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五十二章 古之惡來力戰中興寶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五十二章 古之惡來力戰中興寶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洛陽城,校事府門前守衛森嚴佇立,看到陸羽時均單膝跪下,動作整齊,卻一言不發。

陸羽的表情自打進入這個門起,漸漸的收斂,眼神中帶著些許淩厲肅穆,他大步進門,在堂上落座。

徐庶、郭嘉、沮授早就等在這裡。

看到陸羽進入,郭嘉高聲喊道:“奏事!”

門外早已排隊等候著十多名校事,皆是統一的黑色勁裝,每人捧著一盤竹簡進來,他們將竹簡——放置在陸羽麵前的案頭,郭嘉親自遞給陸羽一盞水。

不忘補上一句。

“校事府冇有酒,這是你定下的規矩。”

陸羽抬頭,看著郭嘉,將水一飲而儘,旋即言出兩個字

“奏事!”

一名首領回稟,“一個時辰前收到了江東信箋,周瑜與張昭並無返回吳郡,而是在赤壁住下,整個江東礙於‘張文遠“的名聲,依舊是風聲鶴唳,相傳若是有小兒啼哭,婦人就會言出“張文遠“的名字,小兒膽寒,再也不敢哭出聲來!”

說著,他將一卷手書展開,上廟描繪著張昭、周瑜安坐於赤壁的畫卷,也繪製著整個江東風平浪靜,婦人嚇唬小兒的畫麵。

第二名首領回稟,“已查明,馬雲祿到了穰山,一連搜尋了三日,並無絲毫蹤影,她改道向西北行進,按照南狩侯的吩咐,她的身邊佈滿了校事府的暗哨,確保她的行程第一時間報送回來!“

手卷展開,是馬雲祿駕馬向西的畫麵。

隻是,這個稟報脫口。

陸羽輕輕伸手,補充了一句。“也保護好他的周全。”

“喏!”校事首領答應一聲。

第三名首領回稟,“華佗利斧開顱的那個犯人,如今已經活過了第三天...”收卷展開,是華佗彎腰檢視那犯人頭顱的畫麵。

陸羽的手輕輕的點著桌麵...

似乎,對華佗這“手術”也期待至極。

就在這時...一名首領匆匆趕來,當即闖入校事府內,拱手回稟道“剛剛接到的急件,原本占據潼關的西涼軍退兵了...這些關中軍閥放棄了潼關與長安,退至安定...似乎打算在安定城迎戰大魏的鐵騎!”

因為是急件,故而冇有畫麵...

而隨著這道急件,陸羽的眼眸在司隸與三輔之地交界處的“潼關”停留,又在長安再向西北的“安定城”停住...

當然,不隻是陸羽,這一條急報直接把徐庶、郭嘉、沮授等人看懵了。

啥情況?

這是,啥情況?

放棄潼關,在安定城迎敵?這群西涼的軍閥是怎麼想的?

倒是陸羽,短暫的沉吟過後,他像是想通了,“嗬嗬,能說服西涼放棄潼關,部署出此計略的,怕得是個天才吧,嗬...”

淺笑一聲...

陸羽當即問道:“夏侯將軍那邊可否準備妥當?明日能否出兵?”

徐庶徐徐回道:“夏侯元讓那邊已經是萬事俱備,隻等咱們龍驍營先行了。”

“好!”陸羽點了點頭,他的手指在輿圖上,最終...從長安的方向用力一劃,指向了安定城的位置。

他抬起頭,彷彿已經看到了這片西涼的戰場,這處平原上,真正檢驗騎兵的地方。

而這裡即將風雲雷動!

陸羽喃喃自語:“是時候讓大魏的騎兵威懾西涼,揚名天下。”

“號稱驍勇無敵的西涼鐵騎,嗬嗬,也是時候讓他們見識下,什麼是巨大的差距,甚麼是永遠無法逾越的鴻溝!“

心念於此...

陸羽驟然想到了什麼。“奉孝,那件事可安排好了?”

“放心!一切安排妥當!

“事關大局,務必要萬無一失。”

“知道!”

簡短的對話,所有人聽著雲裡霧裡,可唯獨郭嘉清楚...此事關係重大!

暗夜如磐,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

穰山腳下,蔡昭姬所在的山莊處...突然間下起了濛濛的細雨,這令地上泛起了薄薄的一層水霧。

一些守在外圍的龍驍營甲士均被雨水淋濕...

過得片刻,一道聲音響起,終於...鬥笠送來了,一乾甲士匆忙去屋中換上鬥笠,唯獨剩下寥寥幾人。

可雨水之下,儼然,留守的這些甲士也有些心不在焉。

就在這時...

一道黑影悄然潛入這山莊中,他輕手輕腳,無比熟練的撬開了房門。

燭火...

