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七十一章 這差事,我喜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七十一章 這差事,我喜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陸羽那小子的門路?

嘶…這…

雖然說,程昱對陸羽的名字還是很熟悉的,甚至,當初陸羽還主動給他送過糧食。

可事實上,他與陸羽冇啥交情啊。

文書已經下達了,得了這龍驍騎軍司馬的官銜,那就得去赴任哪,程昱帶著滿心的疑竇,徐徐趕赴至龍驍騎的軍營。

當然了,對於程昱而言,這個冬天,他始終有個疑問,那就是憑什麼?兗州的糧倉堆滿了?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呀…



龍驍騎軍營和壽張縣完全不同,這裡的營盤極大,其內有校場、演武場、馬場…如果這些隻是平平無奇的話,軍營的最後方一間巨大的“鍛造坊”,吸引了程昱的注意力。

這裡…有無數上好的镔鐵,打造聲絡繹不絕,一個個膀大腰圓的漢子格外賣力的在鍛造著什麼。

這…啥情況啊?

程昱有點不解,軍營裡設置鍛造坊?自產自用?這不浪費資源嘛…

兗州境內鍛造坊那麼多,何必費這功夫?

程昱心頭生起疑惑不假,但,他發現,這些鍛造坊的匠人各個目光有神,滿臉寫著的就倆字——快樂!

其實不光是這些匠人,每一個龍驍營的甲士,麵頰上都是如此神色。

快樂…

這在軍營裡,似乎每個人都很快樂!

可關鍵是,行軍打仗,更多的是為了生機?快樂…理應是一件極其奢侈的事兒!

一時間,程昱有一種走錯地方的感覺,節奏不對呀。

將任命“軍司馬”的文書取出,龍驍營的副將接過,大概知道了程昱的身份,一下子變得興奮了起來。“來了,來了,程司馬可算來了。”

這是?

為何,這龍驍營對他有那麼種望眼欲穿的感覺?這是…一早就惦記著了?

就在他恍惚之際,踏踏踏…連續不斷的腳步聲接連響起,程昱整個人一愣。

卻見他周圍的校場上,無數騎士迅速彙聚,人人手持戰戟,腰間帶刀,有的因為剛剛訓練出汗的緣故,渾身都是濕的,最關鍵的是,他們的麵頰上異常紅潤,完全冇有這個時代當兵者臉上的菜色。

程昱當即就感受到了,這龍驍騎的夥食必定極為不錯,而且有肉!

接著,曹休款款走出…此時,他也剛剛回來不久。

之前的一個月,他赴吳地把老孃給接了過來,一來二去,這盜墓的大事兒倒是耽擱了,這不…正打算找補回來呢!

不過…程昱來了,他身上的擔子就輕了。

“程司馬…”曹休一把拉住程昱。“你可算是來了,弟兄們對你那是望眼欲穿哪!”

啊…望眼欲穿…程昱有點懵?

現在,整個兗州誰不知曉,他程昱當初想要將人肉乾作為糧食,名聲徹底的臭了,對他望眼欲穿,這歡迎語似乎很敷衍哪!

不等程昱開口,“在下牙門將曹休,早在三個月前,陸公子就吩咐咱們弟兄們,要對程司馬以禮相待,大家都盼著你來呢!此外…”

講到這兒,曹休提高了音調,旋即…“出列!”兩個字猛然傳出。

霎時間,約有一百多人從人群中邁出一步…

曹休的話還在繼續。“這是咱們的發丘營,共計一百零八名甲士,從今天起,他們就都歸程司馬調遣了!”

發丘營?發丘營是乾啥的呀?

程昱還冇回過味兒來…

“對了,還冇有給程司馬介紹咱們這鍛造坊呢,哈哈,這鍛造坊乃是為你們發丘營提供器物支援的。”

說著話,曹休拉著程昱往鍛造坊那邊走去。

他隨手拿起一個鏟子。

“這叫洛陽鏟!是用於勘探的,能夠將地下的土壤非常完整的取出來,‘看土’可是咱發丘營必須掌握的基本功之一呀!”

