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七十章 說個笑話,曹洪不貪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七十章 說個笑話,曹洪不貪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哈哈…”陳宮淺笑一聲,朗聲道。“如今兗州兵精糧足,正麵抗衡咱們肯定是冇有機會的,不過…若然把曹操的主力部隊調出去,再讓他失去了兗州氏族之心呢?”

“調出去?”呂布一怔…

“冇錯,曹操隻要率軍攻打徐州,兗州境內必定空虛。”陳宮接著講…

呃…呂布有一種感覺。

要麼是自己的智商完全不夠用了,要麼…陳宮說的話,統統都是夢話!

曹操好不容易穩定住局麵,這個時候,傻子也知道應該積蓄力量,怎麼會主動出擊呢?

“先生?可是急糊塗了?”呂布反問。

“糊塗,哈哈,冇有比此刻的我更清醒的了!”陳宮擺擺手,笑著繼續解釋道:“正常情況下曹操自然不會攻打徐州,可若是曹操的父親曹嵩,曹操的弟弟曹德死於徐州牧陶謙之手呢?”

這…

呂布繞繞頭。“先生這話更是費解,陶謙儘管分屬袁術陣營,可他一貫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怎麼會主動招惹曹操!”

“哈哈…”陳宮大笑。“這個更簡單,咱們可以讓曹操犯了陶謙的眉頭嘛…”

“奉先怕是還不知道吧?曹操派往朝廷的使團中有一人乃是兗州名士,名喚‘邊讓’!此人與兗州氏族關係默契,與徐州牧陶謙更是交情匪淺,若然咱們偽裝成曹操手下的模樣殺了他…再放回訊息…”

呃…

陳宮話說到這份兒上,呂布就是腦子再漿糊也能搞清楚點兒這中間的聯絡。

而此時,陳宮的話還在繼續。

“偽裝成曹操的手下殺死邊讓,如此一來…曹操在兗州將失去氏族之心,徐州牧陶謙也必與曹操結下仇怨,而曹操的父親曹嵩恰恰在徐州…在他陶謙的地盤!”

“陶謙縱是個好脾氣,可摯友枉死,也不會無動於衷,他的怒氣自然會施於曹操的父親曹嵩的頭上,若是咱們此時再出手,曹嵩一旦有個三長兩短…曹操必定會不顧一切舉兵討伐,而那時…咱們的機會就來了!”

呼…呂布是長長的撥出一口大氣。

這一刻,他愣住了。

一息,兩息…足足十息過後,呂布的眼眸豁然睜大!

而他的心頭唯獨四個大字——此計可行!

殺掉邊讓,嫁禍給曹操,讓曹操引得眾怒;

或借陶謙的手,或親自動手,殺掉曹嵩…以此再引得曹操的震怒,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呀!

一時間,呂布豁然明朗。

高…高啊!

陳公台這嫁禍於人,借刀殺人的計略玩的是既不漏聲色,又屬實刀刀見紅!

這陳公台不愧是他呂布的謀主!

心念於此,呂布拱手一拜。

“先生大才…布這就去安排,必讓這邊讓死的轟轟烈烈,天下儘知!”

“此事有勞溫侯了!”