床榻...

書籍,還有窗前的蘭花!

這是蔡昭姬屋子裡的佈置,可唯獨...冇有看到蔡琰本人?

“不在麼?“

黑影口中輕吟一句。

凜冽的寒意在身後襲來,黑影反應神速,當即拔出佩劍去格擋...一劍抵住了雙戟!

哪曾想,身後的大漢“哈哈哈”的大笑起來,“俺們等你許久了。”

說話間...嗖嗖嗖...

整個閣屋的外麵亮起了無數火把,方纔與黑影對招之人除了典韋,還能有誰?

倒是那黑影...見中了埋伏,倒也淡定,張開雙臂在窗子前旋轉一番,旋即整個人撞開了窗戶,飛身跳了下去。

二樓的窗台距離地麵倒是不遠,隻有三、四米的樣子,不過...這黑衣人動作輕盈隨意,瀟灑飄然,落地後,隻出一聲輕響。

典韋冷冷的打量著他。

那黑衣人也盯著典韋,兩人同樣犀利的眼睛在空中相遇,雖冇有碰撞出火花,但周圍空氣的溫度似乎一下子凝聚了。

緊接著,魁梧的典韋竟也身法似電,從窗戶中跳了下去...

而院落中,早已有無數龍驍甲士將這邊團團圍住。

“哼...”

黑衣人冷哼一聲,“久聞南狩侯手下有一古之惡來“擅使雙戟,想必閣下就是這古之惡來“吧!”

“今兒個,你的命必留在我這雙戟之下!”典韋的目光宛若能殺人!

“嗬...”黑衣人仰起頭,“你抓不住我...”他的眼神中飽含著無限自信,此時此刻,此情此景,他甚至在笑,他挑起嘴角,環視眼前的所有人,搖了搖頭,“他們同樣不行!”

“你這廝,說話未免太滿了吧!”典韋挺身上前...

說起來...

這黑衣人的身材不算矮,可在典韋麵前,顯得如同小雞一般,不過...他臉上冇有絲毫的慌張之色,隻是含笑點頭,“若是能殺了‘古之惡來“,想必南狩侯也會傷心許久吧!”

果然...

典韋還冇走出兩步,黑衣男人已經躬身向他衝來,速度之快狀如閃電,即便是身經百戰的典韋...竟也是嚇了一跳。

有些低估這個對手了...

就在距離典韋還有三步之時,黑衣人雙肩一晃,露出“中興寶劍”,接著,右手腕向前猛的一抖,中興劍刺出,直向典韋的胸口飛去。

“好快!

典韋驚歎一聲。

他自詡也碰到過無數用劍的高手,但這次對方劍法的壓迫感,空前絕後...而且劍又快,速度又近,根本無暇太多的時間去思考,隻能憑著多年經驗下意識的反應。

典韋不能的身形一側,隻聽得“嗽的一聲,長劍掛著冷風在典韋胸口飛過,

接著,釘在他身後的牆壁上。

哢嚓!

中興劍也是一柄“削鐵如泥”的寶劍!

刺穿牆壁,過半的刀身冇入其中。

而...不等典韋回過神兒來...

黑衣人的劍,再度橫擺...裹挾著劍與牆壁摩擦、碰撞的滋啦聲,這一劍直是要割取典韋的咽喉。

典韋無法躲閃,連抬起手臂格擋的時間都冇有...

冇有其他的選擇,他隻能退。

甩開兩條大長腿,典韋全力的向後急退,速度也是快得驚人。

隻不過。

他快,黑衣人的劍更快,手中的劍始終離典韋的脖頸處隻有三寸。

他兩人一進一退。

眨眼工夫,兩人跑出十幾步,這時,圍觀的一乾龍驍營甲士紛紛出一聲驚呼。

本要去幫典韋...

可奈何,對方的劍太快也太凶猛了,一浪接一浪的攻勢,讓所有人意識到...這種級彆的對壘,他們上前隻會是徒勞!

典韋是朝著另一側的院牆跑的...

不用回頭看,已然知道自己要頂住這邊一側的院牆了。

可是在對方犀利的刀勢下,他無法改變方向,明知身後有院牆,也隻能咬牙硬撞過去。

轟隆!

典韋龐大的身軀撞在院牆上,一聲悶響,其力道之大,整個院牆竟是凹陷下去好大一塊。

黑衣人笑容加深,手臂加力,惡狠狠刺了下去。

就在這時,典韋總算覓得一處機會,猛的張開早已抬起的手掌,全力抓住對方的手腕。

黑衣人劍法卓絕...

但典韋的力量何止千斤?

兩人展開力量上的角逐...可謂是針尖對麥芒!

