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殘缺的青囊書,古人的大智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百五十一章 殘缺的青囊書,古人的大智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雀鶯轉啼的午後,陽光灑在靜謐的庭院中,這是位於皇宮西側的魏王宮,如今,這宮殿的主人起手間關係著數百人的性命,控製著數十死囚的生殺予奪。

一處偏殿外傳來許褚的稟報。

“魏王,第一個死囚利斧開顱後,當即殞命,似乎是因為他本人下意識的掙紮,導致鮮血飛濺,第二個死囚則堅持了半刻鐘,在華佗利斧碰觸時,一命嗚呼,第三個...”

許褚一邊稟報一邊把眼眸望向殿中。

那裡,華佗正在實施第三次手術。

利斧開顱不同於刮骨療毒,更不同於開膛破肚,腦袋上的神經要遠遠多於身體上的,故而,任何一個微小的失誤都有會讓人再也無法醒來。

不過...

儼然,第三次的效果要優於前兩次。

這已經半個時辰了,“手術”還在持續。

就在這時。

又一名虎賁甲士匆匆而來,“魏王,南狩侯求見...”

唔...

聽到這訊息,曹操當即想起的是,方纔羽兒派人傳來的口信,他要娶蔡琰為妻。

當然,這事兒原本很震撼,可對於曹操而言,也並非不能接受...

蔡邕是北方文人的代表,蔡昭姬作為其女兒有著特殊的地位,如果羽兒真的娶了蔡琰妹子為妻,那對於他鞏固在文人、士人中的地位是一大裨益。

當然,深層次的去想,好處還有很多...

隻不過,曹操顧不上去想,因為那時候...華佗的第一例“利斧開顱”已經開始了...

可以說,比起羽兒娶蔡琰,無疑...華佗手中的利斧更揪著曹操的心。

“讓他進來!”

曹操目光依舊直視著華佗所在的殿宇。

不多時,陸羽趕來...

看到曹操的模樣,正欲行禮。

哪曾想,許褚當即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眼神...

陸羽會意,坐在了院落中的一處石凳上,就這麼靜靜的等待著曹操...

一個個醫署的大夫正井然有序的端入水、將需要清洗的手書刀、利斧取出。

終於...

又過了足足半個時辰。

有虎賁甲士纔來稟報:“魏王,華佗的手術完成了,那死刑犯利斧開顱後,又縫合上了。

這...

曹操的眸子一下子瞪得碩大。

他的眼神中帶著幾許不可思議,可更多的卻是由衷的震撼,成了...真的成了!

呼...

曹操長長的撥出口氣。

他迫不及待的驚問道:“這是...這是成功了麼?”

“還不算!”華佗不在,陸羽適時的開口。“縫合住隻是第一步,能不能活,得再觀察一些時日...具體的原因就複雜了,總之,不妨多觀察幾日!”

之所以陸羽這麼說...

是因為,在如今這個時代,冇有先進醫療水平的環境下,憑著華佗精湛的技藝,或許開顱不是什麼問題,可開顱縫合之後問題就多了,最大的問題來自感染,開顱手術哪怕在後世也是難度係數極高的手術...

再加上,麵對堅硬的頭骨,能否開顱,都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數,更不要說一、兩次的嘗試就能夠成功。

當然...

陸羽不是懷疑華夏博大精深的醫學,華夏的傳統醫學曆經千年的傳承,有一套獨有的醫理,經過一代代人的探索與研究,或許已經達到了我們無法想象的地步,隻是因為失傳,才造成了好像我們的中醫不如西醫的感覺。

就拿華佗來說,《青囊書》大部是失傳的,僅留下的幾頁閹牛騸雞之術,已經用了一千多年,非常傳奇,讓西醫根本無法解釋。

而大山東大汶口文化遺址當中發掘出來的5000年前的原始人顱骨,已表明瞭在古代就有開顱術。

這個,陸羽在一次參觀“大汶口文化遺址”時,曾親眼看到過,顱骨的開口位於頂骨接近枕骨處,斷麵呈光滑均勻的圓弧狀。可見接受手術的人在術後長期存活。

也就是說...華佗提及的“利斧開顱”很有可能是有先例的。

再加上,根據國外的雜誌,俄國衛星通訊社曾報導,,在西伯利亞發現留存於2500年前的外科手術器械,包括各種切割骨頭的鋸子、鑷子等工具,甚至還有類似於現代手術刀的“柳葉刀”。

這批工具在華佗出生前6、7百年就有,或許也可以推論,那裡當時就存在外科手術。

也就是說,古人的智慧...決不能小覷。

當然...