陳宮回了一句,旋即一縷鬍鬚,眼眸幽幽的眯起,一抹錐處囊中鋒芒於瞳孔間乍然呈現。





兗州,壽張縣。

一個冬天過去了,程昱依舊在這一個小縣城,擔任這麼一個小小的壽張令。

當然,他並不知道,幾個月前他曬人肉乾的事東窗事發,被一些士人發現,並向曹操稟報,儼然一副不嚴懲不罷休的架勢,當然,最終被曹操給壓了下去。

不過…這倒是一下子打亂了曹操原本的計劃。

原本將程昱加封為軍司馬,安置往龍驍營的文書,剛剛發出去,就被曹操派人追了回來。

直到今天,冬天過去,春天來到,萬物復甦…兗州糧倉豐碩,程昱那些“陳芝麻爛穀子”事兒也就漸漸的被人遺忘了。

而此時,這封了遲了幾個月的調任文書再度踏上了征程。

隻不過,今時今日的程昱心情有些複雜。

他能體會到曹操昔日對他的讚許,可…他也知曉,統領一州之地,曹操身上的擔子與難處。

想來…他程昱這樣一個有過“前科”的官員,很難被兗州氏族接納,更難委以重任。

似乎,他的理想與抱負隻能沉淪在這個小小的壽張縣了。

更有甚者,他隨時有可能被罷免,畢竟“吃人肉”這種事兒…仇恨值拉的還是極大的。

終於,文書來了…

等了整整一個冬天的文書來了。

可…出乎意料的是,他冇有被罷免,反而是…提拔為軍司馬,加入了龍驍騎…

“龍驍騎?”程昱喃喃自語。“似乎…是陸羽手下的千人騎兵部隊,由曹休將軍統領!”

他想起了一些有關龍驍騎的資訊…

似乎,曹公對龍驍騎格外重視,許多上好镔鐵鍛造出的武器、鎧甲均會優先送往龍驍騎!

程昱突然覺得,難道…他這是產房傳喜訊,升了?

關鍵是,他之前那狼滅的“壯舉”就這麼淹冇下去了?

無聲無息?

前來壽張縣交給程昱任命文書的乃是曹洪,宣讀完任命,曹洪很古怪的看了程昱一眼…

程昱立時明白了什麼,曹洪將軍嘛…往往下官見了他,多少是要有些保留節目的。

當即…

他掏出一袋五銖錢,遞給了曹洪。“曹將軍辛苦了,這是下官的一點心意。”

“啥意思?你這是啥意思?”曹洪竟是推了回去,完全不接受。“你當本將軍是什麼人?本將軍是這樣的人嘛?拿走,拿走…”

呃…

程昱有點懵,他感覺曹洪在搞笑。

整個曹營誰不是心知肚明,若是有人說“曹洪不貪財”,那鐵定是個大大的笑話。

等等…

程昱猛地想到了什麼,少了,一定是曹洪將軍嫌少了,他趕忙從屋中又取出一袋五銖錢,兩袋一起再度遞給了曹洪。

如今,他的身份尷尬,之前做的事兒雖是好意,卻容易遭到攻擊。

儘管不屑於官場上的私相授受,可為了保全自身,也是不得以而為之。

“你這人怎麼回事?本將軍說不要就不要…”曹洪一甩長袖。“本將軍兩袖清風,根本不是你想象中那樣的人!”說話間,曹洪還把手塞進了袖子裡,意思再明白不過,咱不伸手,你不能給!

呃…程昱感覺這個世界瘋了。

曹洪都不愛財了,你妹呀,一個冬天,啥都變了!

“曹將軍…這…”程昱凝眉…

“哈哈…”卻在這時,曹洪笑出聲來,連帶著,他拍了拍程昱的肩膀。“程司馬啊,你可知道…這次去龍驍騎,陸羽公子要你乾嘛?”

呃…乾嘛?

軍司馬…這軍職,約等於個謀士吧?如果是謀士的話,程昱倒是覺得自己足以勝任。

“可是為陸公子出謀劃策?”程昱當即反問。

“陸羽那腦瓜子…哪裡還用你出謀劃策?”曹洪一擺手,意味深長的說道。“程司馬,本將軍以前還冇看出來,你何時搭上了陸羽那小子的門路,這以後…你可是要發呀!到那時候,可彆忘了老哥哥我!”

說著話,曹洪從懷中掏出了一袋金子竟是塞給了程昱!

這…什麼情況?

曹洪還能出貨?

等等,他剛纔說啥?

發?要發?哪個發…發跡的“發”麼?程昱不由得浮想聯翩…

當然了,此刻的他並不知道,中華文字博大精深,“發”這個字除了發達之外,最重要的一個解釋叫做——挖掘!所謂,發丘中郎將!發丘令!

陸羽這是打算把鬼見愁這名字讓給程昱呢…

胡八一他祖宗必須姓“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