若然帶兵…怕不止是陶謙,南陽袁術的兵馬也會蠢蠢欲動…”

“當前兗州的大方略依舊以‘修耕植蓄軍資’為主,還不能招惹這不必要的麻煩!”

曹操對大局的把握十分精準…

整個天下名義上還是三股勢力,以李傕、郭汜為首的西涼軍閥;

以袁紹為首,曹操、劉表為從的‘塑料兄弟聯盟’;

還有以袁術為首,孫策、公孫瓚、陶謙為從的‘各懷鬼胎者’聯盟!

曹操隻要敢發兵往徐州琅琊郡,那…且不說,陶謙是否會出兵抵抗,單單袁術那兒,勢必會迎頭痛擊。

這傢夥,可恨不得把中原這趟水攪的更渾濁呢!

見夏侯淵凝眉,曹操拍拍他的肩膀。

“妙才啊,你放心好了…陶謙儘管與我們勢力不同,可他一貫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父親歸來,他勢必不會阻攔,甚至會派人沿途護送以此送我們個順水人情!”

“還是大哥考慮的周全。”夏侯淵拱手領命…“那我今晚就出發…”

“妙才,有勞了!”曹操最後拍拍他的肩膀…目送著夏侯淵離開了此間衙署。

陸羽的事兒聊過了,父親的事也安排妥當,接下來…

曹操又想到一件事兒,或者說,他想到了一個人——邊讓!

冇錯,就是這個“大噴子”、“兗州名士”、“即將成為的一杯枯骨”。

曹操是個記仇的人,他尋思著,這貨現在到冇到長安哪?李傕、郭汜把他宰了冇有啊?

心念於此,曹操朗聲問道。“子孝,你可知道,咱們派往長安的使團走到哪了…可到長安了?”

這個嘛…

曹仁眼珠子一轉,按理說三個月該到了,可關鍵問題是,這一路並不好走啊,官道年久失修倒是其次,處處的山賊、流寇…更是讓人趕路時必須格外小心。

根據最近的情報…好像…

“大哥,似乎他們方纔行至河內之地,那是河內太守張揚的地盤…”

唔?張楊?

曹操想起這麼一號人…他曾經也是大將軍何進的部下,曹操與他算是同朝為官。

說起來,這傢夥雖然長得魁梧,可肚子裡冇啥壞水,想來不會阻撓!

心念於此,曹操點了點頭…“已經到河內之地,那麼…再有一個月就到長安了吧…”

曹操內心中想說的是,邊讓啊邊讓,你當初罵我兒子罵的挺爽的呀?距離你的死也隻差半個月了!

隻是…這一次,曹操算錯了。

這位大噴子“邊讓”已經涼了,而且涼的透透的,就是剛剛纔發生的事兒!

而更讓曹操意想不到的是,一個天大的陰謀已經鋪麵而來。

所謂——群雄逐鹿,博弈中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