話雖這麼說,陸羽依舊不敢把話說滿,且再觀察、觀察...

方纔,他聽虎賁軍講,這些利斧開顱的均是死囚,大魏彆的不多,死囚...倒是足夠滿足“利斧開顱”小白鼠的試驗,等到最後...這利斧開顱,華佗能集大成,那時候...纔是最好的時機。

“子宇來了!”

聽到陸羽的話,曹操方纔張口。

隻是,這一刻...他的眼神中閃爍著光,無比奪萃,又充滿願景與期翼的光。

“魏王,這利斧開顱不易操之過急...不妨讓華神醫先試半年,確保無虞後..”

“孤知道!”不等陸羽把話講完,曹操擺手。“你來這邊是為了蔡琰吧?”

這...

陸羽略微低頭,眸光幽沉,“或許我隻是犯了男人都會犯的錯誤吧!”

“哈哈哈...”曹操大笑。

他從石凳上站起,行至陸羽的身前,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子宇啊,你的請求,按理說孤無有不準,可...你卻要想好了,若是蔡琰不入侯府為夫人,那你尚能一門侯府幾夫人並存,可若是蔡琰賢妹真的入了侯府,那未來無論侯府有多少夫人,所有人都會心如明鏡,真正的夫人隻有蔡琰賢妹一人!“

呼...

曹操這話是提醒。

而陸羽微微咬唇,這不是個艱難的抉擇,卻是個既定的事實。

倘若陸羽給蔡琰正了名分,那麼...原本要嫁給他為夫人的馬雲祿會怎麼想,江東孫氏的聯姻中,孫尚香又要怎麼想?

這些豪門貴女...去一個府邸做掛著“夫人”頭銜的“妾”,怕是她們並不那麼容易接受。

當然...

陸羽的態度依舊堅決。

“自打昔日,東平三年,我與昭姬姐進入曹營,從那時起魏王就該知道我與昭姬姐的情分...如今,這不過是順理成章,昭姬姐年紀也不小了,且懷有我的子嗣,她該做這南狩侯府真正的夫人!”

呼...

這次換作曹操長籲一口氣。

南狩侯府真正的夫人麼?

嗬嗬...是大魏的世子妃,是未來大魏的王妃,乃至於...鳳儀天下的皇後啊!

此間頭銜的差彆...相差何止千裡?

“那便依你!“

曹操沉吟了片刻,還是答應了這門婚事,“隻不過,如今諸事繁多,怕是無暇為你們倆正式完婚!原本計劃的銅雀台立世子也因為西涼的背叛不得不推延!”

說到最後,曹操已經有些咬牙切齒。

“魏王...”陸羽輕吟道:“當務之急是先平息西涼這個隱患!”

提及這麼一句時,陸羽其實想到了楊修...或許更多的他想到了另外一個徒兒。

“孤也正有此意。”

曹操驟然提起了幾分精神,隻是...

唔...

下意識的曹操雙手扶著額頭,儼然,如今的他但凡提起精神,那麼...繞不開的就是頭風。

頭風已經發展到了極其沉重的地步。

“唉...”

曹操握緊的拳頭猛地砸向桌案,他凝著眉。

“孤頭痛之下,怕是無法親征西涼了。“

“魏王,依我之見,不妨派元讓將軍於正麵率二十萬兵馬出武關,逼近潼關!”

“而我則帶龍驍營本部三千騎,走小道從側翼進擊!”

陸羽提議道。

曹操勉力的睜開眼睛。“可有把握!”

“九成!”陸羽表現的格外自信...

雖然冇有過多的語言與解釋,可陸羽的話莫名的讓曹操信心倍增。

“子孝...”

曹操呼喝一聲。

“末將在。”曹仁趕忙上前。

曹操則吩咐道:“傳孤王玲,這些時日,孤頭風之下,欲靜養...霸府權且交給陸子宇統籌,所有調兵均憑陸子宇手書!違令者斬!“

“諾!”曹仁拱手...

陸羽統兵,他是信服的。

而陸羽最讓人放心的地方,是知人善任,更是攻敵攻心...至少在大方略的製定上,他還從未有過絲毫紕漏。

不多時,曹操回去休息,陸羽與曹仁辭彆曹操,徐徐退出了魏王殿。

並肩而行,曹仁詢問陸羽。

“子宇,這一仗,打算怎麼打?”

“這個...”驟然的這麼一問,陸羽還琢磨著怎麼回答,索性爽然一笑,“這一仗,其實無需我,就是栓條狗去指揮,都能贏...穩操勝券!”

言及此處,陸羽露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微笑。

倒是把曹仁說懵了...

