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六十二章 要做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董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六十二章 要做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董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天矇矇亮,曙色微明下,馬超的語氣格外的冷厲。

他麵色複雜的望著天,感受著…這夜從黑到白,從模糊到清晰,乃至於…一切一切的汙濁這一刻徹底被洗滌。

“孟起這是怎麼了?”

韓遂能看出馬超情緒的不對,連忙問道。

“嗬…”馬超冷笑“韓伯父與父親還真是莫逆之交啊!”

這…

韓遂感覺氣氛有些古怪,卻依舊回道:“孟起,我與你父親幾十年的交情,義結金蘭,他的痛,他受過的苦,我亦感同身受!”

“是麼?”馬超又笑了…

隻不過這一次,他的笑容中帶著一絲譏諷,像是原本“被當成猴子耍”的他,如今…可以當一次耍猴人。

誰被矇在鼓裏,還不知道呢?

馬超昂起頭,眺望著天穹。

——“韓伯父…天亮了!黑幕下潛藏著的…終將會被陽光暴露,一切都結束了!”

這…

頓時,韓遂生出一抹不詳的預感。

他刻意的後退了一步,退到梁興、馬玩、楊秋的身後…

這三將的手下均去進攻龍驍營,可作為統領,他們均在此處後方統籌,他們均大感意外,怎生今日…大優的局勢下,馬超馬孟起一反常態!

正欲發問,就在這時。

“韓文約,你可還識得我?”

一道低沉卻蒼勁有力的聲音在韓遂身後傳出…

恰恰就是這道聲音…

韓遂混身一個激靈,宛若聽到了“鬼叫門”一般,他迅速的轉身,這才發現…在馬雲祿、龐德的攙扶下,一箇中年男人正望向他,目露錐光。

而這中年男人…韓遂一點也不陌生,他…他不就是馬騰馬壽成麼?

“壽…壽成賢弟!”

下意識的開口…

隻是…

“哈哈,這聲‘賢弟’還是免了吧。”馬騰顯得很不客氣他長袖一揮,“我可當不起你的賢弟,你不是要殺我麼?如今我就在你麵前,你倒是動手啊!”

這…

此刻的韓遂,一雙瞳孔遍佈驚怖之色。

他的額頭上冷汗直流,整個後背都是濕的…

馬騰冇死。

而且…他…他似乎已經知道了一切。

這…

這…

“壽成,誤會…我想你…你一定是誤會我了!”

“你莫要聽那宵小之徒的言語,我…我以為你被那曹操所害,這才…這才集結了西涼的一眾弟兄們,為你…為你報仇啊!”

嗬嗬…

韓遂的話,讓馬騰笑了…笑的很悲愴,很淒涼。

“你是我的結義大哥呀,借謀害我…勾起西涼與大魏的仇恨,然後…然後滿足你的一己私慾,嗬嗬…大哥,我的好大哥!”

馬騰的話幾乎一字一頓,他目眥欲裂,他的眼中恨不得迸發出能焚燼一切的怒火。

韓遂心知…

此事已經敗露,再無轉圜的餘地。

索性,他也不隱瞞了。

“既然你什麼都知道了,哼,那我便告訴你。”韓遂怒目瞪向馬騰,瞪向馬超…“這一切的計劃的確是我圖謀的,是我要借你的死,重新燃起關中對關中的仇恨,可你們知道…我為何要這麼做麼?”

韓遂挺直了腰板,他的表情可怕,語氣卻嚴肅至極。

“你有冇有想過,為什麼這麼多年,咱們隴西的武將為何不受朝廷重用?咱們隴西將門比之那些關東的世家,有什麼不如?可憑什麼就是他們壟斷著整個大漢的仕途、官場、一切資源,而我們隴西人卻成為了備受打壓的邊郡武夫!”

聽到這兒,馬超拔出佩劍,“父親,無需聽此賊多言,讓兒先割下他的首級!”

說話間,馬超就要刺出一劍。

“孟起!”

哪曾想,馬騰卻是喊停了馬超的行動,“讓他說,讓他說…”

馬騰的眼眸漸漸的凝起,他太想知道,是什麼…能驅使這韓遂,不惜殺掉自己的結義兄弟,行那天怒人怨之舉!

“嗬嗬…壽成,你是伏波將軍馬援的後人哪!你是隴西將門之後啊!”

韓遂一聲冷笑,繼續道:“光武皇帝之前,咱們邊郡武人也曾大放異彩,可王莽篡漢,光武中興靠的卻是南陽與河北等地豪強的支援,從那時候起,大漢朝廷就是關東人說了算!就與我們隴西人無關了!”

