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五十七章 烏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五十七章 烏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夏侯惇這邊就要翻身上馬。

荀攸是攔也攔不住。

他想勸,理智的去分析,當務之急是取“安定城”的好機會,而安定城乃是打通西進雍涼的要道,位置至關重要!

可偏偏…他又能怎麼勸呢?

彆人不知道陸羽的身份,荀攸可是知道的…

莫說是一個安定城,就是整個西涼與他相比,也是微不足道,陸羽不能有事啊!

可…

荀攸篤定,陸羽既然敢帶兵去安定城的後方,那勢必會想到對方最凶猛反撲…乃至於孤注一擲。

那麼…

憑著陸羽那攻心之法,他豈會冇有防備?

又或者說…這也就是他計劃中的一環,他是故意的麼?

想到這兒,荀攸眼珠子一定,再度攔在夏侯惇的馬前。

“夏侯將軍,哪怕是攻,也當先取安定城!冒然去救援南狩侯,或許會壞了南狩侯的計劃!”

夏侯惇已經下定了決心。

“安定城已是一座空城,軍師去取即可,本將軍現在隻要子宇活著!”

言及此處,夏侯惇駕馬…

營外…曹洪早已點好了七千騎兵,雖與十二萬西涼鐵騎相比是少了一點,可每一個人目光炯炯。

他們知道…這一次,他們要乾一件大事兒!

乾一件救援龍驍營的大事兒…

“得得得…”

“噠噠噠…”

隨著戰馬的一聲聲長嘯,馬蹄聲動地而出。

荀攸凝著眉:“他們都不怕麼?”

身側步兵的統領李典下意識的回道:“軍師是指…怕西涼鐵騎麼?”

“哈哈,若是西涼鐵騎,那似乎…冇什麼可怕的,畢竟龍驍營這麼些年還未嘗一敗,這些騎士多半要慶幸,他們能與龍驍營的騎士們並肩而戰!依我之見,該聞風喪膽的是西涼鐵騎吧?”

這…

荀攸撥出口氣,心頭感慨連連。

他不關心這所謂的“並肩而戰”,也不想知道西涼鐵騎會不會“聞風喪膽”…

他最想知道的是,陸子宇這葫蘆裡到底賣的是甚麼藥?

就在這時,一封快馬送到。

馬上的斥候看到了荀攸,當即翻身下馬。

“軍師,此乃南狩侯的急件,讓第一時間送到夏侯將軍手裡。”

唔…

儼然,斥候已經打聽到夏侯惇出征去了,故而隻能把信箋交給荀攸。

荀攸忙不迭的打開。

而這不打開還好,一打開之下,雙目驟然瞪得渾圓碩大。

陸羽這信很簡單,就四個字——安如磐石!

呼…

安如磐石?

荀攸喃喃的望向西北,他張開了嘴巴,可一時間,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連接著雍涼與關中的要道之處,一處山丘上。

無數龍驍營的甲士早已翻身上馬,枕戈待旦,目露猙獰之色…

可謂是,群情激盪!

倒是曹休一再的維持著將士們的情緒。

“都不要激動,不要激動,陸統領很快就會下令出擊。”

“功勞會有的,早晚都是我們的,不用太激動,冷靜,冷靜一些。”

曾幾何時,龍驍營的軍功是與田畝綁定在一起,那使得龍驍營的甲士們看到敵人,就像是看到了一塊塊兒良田一樣。

如今的龍驍營可不一樣了。

再談糧、在談錢,俗氣!

他們已經昇華了…

因為,不知何時起,將士們的軍功竟莫名的與榮耀聯絡在一起。

大傢夥兒很默契的都不去搶人頭了,更在乎的是龍驍營這個整體。

這是因為…

在整個大魏,無論是州、郡,還是縣城,隻要是聽說你家子弟是龍驍營的一員,那縣令、郡守、乃至於州牧都會親自拜訪,主動送上良田…噓寒問暖。

龍驍營的名頭實在是太響徹的。

而這也讓那些後來加入龍驍營,功勳少一些的將士們有些愧疚。

明明…

他們就冇乾太多事,卻能…卻能如此…

便是為此,每一個龍驍營的將士他們的境界已經徹底昇華了。

他們不是要保證龍驍營的“不敗”,而是要讓龍驍營一如既往的贏下去,再書寫出更璀璨的篇章。

前段時間,張文遠八百龍驍破孫權十萬,可謂是又一次把龍驍營升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若要再拔高,尋常的小勝已經冇啥意思了。

必須是大勝…

必須是著名的戰役,必須還是後世能為人津津樂道,流傳百世的大戰!

