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十六章 天官賜福,百無禁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六十六章 天官賜福,百無禁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膽大、心細、睿智!

這三個關鍵詞一出,衛弘眼珠子一轉,他心裡琢磨著,能同時滿足這三條的,整個兗州怕是冇有吧?

退一步說,縱然有,這能不委以重任?

其實…不光衛弘有這心思,門外的曹操與衛弘的心思如出一轍…

就在這時,衛弘接著問:“不知,陸公子提到的人是?”

陸羽直接念出了他的名字——“壽張令,程昱!”

程昱?

衛弘眼珠子一轉,他隻記得,這是荀彧舉薦給曹操的一個文官,似乎,曹操隻給了他一個縣令的官銜,不算小,但決計算不得大,更彆說進入核心圈子!

這樣一個縣令?就…

衛弘這邊尚在疑竇,門外的曹操卻是恍然大悟。

盜墓…程昱,匹配,似乎還真的很匹配!

一個敢曬人肉乾,冒天下之大不韙,一個能替他曹操謀劃出破解“糧荒”的法門,一個能瞞天過海,將糧倉中填滿茅草…

這傢夥,簡直就是為了盜墓、倒鬥量而生呀!

“哈哈…”

曹操心頭一聲大笑。

身後甲士見曹操表情陰晴不定,連忙小聲問道。“曹公何故不進入書房呢?”

畢竟曹操是兗州的主宰者,是這裡所有人的主公,哪有讓主公在門外等的道理?

“不去了。”曹操笑著擺擺手,“彆告訴你們陸公子我曹操來過!”

一言蔽,曹操轉過身徐徐走出了此間閣宇,一邊走一邊不忘吩咐身旁的近衛。“喊子孝、子廉來衙署見我!”

“喏…”近衛一聲吩咐,就打算迅速去喊兩位將軍。

“等等!”冇曾想,曹操及時喊住。“除此之外,讓文若草擬一封文書,上麵就寫‘加封程昱為軍司馬’,讓他趕赴‘驍龍營’,從此之後聽從陸羽的差遣!”

驍龍營,這是曹操給陸羽這一千騎兵取的名字,還冇有公佈,隻有身邊的一些近衛知道。

近衛同樣知道的是,曹操很看重驍龍營!

“喏!”近衛領命,忙不迭的翻身上馬,即刻去安排!

“哈哈…”

曹操再度的爽然大笑,臨行前,不忘回過頭望了一眼陸羽的府邸,心頭格外的悵然。

“這小子,可比他爹年輕時候強多了!咱曹家,一代更比一代強!”

“哈哈…哈哈哈!”

伴隨著爽然的大笑聲,曹操縱馬離去。



陳留郡,衙署。

隔著老遠,就能聽到曹洪那無比驚詫的嚷嚷聲。“啥?大哥,你是說…那驍龍營數不儘的糧食,都是從陵墓裡挖出來的?”

“子廉,你小點聲!”曹操比出食指,曹洪這才意識到,這事兒不能嚷嚷,得低調。

當然了,對於他來說,之所以驚訝,並不是因為這盜墓、倒鬥傷天害理,而是驚詫於,乾這事兒來錢這麼快?

曹洪的臉上寫滿的就是“羨慕”兩個字!

而這時,曹仁連忙解釋道:“子廉,陵墓裡怎麼會挖出糧食呢?大哥的意思是這些王侯貴族的陵墓中有大量的金銀珠寶,如今銅幣與五銖錢貶值的厲害,可金銀珠寶的價值卻是居高不下下,以此交換,很容易從黑市上換到一些糧食。”

此言一出,曹操頷首。“子孝說的對…”

呃…曹洪撓撓頭,對不對的重要麼?根本就不是他關注的重點!

他曹洪是個粗人,他能意識到的是,這先秦、楚漢…王公貴族的陵墓多了去了,這是要發的節奏啊!說到底,曹洪骨子裡愛財,對金錢,完全冇有抵抗力。

“大哥,那陸羽來錢這麼快,要不…咱也去乾唄,這事兒,我擅長啊!”曹洪已經有些躍躍欲試。

你擅長個錘子…曹操白了曹洪一眼,這事兒要交給曹洪,能挖出來不假,不過…鐵定得被他貪走一半,子廉這兄弟啥都好,就是太貪財了。

“大哥是如何想的?”似乎是覺得曹洪有些無理,曹仁趕忙開口轉移話題。

“哈哈…”曹操笑著說道:“之前還正愁著給陸羽個什麼官銜好呢!這不,他既有這能耐,權且就封他為‘發丘中郎將’好了。”

發丘…中郎將?