“關東豪強與儒家聯合,用所謂的天權神授…使得其慢慢發展成壟斷朝政的世家,他們長期掌握著兩漢時期的軍政大權,可我們…我們這些邊陲武人,隻能成為備受歧視與打壓的邊郡武夫…關東出相,關西出將,狗屁關西出將!”

“那是這群關東的氏族把我們當狗一樣看待,讓我們替他們駐守邊陲而已,讓我們的血去滿足他們紙醉金迷的奢華而已!”

的確…

縱觀光武中興後,在原本的社會矛盾上,大漢又多出了“隴西武將集團”與“關東士族”那不可調和的矛盾。

而這個矛盾最終爆發點是董卓…

這些一直被關東士人欺負的隴西武將們,當看到了與他們同樣出身,卻又有希望執掌大權的董卓時,怎麼可能不傾心相輔。

怎麼可能不追隨著他,殺進洛陽,怎麼可能對那些關東的氏族有好臉色!

董卓廢除少帝劉辯,便是想要起到威懾關東士人的目的;

十八路諸侯討董,與其說是反抗董卓的廢帝之舉,不如說是…關東氏族聯合起來對隴西人的反抗!

“哈哈。”韓遂細細的講述出此間的因果後,他笑了,“人言董仲穎是逆賊,可我覺得,他是我們隴西的英雄,是我們隴西人反抗這份不公,反抗氏族壟斷官場的開始,哼,壽成啊,你依附於曹操…卑微的做魏的一條狗,可我韓遂,我隴西萬萬千千的子弟不是生來做關東人的狗,我們為何不能做狼?”

“哼,壽成…你有冇有想過,隴西的未來,是要做忠於主人的狗?還是做讓人畏懼的狼?你難道忘了麼?這些年…我們受到了多少欺負,受了多少欺負?就因為我們是隴西人,我們生來卑微呀!外境之臣無詔不入都城,邊陲之間不入陛下百步,儒家定下這規矩,我們隴西人卑微呀!”

“壽成啊,你真了不起,你將女兒嫁給南狩侯,你得到了九卿高位,大家都敬你,可關中呢?可隴西呢?這什麼…什麼破地方啊!我…我就是要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向東,我要向東,我要殺儘許都城,我要廢除了這傀儡天子,我要做第二個董卓!讓關東人聞風喪膽的董卓!”

韓遂的聲音一聲比一聲大,一聲比一聲嘹亮…

到得最後,那句“讓人聞風喪膽”的董卓,更是聲震雲霄。

這一刻不光馬騰,就連馬超與馬雲祿…龐德…乃至於梁興、馬玩、楊秋都有些觸動。

韓遂的聲音還在繼續,卻壓低了許多。

——“我韓遂冇有什麼改天換地的夢想…我隻是不要讓隴西人再被關東人欺負了,我特麼的就這一個想法,就算是不惜拿你的命再度點燃關西與關東的戰火,我…我也絕不後悔!我受不了了,隴西人不該被欺壓,隴西人該站起來了!”

言及此處…

韓遂的語調已經有些癲狂。

——“我要做董卓,讓所有關東人聞風喪膽的董卓!我要做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董卓…”

滴嗒,滴滴嗒…

韓遂的眼眶已經飽含熱淚。

今時今刻,他…的這一番話,可謂是推心置腹了!

而這一番話落下,梁興、馬玩、楊秋均站在他的麵前,紛紛拔出佩刀。

“孟起,你若是要動韓將軍,那就從我們的屍體上踏過去吧!”

梁興當先一句。

麵對西涼“錦馬超”,馬玩有些恐懼,可他依舊橫著劍。“隴西人是受夠了,隴西人最翹首期盼的,就是再出個董卓!韓將軍,我…我追隨你!”

楊秋冇有說話,而是眯著眼…緊緊的盯著麵前的馬超、馬騰…

他知道,如今這麼近的距離,冇有人能攔得住馬超。

“父親…”

馬超請示馬騰。

馬騰眯著眼,沉吟了許久…

終於,喃喃吟了四個字——“留他性命!”

“是!”馬超答應一聲,當即挺劍而去,一時間,刀光劍影,如雷如電…電光火石間就奪去了梁興、馬玩、楊秋三人的性命。

韓遂起刀格擋,可刀劍交彙,隻一招,他的左手便被馬超的劍劈斷…

“啊…”

隨著一聲痛苦的哀嚎,韓遂整個人跌倒在地。

而這邊的打鬥也吸引到了更多的人,隻是…馬超早有部署,所有韓遂的親衛,已經被搶先一步就地格殺!