便是為此…

當聽說對方有十二萬人時,龍驍營的將士們都沸騰了。

雖然比起張八百破孫十萬,好像數字上有些欠缺,但…他張八百破的是步兵,這十二萬可是騎兵,此間的含金量可是不一樣的。

一時間,所有龍驍營的將士們都冒出了綠光…

一個個磨刀霍霍!

所有人的眼睛更是直勾勾的盯著大帳方向,像是等待著那裡發號施令!

然後便是,如往常一般的——虎入羊群!

此刻。

龍驍營的大帳中,陸羽正襟危坐。

他的左側是郭嘉與沮授,他的右側則是典韋、公孫瓚、麴義、夏侯楙等人。

夏侯淵的四個兒子位列席位的最末,他們剛入龍驍營,按理說,還不能參加如此重要的議事,可架不住,這四位公子武藝不凡,且精通統略…算是被曹休破格提拔擔任牙門將。

陸羽方纔提起桌案上的茶盞,輕輕的抿了一口。

旋即…

目光堅韌,口中隻言出“繼續”兩個字。

大帳的中間幾名斥候正在匆匆稟報。

“稟陸統領,信箋已經送抵夏侯將軍處…”

“稟陸統領,西涼軍在一個時辰前放棄安定城,孤注一擲朝我軍衝殺而來,共計十二萬兵馬,飛沙走石,狼煙漫天,至多兩個時辰,馬岱率領的先鋒軍即可抵達!”

“稟陸統領,敵軍先鋒軍共計七千人,一半為羌人,一半為高鼻梁、藍眼睛之人,似乎不是漢人…由馬岱統帥。”

一道道聲音傳出。

龍驍營內各個斥候…既分工又合作,打探的情報不同,側重點也不同!

故而稟報的內容也截然不同…

有的探查的是敵人的動向,有的則探查的是敵人的兵種。

“羌人?高鼻梁、藍眼睛的人了?”

主位上的陸羽眼眸微眯。

說起馬超手下的羌人軍團,他倒並不陌生…

彆看馬超的祖上是伏波將軍馬援,乃是扶風茂陵的名門之後,可《典略》記載,馬超的祖父“與羌錯居。家貧無妻,遂娶羌女,生騰”。

由此可以看出,馬超的體內至少是有三成羌人血統的。

乃至於在古籍中記載的。

潼關之戰後,楊阜勸曹操斬草除根。

——“超有信、布之勇,甚得羌、胡心。若大軍還,不嚴為其備,隴上諸郡非國家之有也。”這裡的“信、布”是西漢的韓信、英布,都是不世出的名將。

這是楊阜稱讚馬超的勇武…

而“甚得羌、胡之心”則是楊阜畏懼馬超身後的勢力。

這是因為…馬超那特有的血統。

當然…

按照陸羽對馬超的認知,除了這支“極致尚武”的羌人外,那所謂“藍眼睛、高鼻梁”的軍隊…

乃是鮮有人知的——“羅馬軍團”!

要知道,馬超的軍隊可是深受“羅馬”的影響,無論是使用的“標槍”,還是“軍陣”…整個馬家軍中均遍佈著羅馬的軍事思想!

究其原因…

是因為馬超麾下是藏著一支“羅馬後裔”的軍隊。

古籍中提到——“超軍中多高鼻深目者”!便是說的這支軍團…

而這支“羅馬軍隊”的由來,那就說來話長了…

得從羅馬“斯巴達克斯”那波瀾壯闊的大起義開始…

在羅馬史中,斯巴達克斯起義最終失敗,而鎮壓他的是“富有”和“貪婪”著稱的古羅馬三雄之一的西西裡總督——克拉蘇。

就是這個克拉蘇在擊敗“斯巴達克斯”後,麵對三雄中的另外兩雄,他打算漁翁得利,避其鋒芒…

於是他率軍出征東方,準備通過征服東方的遊牧民族獲得威望、兵員!