果然哪,南狩侯還是保持著一如既往的自信心,與強大的信服力...

栓條狗都能贏,彆人說這話,保不齊曹仁直接就是一頓胖揍,可陸羽的話...嗬嗬,曹仁信了。

西涼,潼關之上。

一副巨大的地圖掛起,韓遂與馬超正在與諸將商量著軍事。

司馬懿也在其中,隻是,他遠遠的避在眾人之後。

西進許都城,終究以刺殺曹操未遂,各股軍閥各懷鬼胎而雷聲大雨點小的結束了,留下的是一個爛攤子。

用腳指頭想想也知道,大魏不會吃了這個暗虧。

馬超冷然道:“曹軍要來便來,正好這潼關之下決一雌雄...”

他的話很快就迎來了許多將軍的附和...

“哼,來到關中,是龍也得給老子盤著,是虎也得給老子臥著。”

說話的是程銀...河東人,演繹中記載的乃是馬超麾下的“八健將”,可實際上,哪是什麼八健將?

馬超也配?

所謂的“八健將”是關中的八個實力最強的軍閥,韓遂、馬超西進洛陽,他們也是想去分一杯羹罷了!

話說回來,誰不嚮往中原的紙醉金迷?

誰樂意在關中吃沙子呢?

“聽說曹操手下有個陸子宇,運籌帷幄,攻敵攻心,哈哈...老子心裡怎麼想的,他倒是算算哪,老子今夜要去肆虐哪個小娘皮?他算得出來麼?哼...老子正想會會他呢!

這次說話的是李堪。

也是關中的一股軍閥...

除了程銀、李堪外,還有馬玩、楊秋、梁興、侯選、成宜、張橫...

不誇張的說,均是一些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主兒!

唯獨韓遂的女婿——閻行,有那麼一丟丟的智謀,但是...也隻是一丟丟,並不多。

一時間,所有西涼軍閥紛紛放出豪言,要與曹操決一雌雄。

唯獨韓遂,他凝著眉,眼眸中閃爍不定...當初被王越那麼一忽悠,就西進了,冇想過後果...更冇想過未來會真的與曹操為敵。

現在想想,倒是有點後怕了。

韓遂屬於那種從來不缺乏賊心,可萬萬關鍵時候,缺乏一些膽魄的人。

如今...

聽聞曹軍幾十萬大軍陸續回援,他的膽魄似乎都化為塵煙...消散於無形。

餘光瞟向賬中所有人。

正好他的目光與司馬懿四目相對...

“仲達...你怎麼站到最後,來,你過來...”

“你來說說,可有什麼妙策抵禦曹軍!”

韓遂招呼司馬懿...

聞言,司馬懿低著頭走到前麵,先是拱手朝諸位將軍一拜...

儼然,諸位將軍並不買賬。

“這一個儒生哪來的?看這副模樣,怕是武功不怎麼高強吧?又是從關東來了,哼,怕不是個細作吧?”

有西涼軍閥質疑...

韓遂趕忙介紹:“此人乃是河內司馬家的二公子司馬懿司馬仲達,司馬氏一族被曹操覆滅,仲達無處可歸,隻能投奔於我,他與咱們都是同仇敵汽...”

噢...

這麼一說,大傢夥兒才放下對司馬懿的戒心。

“咳咳...”司馬懿輕咳一聲。“諸位將軍,在下鬥膽試問,西涼軍與曹軍區彆在哪?優勢在哪?“

這個...

閻行試著回答:“優勢在於我西涼鐵騎天下無敵,極擅野戰!劣勢嘛,自然是在攻堅與守城上落得下風!”

“冇錯...”司馬懿頷首。“所以,固守潼關...不就陷入了守城戰麼?如此一來,西涼鐵騎擅長野戰的特點便無法施展,難不成諸位將軍打算在巷戰中與曹軍拚殺麼?”

言及此處...

司馬懿繼續道:“除此之外, 長安是我軍新攻下的城池,民心尚未穩固,聽聞以張既、“趙昂“為首的魏軍將領潛伏在其中,暗中燒我糧草,如此後方亦不夠穩固,這仗還冇打,就已經輸了一半!”

這個...

與其他軍閥群情激奮不同,司馬懿的話宛若潑了一盆冷水。

可...偏偏這冷水竟十分有道理。

“那仲達,你來說說?當如何?”

韓遂問道...

司馬懿眸光幽深,繼而輕吟出四個字--“放棄潼關!”

...

...

為您提供大神牛奶糖糖糖的三國:從隱麟到大魏雄主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六百五十一章 殘缺的青囊書,古人的大智慧!免費閱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