快…

整個出手迅捷至極,馬超的劍法之高,讓人目眩神迷…

在《魏略》中曾有過一則記載,馬超在與韓遂的女婿閻行交戰時,閻行挺長矛來刺馬超,結果馬超使出了“出手法”,一劍削掉閻行的矛頭!

其中提到馬超這“出手法”在《籌海圖編》、《江南經略》、《陣紀》等書籍上都有記載。

在明代關於選練與作戰的兵書《陣紀》記載:

——劍用則有術也。法有劍經,術有劍俠,故不可測。識者數十氏焉,惟卞莊之紛絞法、王聚之起落法、劉先生之顧應法、馬明王之閃電法、馬超之出手法,其五家之劍庸或有傳。

其中…馬超之“出手法”彆具一格乃是後世劍法中的獨樹一幟的存在。

“啊…啊…”

這邊韓遂還在哀嚎…

另一邊,馬超已經向馬騰拱手,“父親,為何留下這逆賊的性命?”

馬騰深深的凝望了韓遂一眼,繼而轉過身又掃過馬雲祿,他張開口,想要說些什麼,可最終還是閉上了嘴巴!

其實…

他想說的是,他要讓這位結義兄弟親眼看看,在陸子宇執掌下,大魏的未來…

——關東氏族將不再壟斷官場!

——隴西武人亦有機會…位列公卿!

如果是彆人…或許這終將是奢望!

可…若是陸子宇,或許…不…不是或許,而是一定會迎來這麼一天!

他馬騰這個未來的女婿,他的身上永遠佈滿了“驚喜”二字。





曙色微明,莽莽黃沙,浩瀚大漠上。

數不儘的人廝殺在了一起,殺紅了眼的龍驍騎,他們以小隊為單位瘋狂的衝亂敵人的軍陣,為這場人數懸殊的戰役…爭取到了一個又一個勝機。

而西涼軍顯然已經意識到,這支龍驍騎衝鋒的速度已經越來越慢,他們身著重甲,每一次衝鋒都是對戰馬的消耗,隻要再拖延一會兒,他們勢必就會步入“強弩之末”的境地。

隨著時間的加劇…

儘管龍驍營的傷亡比起西涼軍的傷亡可以用“微不足道”來形容。

可…局勢已經朝著不利的方向發展!

這也讓龍驍營中的每一個將軍,咬緊牙關…真的…真的要被耗死在這裡麼?

一處沙堆上。

陸羽與沮授、郭嘉、曹衝等人站在這裡,觀察著戰場。

陸羽獨自一人站在最靠前的位置,可以看出,這一仗他也很緊張。

沮授感慨道:“這麼打下去,不是辦法呀!敵軍可以以車輪戰的方法不斷消耗龍驍騎,可龍驍騎的體力能支撐兩個時辰、三個時辰,但…能支撐一整天麼?”

是啊…

這麼打,鐵人也扛不住啊。

“陸師傅他…”

倒是這時,曹衝喃喃開口。

曹衝這麼一提醒,所有人望向前方不遠處的陸羽,凝眉駐足,似乎並冇有什麼不妥…

“衝公子?你是看出了什麼?”沮授詢問曹衝。

“陸師傅似乎在等待著什麼…”曹衝張口道…

這…

所有人再度望向陸羽。

就是這次的一看,他們看到陸羽原本那嚴肅至極的嘴角,揚起了不少,和緩了不少…

“哈哈…”

乃至於,他們聽到了陸羽在笑。

而順著陸羽的目光,他們看到了…不遠處的塵土飛揚。

冇錯,在西涼鐵騎的後方,密密麻麻的又出現了一支五萬人的騎兵隊伍,無數的旗幟在風中獵獵作響,旗幟上高書的“馬”字,已經告訴這片戰場,馬超帶領著他的精銳騎兵加入了這場廝殺!

“馬超?”沮授麵色冷然…

西涼錦馬超的名號,他並不陌生啊。

如果…此時的龍驍營再被馬超這麼一衝,那極有可能…

剛剛想到此處…

馬超的騎兵隊伍迅捷如電,已經殺來…

沮授的心情也提到了嗓子眼!

可…

僅僅是一個刹那,沮授的瞳孔瞪大,十分不可思議的望向戰場。

不對呀…

馬超與他的騎兵隊伍在乾嘛…

這是…

似乎…他們是…是要爆了原本西涼騎兵的那朵黃色的小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