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十九章 同時天涯“失意”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十九章 同時天涯“失意”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冬去,春來。

得益於“發丘”、“摸金”兩大“軍團”,兗州的曹操順利的渡過了初平三年的冬天。

春天萬物復甦,距離收穫的季節更近了,所有兗州士人、百姓、將士對這裡的未來充滿期待…

要不了幾個月,糧食就要豐收,這於本就豐碩的兗州糧倉無異於錦上添花。

曹操這個民選兗州牧的位置是越坐越穩當了。

每每想到這裡,曹操的心情就格外晴朗,似乎…自打羽兒來到這邊以後,一切的一切都變得簡單了許多。

不過,幾家歡喜幾家愁…

距離兗州千裡之外的河內之地,寒風瑟瑟…一處小院中,狂風吹拂下的涼亭顯得有些格外的刺骨。

此間,坐著兩個失意之人。

左邊的身高七尺,英武異常,一雙寶劍眉合入天蒼插額入鬟,一雙俊目皂白分明。

哪怕是冇有帶上他那標誌性的二龍戲珠亮銀冠,冇有提起那霸道威猛的方天畫戟,冇有騎跨那如烈焰般顏色的赤兔馬。他的模樣依舊是惹人側目,至於他的名字嘛,馬中赤兔,人中呂布!

此時的呂布提起一樽青梅酒,眼眸中帶著一抹失意,一抹嘲弄。

“公台兄這次可是全盤料錯了…”

坐在他對麵的正是陳宮陳公台。

隻見陳宮也是提起酒樽。“喝酒,喝酒…”

這副模樣有股子高深莫測的樣子,卻又好像在說——啥也彆說了,都在酒裡,喝完這一杯,還有三杯!

“哈哈哈哈…”呂布發出一聲苦笑,旋即將青梅酒一飲而儘。

陳宮則是長籲口氣,也無奈的品著這酒水中的“苦澀”!

這些年,他們倆過的都不如意。

先說呂布,自打與王允合謀殺掉董卓後,因為王允一係列的騷操作,愣是讓大好的局麵一夕間葬送!

呂布兵敗,逃離長安…先投袁術,因為太裝逼了…被袁術拒絕;

再投袁紹,助袁紹平定黑山軍後,卻被袁紹猜忌,甚至暗設甲士打算尋機了結了他的性命…若非此時陳宮的出現助他逃離,怕是呂布已經殞命冀州!

之後,呂布逃到河內之地,投靠此間太守張楊…如今,在這裡也待了一年之久。

呂布哪裡是寄人籬下之人?

這一年來,過得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唯獨陳宮在苦苦勸其等待,暗中召集曾經的幷州舊部,等待時機…謀得一個棲身之所。

而陳宮看重的棲身之所恰恰就是曹操的兗州,隻是…誰能想到,不過是一年,內憂外患的兗州,竟一下子變得固若金湯,一潭死水的兗州軍政,竟一息之間煥發出生機勃勃之象…這點,究是陳宮也不能預料。

“公台…”呂布主動給自己,給陳宮添滿了酒水。“你昔日講,曹操曾趁著兗州牧劉岱殞命之際謀得兗州。我呂布也可效仿,趁著曹操殞命黃巾之際前去接管…可這一年過去了,黃巾軍非但冇有滅了曹操,反倒是加入了曹營…”

“公台又講,百萬黃巾之眾,兗州糧庫拿不出這麼多糧食,饑腸轆轆之下,兗州境內必有大禍,氏族、黃巾都會把矛頭指向曹操,我呂布可趁機出手滅了曹操,入主兗州…可…”

講到這兒,呂布將手中的酒樽一飲而儘。

“嗬嗬…嗬嗬嗬…”

冷笑聲中,飽含他對自己的嘲弄,他感覺自己很傻很天真哪,怎麼就信了陳宮的鬼話呢!

現在的局麵是…

兗州非但冇亂,反倒是兵精糧足,曾經曹操的“內憂”反手都要成為彆人的“外患”了,呂布這謀取兗州的機會是越發的渺茫。

難受,想哭啊!

“奉先且稍安勿躁…”陳宮的眼眸眯起,兗州發生的事兒太過玄奇,究是他也搞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過…倒是有一條風聲。

“奉先可知道?當初勸曹操入主兗州的是何人?”陳宮反問。

“何人?”呂布抬眸,這個問題,倒是讓他好奇了起來。

“隱麟!”兩個字款款從陳宮的口中傳出,緊接著,陳宮緩緩起身,負手而立,細細的講道。“近來有細作探明,昔日隱麟雲遊徐州彭城郡,曹嵩曾特地吩咐其子曹德趕赴彭城贈予隱麟姐弟金子、糧食無數,為此…隱麟向曹德泄露天機,說兗州牧劉岱將死,並勸曹操入主兗州,這纔有了之後的事兒!”

嘶…

呂布倒吸一口涼氣,他隻知道曹操入主兗州,入的是恰逢其時,分毫不差…

可特喵的,誰能想到這中間還有這一層乾係。

是曹操他爹曹嵩,曹操他弟弟曹德…不,準確的說,曹操是得隱麟相助,怪不得呀。

昔日,月旦評有雲——得隱麟者可得天下!現在在細細的揣摩這句話,呂布覺得,有那麼點兒內味兒了。

“公台的意思是…”呂布連忙開口去問…

“隱麟能算準人的生死,我陳宮就不是隱麟,如何能知天命呢?咱們最多隻能儘人事罷了…”

彆說,陳宮這麼一開口,呂布的心情還舒坦了不少。

這幾年要說風頭最盛的,除了袁氏兄弟的撕逼大戰,就數隱麟這神鬼般的預言了,如果說…是輸給他的話,那還好吧!

當然了,呂布也不甘心哪,寄人籬下的日子總是彆樣的苦澀。他呂布什麼時候才能不像一隻喪家之犬般四處流竄呢?

“公台…似乎,近一年來…坊間再無隱麟的訊息,否則…縱是千裡萬裡,我呂布也要登門拜訪去問詢破局之策呀!”

這話脫口,陳宮頓了一下,旋即纔開口道:“隱麟歸隱於我們未必是禍…我們得不到提示,他曹操同樣得不到提示…還有…”

陳宮賣了個關子,呂布卻已經是急不可耐。“先生啊先生,這都火燒眉毛了,有什麼話你就彆繞彎子了。”

“哈哈哈哈…”陳宮大笑起來。“某有一計,除非隱麟身處他曹營之內,否則…此計可助奉先兵不血刃的謀得此兗州八郡之地!讓他曹操儘失人心,讓他曹操惶惶逃竄如喪家之犬!”

咬牙切齒,陳宮的拳頭豁然握緊。

所謂愛之深,恨之切…

曾經身為中牟縣令的陳宮有多看好曹操,如今,他就多想打敗曹操。

曹操啊曹操…你當初殺呂伯奢一家時,不是說寧我負人,毋人負我麼?

嗬嗬…那好,這一次,我陳宮就用曹操的方式打敗你這曹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