劍鋒在刺破典韋脖子上的皮膚時停下...

典韋咬牙切齒,將對方的手腕死命的往外推。

而後者也同樣使出全力,將劍鋒往前刺。

兩人較了有五息的時間,黑衣人眼見力量上落了下風,身邊還有一乾龍驍騎虎視...

當即...收回長劍!

藉著典韋推動自己的力道,身形如同一道旋風,在許褚身邊滴溜轉過,順勢逃出了院牆...

黑暗之中,他的身形靈活...

在雨中逃離,宛若鬼魅!

呼-

倒是典韋,他感覺自己被抽乾了一般。

兩人的對壘,誰勝誰負,一目瞭然。

望著敵人離去的背影,一乾龍驍營的甲士就要去追,典韋卻伸手攔住。

“失算了。”

“早知道,該備上‘諸葛神弩,!”

諸葛神弩是陸羽繪製,諸葛均研製的暗器...

當年馬雲祿就是因此逃過一劫。

類似於典韋這種身份,自然也會配備,可他是誰?古之惡來...豈會帶這類暗器?

這是對自己雙戟與拳頭的不自信!

呼...

他牙齒緊咬,看著肩口處的血跡,胸口煩悶。

典韋感慨道。“又...又是一個童淵!”

“可惜,這次冇能殺了他!”

再回望向此間屋舍...

其中卻哪裡還有蔡昭姬的人影,蔡昭姬已經被提前秘密轉走,隻不過...做的很隱秘,偏偏前段時間,

蔡昭姬有孕,南狩侯要娶其為夫人的訊息已經傳出。

故而,陸羽篤定...那個刺殺馬騰的傢夥,他勢必會選擇擄走昭姬姐!

這才佈下了此局...

隻不過,典韋大意了,他冇想到,對方的劍法尤在他的雙戟之上...

乃至於,當世之中,竟有人劍法有這般造詣。

搖了搖頭。

典韋凝眉,眼神中彙聚而成是無限的殺意。

這一次大意了,下一次...必決生死,定勝負!

洛陽城,魏王宮。

曹操安坐於大殿之上,倒是曹仁一個勁兒的左右踱步...踱到最後,終於開口。

“大哥...我聽聞,華佗利斧開顱的那犯人,在今夜奉雨水落下之際痛不欲生,渾身高熱難退,像是頂不過去了呀!”

“我就說,這世上哪有把腦袋割下來,還能夠活命的!儘管陸子宇支援,可我還是覺得這利斧開顱不妥...不妥!”

曹仁一個勁兒的反對。

事關大哥的安危,他不能坐以待斃...

當然,這很正常。

利斧開顱,這種手法的確有違這個時代的醫理,與這個時代的固有認知產生了巨大的衝突!

隻是...

珠玉在前,一個又一個的醫學奇蹟,足夠支援曹操這麼試一試。

“子孝,你莫要走動了,坐下來。”

“大哥...”曹仁還想勸。

曹操卻是擺擺手。“就說這利斧開顱的犯人隻能活三天,那又如何,至少不證明,利斧開顱的當下人冇事兒麼?華佗是神醫,子宇又對醫學理論如數家珍,咱們難道不應該更寬容一些,給他們更多的時間麼?”

言及此處...

曹操繼續道:“子孝,你權且以孤的口吻寫一封王令,傳於各個州郡,讓這段時間的死刑犯均押解入許都城。”

曹操的眼睛中釋放著一抹光,璀璨、奪萃的光芒。

“一個不行,就兩個,兩個不行就三個,乃至於十個、一百個...三條腿的人不好找,我大魏的疆土上還缺乏幾百個死囚不成?孤願意等,子宇與華佗也值得孤去等!”

這...

曹操都這麼說了,曹仁也不知道該怎麼勸了。

唉...

無奈的歎出口氣,無論如何,他還是覺得,這有違常理,這與他的固有認知產生了巨大的差異。

就在這時。

“魏王...”許褚匆匆闖入此間宮殿,“就在方纔,有人去穰山腳下蔡琰姑孃的山莊,似乎是打算擄走蔡琰姑娘!”

唔...

曹操的細眼微眯。

這事兒,曹操知道...也知道羽兒早已事先轉移走了蔡琰,在那穰山腳下的莊園中佈下了埋伏,甚至派遣龍驍營手下第一勇士“古之惡來”典韋去擒拿此人。

料想...

不等曹操細想。

許褚的話接踵而出。“典韋受傷,那賊人...跑了!”

此言一出...

曹操的眼瞳驟然睜大。

----“什麼?”

...

...

為您提供大神牛奶糖糖糖的三國:從隱麟到大魏雄主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六百五十二章 古之惡來力戰中興寶劍!免費閱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