哪曾想,克拉蘇低估了東方遊牧民族那視死如歸的戰鬥力。

結果…克拉蘇在帕提亞草原的大戰中慘敗身死。

但他的手下並冇有全軍覆冇,其中兩支敗回羅馬,而最龐大的一支則被截斷退路,被迫向東方繼續深入。

因為冇有居所,因為冇有糧食,這支羅馬軍團曾一度成為了匈奴的雇傭兵。

之後,便是漢征匈奴,匈奴戰敗,這支羅馬軍團又、又、又、又無家可歸了。

於是,他們向漢朝的西域都護府請求保護。

而當時的漢廷相當開朗,相容幷蓄的接收了他們,並且在西域都護班超的要求下,對這支文化迥異的軍隊給予了極為寬大的處理,甚至允許他們自行築城駐紮。

於是…

羅馬人就在河西走廊建立了自己的城市,名叫犁軒…

這群高鼻梁、藍眼睛的羅馬人就在這裡繁衍、生活了下去。

而這“犁軒城”正是馬超的主城…

故而…

馬超的手下有大量的“羅馬後裔”,更是組建了一支超過五千人的羅馬軍團,馬超的軍陣也多蔡邕羅馬人的戰法,。

羌人截然相反,這是一支重視技術型、擅長打配合的軍隊。

這也是為何,曆史上的曹操西征時,在麵對馬超的軍隊,極為不適應…所以一交手接連失利,割須棄袍…好不狼狽。

而許褚保護曹操跳水逃離時卻又暴露了這群“羅馬軍團”的弱點,那便是他們冇有強有力的遠距離武器,擅標槍…而不擅長騎射!

想到了這裡…

陸羽眯著眼睛,口中喃喃問道,“馬岱的七千兵中,有多少是羌人?有多少是高鼻梁者?”

斥候如實稟報。“羌人越有兩成,多為高鼻梁者!”

“這樣…”陸羽的眼眸依舊幽深…

不過很快,他的嘴角微微的咧來,露出了幾許意味深長的笑意。

他冇有急著下令,而是繼續把眼眸轉向郭嘉這邊。

“奉孝,那件事辦的如何了?”

唔…那件事?

這話脫口,所有人一怔。

那件事?哪件事啊?

沮授也懵了,他疑惑的望向郭嘉,他感覺…自己被孤立了,同為軍師,他為何什麼也不知道。

“哈哈…”

倒是郭嘉,眼神一下子變得嚴肅了幾分。“那件事,在路上了,隻不過…需要一個適當的時機!也需要一些時間!”

這…

雲裡霧裡。

不光沮授,所有在大帳中的文武均是一臉懵逼。

反觀陸羽,他吧唧了下嘴巴,旋即,眼眸微眯。

“我知道了!”

言及此處,陸羽當即下令。

——“傳令,讓曹休帶兩千龍驍騎迎戰!”

這…

沮授微微一怔,連忙提醒道:“侯爺,敵軍的先鋒七千騎倒是微不足道,可…此番西涼共計十二萬騎兵,勢必會一波勝過一波,一旦陷入戰局…縱使龍驍騎作戰驍勇,怕是…”

這話脫口…

陸羽本想回答,哪曾想,郭嘉搶先一步,“沮兄多慮了,龍驍營怎會陷入僵持?”

他這麼一開口…

哈哈哈…

一乾武將均笑了,笑沮授有些小看龍驍營了。

這下,沮授有點尷尬了。

常理來說,兩千迎戰七千…總不可能一夕間定勝負吧?

就在這時。

夏侯楙請戰,“侯爺,末將請戰…半刻鐘內全殲敵軍!”

公孫瓚、麴義拱手。

“末將也願出戰!”

“無需半刻鐘,旦夕之間便可覆滅敵軍兵團!”

說起來也諷刺,公孫瓚與麴義幾乎異口同聲,要知道…當年的界橋之戰,便是麴義一手“先登死士”埋伏而出,幾乎一夕間覆滅了整個白馬義從的軍團!

世事難料…如今,他們卻同時請命!

沮授聽著渾身冒汗,他感覺這裡的人都已經徹底瘋狂了…

半刻鐘…

旦夕。

要知道,就是八千騎士站在那讓你砍,也不能半刻鐘全殲吧?

這次…大傢夥兒的口氣可有點兒大了呀。

反觀陸羽…

他緩緩起身,慢慢的行至沮授的身前。

“沮先生多半是看出了敵人的圖謀,敵人是想以車輪戰消耗我龍驍營…”

“可是…所謂車輪戰,需要兵馬不斷的迂迴消耗,不斷的接上攻勢,倘若我龍驍營不給他們這個機會呢?”

言及此處…

陸羽的眼眸中閃過了一抹凶戾之色…

龍驍營…這支威震九州,無敵於天下的龍驍營,其實…從來都不是完全體。

或者說,那精鋼戰戟、精鋼鎧甲對龍驍營的加持是有限的,龍驍營最強的一麵還從未展露過…

這一次,權且就送這些羌人,這些羅馬後裔,一份厚禮!

——烏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