曹仁眼珠子一轉,所謂“發”是指“發掘”的意思,“丘”顧名思義,就是墳墓的意思,發丘中郎將,這不明擺著,就是盜墓組織麼?

關鍵是,這…官名喊出去,不雅呀!

不等曹仁回過神兒來,曹操繼續道:“當然了,這發丘中郎將,天知、地知,咱們知、陸羽知就好,不用特地任命…不過,為了讓陸羽在兗州暢通無阻,我打算給他一塊印綬。”

“印綬?”曹仁一愣…

“我親筆題字,你們喊人刻出來,權且就叫它‘發丘印’好了,我會下一紙文書,憑此印行事,整個兗州所有郡縣,所有官員必須全力配合。”

說著話,曹操大筆一揮,案牘上的絹布上多了八個大字——“天官賜福,百無禁忌”!

這是讓曹仁找人刻在“發丘印”上的。

曹操的本意是讓屬下官員望而生畏,極力配合。

隻是“天官賜福,百無禁忌”這八個字太霸氣了,難免讓後世之人覺得,一印在手,鬼神皆避,越傳越是玄乎。

“大哥,我這就去印!”曹仁領命。

曹洪是眼巴巴的看著,這一刻,他感覺大哥曹操在搶他的錢,還是把他的錢強行裝入陸羽的口袋,心疼、肝疼、肉也疼。

大哥呀大哥…論及關係,咱們纔是親族兄族弟啊!

“子孝,除此之外…”曹操繼續道:“你也從心腹甲士中挑選一些膽大、心細、睿智的,陸羽那邊是‘發丘中郎將’,你的這些屬下,我全權任命為‘摸金校尉’,任務一致,也做盜墓、倒鬥之用!”

嘶…曹仁頓了一下。“大哥,那這發丘中郎將與摸金校尉不就重複了?”

哈哈哈哈…

這話直接把曹操說樂了。“這王侯陵寢這麼多,陸羽那兒能挖的過來嘛,他挖他的,子孝,你盜你的!”

講到這兒,曹操猛地想起了什麼。“方纔我聽文烈(曹休)講,這中間是有些規矩的,所謂‘人點燭,鬼吹燈。夜半雞鳴不摸金’,凡是進入陵墓,務必在東南角點上一支蠟燭,如果蠟燭滅了,就必須逃出墓室,所有東西都不能拿,相傳…這是死人與活人定下來的契約!”

嘶…

原本還冇什麼,曹操這麼一講,曹仁與曹洪渾身均是一哆嗦。

“這麼…這麼玄乎?”曹仁的話語都變得磕巴了起來。

曹操眉頭一緊。“既是陸羽說的,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照辦即可…從今日起,咱們的摸金大業就要靠你和陸羽來完成了!”

呃…

曹仁一愣,緊接著撓撓頭,本來冇覺得怎麼樣,可現在覺得,有點嚇人哪!

“對了!”曹操的話再度開口。“差點忘了,譙沛送來二十壇九釀春酒,子孝你派人一併給陸羽送過去。”

“我聽說自打安排填房丫鬟後,他這幾晚都睡得不踏實,囑咐他睡覺前喝點酒,一來助興,二來睡得踏實!”

這話一出,曹洪眼珠子一定,大哥這話的意思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為啥陸羽睡得不踏實,女人“那啥”不滿時,怎麼能讓他睡得踏實?填房丫鬟也一樣。當然了,這也不能怪他,畢竟陸羽才十五歲還未弱冠!

不過…要想讓這些填房丫鬟安生一點,那陸羽就必須得支棱起來呀,這九釀春酒的配方可厲害了,不光能支棱,而且還持!持!持!持J!

果然,冇有人比大哥曹操更懂女人啊…曹洪內心中一聲感慨!

至於曹洪為啥知道這麼多,這譙沛老家運來的九釀春酒,他每晚都會喝上那麼幾樽,效果斐然!

所謂春酒,一種叫“春”的酒…就是好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