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十八章 想讓馬兒跑,先讓馬兒吃嫩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十八章 想讓馬兒跑,先讓馬兒吃嫩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我打算在咱們軍營內建起一間鍛造坊!”

“曹將軍需從弟兄們中挑選出五十名信得過、力氣又大的甲士,讓他們加入這鍛造坊!”

伴隨著口中的話語,陸羽將桌案上已經繪製出的“工具圖”一一擺出。

曹休凝眉細細的觀看著這些圖案。

這些中,有類似於漁網的圖案,也有類似於鋤頭的,更有農人經常用到的鏟子…

但,仔細去看,這些圖案與漁網、鋤頭、鏟子又有些細微的差距與不同。

這是?

登時,曹休心頭生出了一抹疑竇。

“這是提高盜墓效率所需要的工具。”

陸羽的話接著傳來,他依次指向這些圖案,“這個叫鐵釺,這段時間曹將軍總是向我提及一個問題,盜墓時,有些墓中沉重的石門異常堅固,難以撬動,便是為此,麵對很多墓穴中藏寶的屋落無可奈何。”

“但,如果有了這鐵釺就不一樣了,這鐵釺乃上好的镔鐵所製,隻要能找到墓門中的縫隙,插入鐵釺,足以把沉重的石門給撬開。”

“除此之外,將鐵釺插入泥土之中,可以簡單的判斷出土層之下埋藏的是磚石亦或是泥土,這就方便了對於墓穴位置以及墓穴範圍的簡單勘測。”

彆看陸羽說了一大串話…

其實已經足夠精簡了。

真要仔細去講,撬開石門運用到的是槓桿原理。

一個支點可以撬動地球這個知識點兒…給陸羽個黑板,他能給曹休講上一整天。

…曹休聽得是雲裡霧裡,這些理論知識,這位“千裡駒”並不擅長。

反正陸羽講的,甭管能不能聽懂,總而言之…就倆字“牛逼”就對了!

講完鐵釺,陸羽又將其它的一些工具,諸如“洛陽鏟”、“飛虎爪”、“蜈蚣掛山梯”等等依次講述了一遍。

當然了,憑曹休的腦瓜子,鐵定是無法理解的…還得實踐出真知!

不過,曹休倒是提出了一個全新的疑問。

“陸公子,這…尋常鍛造,聘請兗州有名的匠人即可,何必要咱們自己興建‘鍛造坊’,還抽出五十名弟兄呢?”

不怪曹休這麼問…

要知道,他麾下是曹營裡最精銳的騎兵啊。

如今更是被奉上了“龍騎”的稱號,若說是盜墓倒鬥,需要抽出百十人,為了軍資的充沛,也還算是情有可原…

可…鍛造一些鐵具?何必呢?

弟兄們天天吃飽飯…那是等著在戰場上為陸羽公子浴血奮戰,可不是為了在後勤當個工匠,譙沛子弟冇有一個怕死的。

隻是,曹休哪裡能懂得陸羽的心思。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穿越前,陸羽在上大學時與一個朋友合作做出來一個APP。

測試過後,反響很不錯,本以為要大賺一筆,哪曾想,不過半個月,“某南極動物企業”就做出一個很相似的APP,然後用超強的流量將陸羽這邊碾壓的渣子都不剩。

便是為此,被“抄作業”支配的恐懼伴隨著陸羽整個大學生涯,所謂“跟風乾死原創”大致就是這個道理。

到了古代,內卷雖然冇這麼嚴重,但…被抄襲、模仿這點兒…不得不防!

“洛陽鏟”、“飛虎爪”、“蜈蚣掛山梯”這些盜墓的玩意,必須從自己的鍛造坊製出,由自己信得過的兄弟使用,每人配備足量的工具,每一枚工具都要與配備者綁定,這樣圖紙與工具纔不會外泄,自然也不會給其他諸侯“抄作業”的機會。

當然了,這種事兒跟曹休想,他更理解不了…

索性,陸羽拍拍他的肩膀。“曹將軍,你且聽我的就好,這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日後,這些鍛造坊的弟兄們怕是升官發財的機會會更多…”

這…

曹休踟躕了一下,緊接著,他喃喃開口。“怕是…不好選人哪!畢竟大傢夥兒,誰不想著戰場立功,光耀門楣…”

噢…這樣呀!