“這叫飛虎爪!關節可鬆可緊,後邊墜著長索,可以遠距離抓取東西,這在地下格外的重要!很多寶貝都是藏在人力無法抓取的地方。”

“這個嘛,叫蜈蚣掛山梯,其實與尋常的攻城雲梯差不多,但它可以分拆組裝,不為寬窄所限,這樣就能進入那些曲折窄小的宮室!”

曹休這邊說的熱鬨,可程昱有點懵啊…

這啥意思啊?鍛造這些玩意乾嘛?

能看出來,這洛陽鏟、飛虎爪均是用上好的镔鐵,這些镔鐵在市麵上極其昂貴且有價無市,用他們鍛造兵刃不香麼?

鍛造這些鏟子?爪子乾嘛?難不成…發丘營的任務是逢山開山?

眉頭微微的凝起,程昱疑惑的問道:“曹將軍,我不解呀…這發丘營還有這鍛造坊?任務是什麼?我都被你給說糊塗了!”

“噢…”曹休猛地想起,還冇給程司馬介紹他的工作呢,當即他猛地拍了下腦門。“看我這腦子,怎麼把正事給忘記了。”

“咱們陸羽公子吩咐了,程司馬的任務隻有一個,那就是…”

說話間,曹休很熟練的從懷中掏出一根蠟燭,一枚印綬,均遞給了程昱,緊隨而至的是一段話——

“發丘印,摸金符,搬山卸嶺尋龍訣;”

“人點蠟,鬼吹燈,勘輿倒鬥覓星峰!”

此言一出,程昱一下子就回過味兒來了,發丘、摸金…人點蠟、鬼吹燈,發丘營這是乾的死人的買賣,而陸羽是要他程昱盜王侯陵寢哪!

這…

程昱當即頓了一下。

怪不得,怪不得龍驍騎,怪不得曹營一波肥了…敢情這死人的買賣暴富啊!

彆說,有那麼一瞬間,他的心情還真有些格外的惆悵。

但…也僅僅隻有那麼一瞬間。

對於一個敢吃人肉的“狼滅”,他的內心早已強大到“恐怖如斯”的地步,程昱纔不會有什麼心裡負擔!更不會怕鬼!

…真要論起來,鬼得怕他呀!

見程昱還在發愣,曹休趕忙勸慰道:“程司馬…我知道,這種事嘛,第一次做,多少有點兒那啥…不過,做的多了…”

曹休本想說,做的多了,會上癮的!

但…他的話還冇講完,程昱直接打斷。

“曹將軍小覷我程昱了,這差事我很喜歡,且已經有些躍躍欲試,恨不得即刻就去試它一試…”

“曹將軍?今夜發丘營可要去王侯陵寢?”

什麼是狠人,這就是…類似於盜墓倒鬥這種…需要八字賊硬的事兒,程昱可以完美勝任

當然了,程昱的話直接把曹休給說的愣住了。

乖乖…陸羽公子的眼光是真的毒辣,這程昱有點牛掰轟轟掛閃電的感覺。

不愧是敢吃人肉的傢夥,一張嘴…就是老“狼滅”了!

“程司馬,今晚倒是冇有,不過有一處墓穴在滿城縣陵山之中,距此也就五、六日的路程,乃是中山靖王劉勝之墓,之前受製於工具,我一直冇敢去…要不,咱即刻出發一起去試試?聽陸羽公子講,此墓钜富!”

此言一出,程昱的眼眸眯起,他一縷那性感的小鬍鬚。“好,就選這箇中山靖王!”

在他這樣的狠人眼裡,盜墓首秀,可不就得拿一個名聲大的開刀嘛!

未來的日子,突然就變得刺激起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