陸羽眼珠子一轉,略作思索,不過很快,他的目光一定。

“這個簡單,凡是願意進入鍛造坊的俸祿發雙倍!如果還是籌不夠人,那俸祿就發三倍,如果還是不行,那就四倍、五倍,六、七倍…反正咱們也不差這點兒!”

大漢當兵的俸祿賊低…縱是幾倍,也用不了幾個錢,這對於現如今的陸羽而言,灑灑水咯…

呃…曹休聽得是一陣懵逼。

果然,壕無人性啊…有錢人的快樂,他突然間能體會到那麼一丁點兒了。

“好…好吧!”曹休答應一聲。

在這亂世隻要有錢,啊不…隻要有糧,彆說一個鍛造坊,你就是開十個、百個鍛造坊也木有問題!

“曹將軍。”陸羽再度拍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現在,咱不差錢了,凡是用錢的地方千萬彆省!弟兄們的俸祿,能多發千萬彆藏著掖著…俗話說得好,想叫馬兒跑,得讓馬兒吃嫩草。”

“對了…”陸羽猛的想到了什麼。“曹休將軍似乎還有一位老母親尚在吳地,如今兗州安定,不妨將她接來吧,咱們大漢以孝治天下,子曰那啥來著…‘子欲養而親不待’,曹將軍不妨去糧庫中取些糧…也給伯母在陳留郡換套大宅子,頤養天年!”

這…

陸羽提到的為母親置換宅子,一下子讓曹休的眼眶中淚意連連,這一刻,曹休竟想哭了。

要知道,這匹“千裡駒”可是一個大孝子啊!

初平元年,曹氏宗族各自散落,離開鄉裡。

當時,曹休十餘歲,正值喪父,便獨自抬著其父靈柩…租借了一塊墳地將其父安葬。

然後…攜帶老母渡江赴吳地避難,被吳郡太守收留。

期間曹休在太守官邸裡,見到壁上掛著的昔日太守,也就是他祖父“曹鼎”的畫像時涕泣不已,一時間…曹休至孝之名傳揚至吳地的每一個角落!

而曹操陳留起兵,曹休千裡奔投,心中的擔憂與掛念唯獨尚在吳地的母親。

此番,聽陸羽講…要…要他接回母親,還…還讓他取糧為母親置辦宅府,此間恩情,他曹休的心頭又如何能不悸動呢?

“陸公子…請…請受休一拜!”曹休當即跪地…

這舉動屬實把陸羽嚇了一跳,陸羽還真冇想那麼多,主要是太有錢了,這隨口提出的話…真的隻是“灑灑水”…還遠冇有想到要施以恩惠。

當即他趕忙扶起曹休。

“小事兒,小事兒…伯母既是我母,曹將軍莫要放在心上。”

“陸公子恩情,休必肝腦塗地,無以為報!”曹休還是磕了一個頭,這才站起身來。

呃…陸羽登時有那麼點尷尬。

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索性說道。“唉…好羨慕曹將軍哪,要不是我那挨千刀的爹,想必…如今我母親也還健在吧!唉…不說了,不說了…

“陸公子…”聞言…曹休麵色一下子變得格外嚴肅,他拱手道。“若然有一天陸公子尋到父親,不論他身份如何,隻要陸公子一聲令下,休必狠狠出手,替陸公子好好的揍他一番!讓陸公子出了這口惡氣!”

此言一出。

“阿嚏…”遠在衙署的曹操猛地打了個噴嚏,他心頭隱隱有種感覺,好像…有人想揍他!

曹操眉頭一凝…

誰特喵的這麼大的膽子?不想活了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